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零六节 翻云覆雨

第五百零六节 翻云覆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秦浩明一副欲言又止,最后好似相当无奈,恨恨地拍着桌案,怒道:“本督是闽粤总督,总管两省军政庶务,看似位高权重。

    可那卢欣荣是登州卫水师郎中,虽受本督节制,但并无直接统属关系。

    再者,这奸人乃天子近臣,相当于监军。

    说得好听是与本督相辅相成,共同作战,说得不好听,乃是天子耳目,辖制本督的太上钦差大臣,本督如何管得了他?”

    见金延璟似有不甘,欲要争辩,秦浩明挥手制止,叹道:“金大人今来为诉朝鲜委屈,可知本督这里也尽是诉告登州水师恶行的文书。

    可那又如何?

    本督多次上奏弹劾,竟不见天子片言申斥,反而惹得那小人嫉恨,竟然勾结兵部官员,减少军需供给。

    本督眼睁睁看着麾下将士受苦,竟不能与之争,羞煞惭愧啊?!?

    金延璟听了秦浩明自曝家丑,绝望说道:“难不成上国诸位大人,就任由此等小人兴风作浪、嚣张跋扈吗?”

    秦浩明摇头苦笑,说道:“暂且忍让片刻,看他能猖狂到何时?”

    金延璟呆若木鸡,萎靡不振,心灰意冷,可又没有其他办法。

    “唉,本督估计,主要你们现在不是大明的藩属国,那奸臣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否则,天子如何能容他胡作非为?”

    面对金延璟的绝望,秦浩明很是体贴的臆测。

    “难道他就不怕泄露行踪,被建奴知道大明聚集济州岛,提前防备?”

    金延璟也是实在没有什么办法,想到这一点急切问道。

    “实不相瞒,此时让建奴知道我们的行踪已经无所谓,之前是因为大明还有一路大军杀入建奴境内,所以需要隐瞒。

    这厮也是算准了时间,在济州岛老老实实呆了半个月左右,现在事情已经落幕,估计友军已经完成战略,故此……

    而且,这奸贼还打着不让建奴片板出海的幌子,欺瞒天子,本督也没有办法?!?

    秦浩明脸上的苦楚更甚,掏心掏肺把郑芝龙入侵建奴境内的事情告知。

    时至今日,所有的战略已经完成,登州卫海师占用济州岛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建奴迟早会知道。

    而且,占用济州岛作为大本营只是第一步,最终的目的,登州卫水军是要占领皮岛、獐子岛等前沿阵地,这样才能围困建奴,挤压建奴的生存空间。

    “什么,天朝是要对建奴大举反攻吗?有多少人马?是从哪里来的军队?”

    金延璟听到这个消息,一脸喜色问道。

    天见可怜,难道天朝又要倾尽全力帮助朝鲜,那对他们来说可是好消息?

    经历丙子之乱后,朝鲜被建奴祸害得委实不浅,光被俘虏到沈阳一带为奴的朝鲜男女就有六十万之多,这还没有计算被送往蒙古为奴者。

    建奴将朝鲜官宦富人家庭太太小姐三十万人全部洗劫一空,押回东北后,再根据家庭出身,公开出售,出身王族的公主价格最高。

    沈阳城门外设立的奴隶交易市场,每日都有被俘男女数万人于城门外拍卖交易。

    此时被俘男女或是子母相逢,或是兄弟相见,相持号哭,哭声震动天地。

    朝鲜遭此大难,国破民穷,国内上下筹措金钱物品,历时多年才赎回二十万女性。

    其余无力赎回的女性,则被八旗披甲士兵几经倒卖,有的卖到关内,有的卖到蒙古,有的殉葬祭天祭祖,有的卖为妓女。

    而被俘朝鲜男性则阉割后,充当私奴交给汉军披甲指挥耕地,最后滞留在中国的大多数朝鲜男女俘虏都终身为奴死在异域。

    而且,建奴要求朝鲜每年四次进贡,真是悲惨至极,慢慢的血泪。

    相对于建奴狮子大张口的勒索和对朝鲜的实际伤害,卢欣荣这段时间的敲诈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金大人,非常抱歉,因为涉及到军事机密,而此时朝鲜又不是大明的藩属国,本督不方便告知详情。

    但不管如何,你们不妨先明哲保身,等我们和建奴战后分出胜负,你们再来决定自身的立场也不迟?!?

    秦浩明风轻云淡,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直接把朝鲜遮遮掩掩的心思敞开说明。

    金延璟一怔,这个年轻的总督说得太自信太有霸气,仿佛和建奴这一仗稳赢似的,让他竟然不知说些什么。

    因为人家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也没有欺骗的意思。

    诚如他所言,等风向确定后再表态也不迟,他们这样的小国,委实没有什么好的选择。

    最终来哭诉的金大人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去向李倧汇报,有些事情他做不了主,必须请示后才能决定。

    十日后,济州岛码头,初步实现理想的卢欣荣,率领水师功成身退,意气风发回到大本营。

    随之回来的除了水师将士们,还有几十艘满载货物的收获。

    物资之类的东西,秦浩明全部笑纳,用于济州岛的开发。

    而金钱和美女秦浩明则分成两份,一部分用于犒劳全军将士,组建朝鲜洗衣局。

    稍有姿色的分配给千户以上的将官,至于说是为婢为妾,秦大总督没有管得太细。不然这些孙子,天天往洗衣营跑,也不是个事,影响不好。

    一部分运往京城,送给崇祯皇帝,让他也分润一些战利品,顺便改变一些观念。当然,同时送达的还有一份密疏。

    润物细无声,随风潜入夜。

    有些事情,下猛药反而效果不好,只有这娟娟细流,才能不知不觉改变固有观念。

    做完这些,也该是忙正事的时候。

    崇祯十三年六月上旬,秦浩明得意地看着岛上忙碌的数万朝鲜劳动大军,感叹着历史的世事无常。

    据得到的消息,郑芝龙的大军在登州卫短暂的修整之后,已经按照之前的战略部署直插鸭绿江。

    他们将从建奴最薄弱的丹东市登陆,展开劫掠的道路。

    这个原先被建奴坑得半死的枭雄,为了广州总兵官的位置,在自己的干涉下,也算是走上一条复仇之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