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零五节 本督管不了

第五百零五节 本督管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和煦的海风下,金延璟带着秦浩明的“承诺”心满意足的坐船走了,这一趟任务完成得非常圆满,相信国主会喜欢。

    而秦浩明则望着身后强忍笑意的众人,微微龇牙,“想笑就笑,别憋出病来。

    你们都要记住,这世界上,没有坐享其成不劳而获的事情,想要左右逢源这种好事,是建立在实力之上?!?

    众人嘿然大笑应诺。

    只是大笑过后,李想有些疑惑的挠着脑袋,不对劲,怎么秦督没有要求那个朝鲜官员来点孝敬,这明显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嘛。

    当他小心翼翼的说出心里的困惑,卢欣荣哈哈大笑说道:“李千户,秦督不是跟他说酌情支取嘛,咱们带着兄弟们去就行了?!?

    李想吓得一缩头,呐呐说道:“大人,太祖定律,朝鲜乃不征之国,咱们那……朝鲜……似乎不太和规矩吧?”

    秦浩明冷着脸大怒道:“直接出兵占了码头,等朝鲜官员来了,你不发一言,趾高气扬就是。

    你这憨货,拿出威风,不要怕惹事,只管拿出上国将军、强盗恶霸的嘴脸,给本督使劲的搜刮。

    铁矿、煤炭、粮食、礼金给本督翻着花样要。本督堂堂两省总督,你们这些千户大爷们,总不能没有美婢伺候吧。

    给本督可劲儿要,不给就抢,咱大明朝千万两军费,几万战死的同袍帮他们抗倭复国,这么多年没有交?;し?,这是他们欠咱们的?!?

    李想听得眼冒金光,众人笑得浑身直抖,一齐向秦浩明施礼道别,勾肩搭背,哈哈大笑离去。

    不得不说,离开大明的国境,秦督似乎变得厉害,可他们高兴。

    几天后,轮番出海的登州卫水军回来了部分,除了拉着煤铁的货船,还带着整整五艘大船的朝鲜特产,除了人参,当然还有金银和美女,都是“特产”。

    在将士们的描述中,登州卫战舰包围了朝鲜沿海码头,三千将士上去散步,和朝鲜人民亲得不分你我,还认了些岳父岳母,才被朝鲜人民哭着难舍难分送了回来。

    朝鲜官员来得很快,他们是来讲理的,只是碰上了不善沟通讲不出理的卢欣荣,还有粗鲁少文只讲歪理不讲道理的李想,以及蠢蠢欲动似官兵更似海盗的三千水师,只得摇头哀叹而去。

    于是,卢欣荣便组织大家来一次“平壤几日游”,只是几天后就被强硬的朝鲜地方官员,决然逼着他答应了无数条件,才放任他们离去,而卢欣荣毫无骨气地答应了。

    条件一,非逼着多拿些煤铁。条件二,不许空手而回,尤其是卢欣荣。条件三,许多“长的难看嫁不出去”的姑娘,就托付给两省总督秦大人了。

    卢欣荣还没有回来,有着征服大海、纵横四海梦想的他,带着死也不愿意回济州岛享福的登州卫水师,沿着海岸继续“访问”其他“友好”港口城市。

    济州岛,被征用的州牧府邸。

    秦浩明坐在高台之上,神色疲惫,双目微闭,神游天外。

    再次作为朝鲜使臣赶来的金延璟躬身拜于堂下,再无上次离去时意气风发,反而委屈哽咽说道:

    “秦督大人,朝鲜,明之第一藩国也。自太祖高皇帝至今,恭顺有加,上国但有所求,下国无有不从,忠敬之心已有二百年矣?!?

    瞧着秦督左右文武纷纷点头,金延璟心中大喜,忙挤出几滴眼泪,哀怨诉说道:

    “五月末,登州卫水师将领卢欣荣,言为建奴之祸,命下国当地官员无偿供应铁矿和煤炭,并征发两万劳力,为济州岛修缮城防工事。

    卢大人词句张扬,信口雌黄,颐指气使,无礼嚣张。

    然下国官员感念大明二百载之厚待,不予计较,尽数许之。

    至六月,下国输往济州岛铁矿、煤炭高达万担,民夫两万。

    纵使如此,吾大王感于卢大人为下国抗击建奴铁骑,特于后宫精选百名绝色,送之以示嘉许之意?!?

    秦浩明身后文武听说卢欣荣风光至此,竟然还有朝鲜后宫佳丽,不由纷纷侧目议论,眼中大是羡慕。

    金延璟扑通跪倒,嚎啕大哭,高声诉道:“自建奴入侵,下国国事颓废,民力不支,别说援助大明军队,就是下国也是民生艰难。

    谁知卢大人毫不体谅,支应稍有延误,便派虎狼水师,强占海港码头。匪兵四出,奸银捋掠,百姓哭嚎,生不如死。

    下国官员前往交涉,竟强词夺理,嚣张跋扈,威胁欲进军京都,寻国主索要。下国无奈,惶恐不安,只得委从。

    强征民夫数万输送煤铁,勉力搜罗金银供其挥霍,征集出色民女数百供其淫乐,如今下国百姓已是怨声载道、民意沸腾?!?

    秦浩明身后文武皆是眼红心跳,羡慕之余皆大声责卢欣荣无耻。

    受到鼓励的金延璟伏地大哭,经久不绝,半晌方抬头抽搐道:

    “吾国主命小臣再入济州岛,求见秦督大人及诸位大臣,伏请怜悯下国之委屈,止卢大人之暴行,还下国臣民以太平,则下国君民不胜感激涕零?!?

    秦浩明表面愤怒,心里却是乐在其中,看来后继有人矣!

    不过,戏还是要演。

    想到此处,两省总督秦浩明拍案而起,大声斥道:“奸佞!小人!无耻之尤!

    身为朝廷重臣,堂堂登州卫水师郎中,竟然如此丧心病狂,仗势欺凌恭顺藩国百姓,吾羞于同此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为伍!”

    金延璟听了大喜,连忙起身,对着秦浩明一躬到地,感激涕零、满怀希望说道:

    “多谢秦督大人体恤,多些诸位大人公正无私,还请秦督大人和诸位大人,为下国主持正义,事后吾国主必有所报?!?

    秦浩明挥手制止麾下官员的议论,仰头一叹,仰头无奈说道:

    “金大人,本督与诸位大人,皆是气愤填膺,对朝鲜百姓的困苦更是感同身受,只是本督管不得,也管不了啊?!?

    金延璟诧异道:“秦督大人何出此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