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一十四节 这一切都值得

第五百一十四节 这一切都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天黑之后,旅顺城里还到处弥漫着香气,炊兵们在黄昏时分开始做饭。

    各地来的民夫和俘虏、辎重兵都就位了,帐篷漫山遍野都是,沿着河走上很久都可以看得到星星一般的灯火。

    旅顺城太小,再加上战争过后,城里到处都是残肢断臂以及血迹斑斑,在烈日的炙烤下,散发着阵阵恶臭,根本无法住人。

    除了三万人的辎兵和民夫队伍外,旅顺还有李想的骑兵,三百人的炮兵,两千人的骑步兵。

    帐篷的最外围,还有张云领导的八千江浙兵,正在准备开拔中。

    这是一支无比庞大的队伍,由于要正面强攻,总督府在这里集中了相当庞大的队伍,确保能在第一时间攻克金州,确定在辽东的统治地位。

    至于耿仲明会不会主动放弃金州逃往盛京,秦浩明并没有太多的担心。

    毕竟金州是他的驻兵地点,这种城池不是说放弃就放弃的,更何况耿仲明只是建奴的一条狗,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整个旅顺口位于辽东半岛最南端,东临黄海、西濒渤海,南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北依金州,是耿仲明、尚可喜、孔友德的驻地。

    三个汉奸共有近十万部队,但真正用于作战的部队不多,每人能有一万战兵就不错了,其他的也属于辅兵性质。

    尚可喜、孔友德被调往丹东沿海,现在只剩下耿仲明独守辽东半岛。

    按照得到的情报,耿仲明有三万多的汉奸兵驻守金州,夺下它,就断了尚可喜、孔友德的退路,可以据城待守对付他们。

    中军大帐就在帐篷区的中间,在距离河边不到一里的地方。

    秦浩明一行人骑着马在灯火密布的帐篷之中穿行,帐篷区一个接一个,但距离留的很远,各个区域间都安排的很好。

    从食宿到卫生处理都井井有条,每个总旗,每个百户,每个千户都隔开了,连民夫们都是按一定之规居住着。

    这样的话,即使是突然涌过来几万人袭击,一层层的抵抗和反击会分分钟教会他们什么才是正经的军队营地。

    “我军现在正面极强?!毖钟υ瓶芯逝?,走到匆匆搭起指挥台来说道:“犹如田忌赛马,现在中央战场是我们最强的部份。

    不论是民夫的支持和辎兵的配合都是三个战场最强的部份,而我们要对付的是三汉奸的余部,估计可能还有建奴援军。

    加起来或许有五万多人左右,除去老弱丁口,真正能战之兵也有三万人,这是建奴短时间内可以抽调的最强力量。

    只要能成功夺取金州,胜利近在眼前。

    现在唯一可虑的就是郑芝龙所部,如果他们不能拖住尚可喜、孔友德,一旦让建奴两边合兵,那恐怕……”

    “至于消灭……”阎应元微微一笑,说道:“攻城战上没有哪个势力,敢吹嘘能消灭我们总督府的建制,可能被消耗、打残,但绝不会被消灭?!?

    “绝不会被消灭!”

    这话说的掷地有声,很有些叫人热血沸腾的感觉。

    在座的将领们都是激动起来,连一向沉稳的董长青脸都抽动了一下。

    不管怎样,不管什么样的品性,能在这样的团体中是十分值得骄傲的事情。

    李想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阎司长说的好极了!这才是我们对敌时应有的态度。

    郑芝龙的军队和建虏打了一仗,军情传来就吹嘘敌人的强大,这两狗日的,落自己人的胆,扬敌人的威,不知道什么意思?”

    “他们也不错了,割了近百颗建虏的人头,还有几万建奴百姓、蒙古鞑子、也算是大明少有的大捷。

    估计他们训练不足,无非是对大人说明情况,要发觉不足,坦率提出意见还是好的吗?”

    第三司司长许杰当然道。

    李想瞪眼道:“这就是说我军训搞的不行?要不然你来?”

    许杰微笑道:“我可没有这么说,当着大人的面,我们就事论事,不要无事生非?!?

    一时间,总督府两位文武主管都有些意气用事。主要原因还是上次许杰传军令,自此二人心中彼此有些心结,两人不和掐架已经有几次。

    秦浩明敲敲桌子,有些厌烦的道:“就事论事,不要说这些有的没有的?!?

    李想有点委屈道:“大人,军训已经够严格了……”

    秦浩明道:“可能有些方面还要加强,根据各地的情形调整各兵种的训练大纲,回头你和教导营的人写个详细的纲要来给我看?!?

    李想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现阶段的训练毫无问题,就他自己的感觉来说,总督府的训练已经十分辛苦和精细了。

    各个兵种训练的侧重点都不同,甚至体能训练的侧重都不同。

    比如战兵更注重爆发力和负重的训练,骑兵则侧重于身体的灵巧度和臂力腰力的训练,铳手则是全面的体能训练,辎兵们则是偏重于训练耐力。

    每天都在训练,哪怕是现在的老兵也是一样,只要没有战斗任务,军官们或多或少会安排自己的部下参与一些轮训。

    每个新立的军营都会注意留下校场的空间,铳手们在练习打放和装弹,战兵们练厮杀搏击,骑兵们则训练骑战和列阵冲锋的技巧。

    士兵们每天都在抛洒汗水,教导营的军官们也是不停的调整训练计划。

    以李想在边军呆过的经验来说,总督府的训练程度是大明九边的边军将士完全无比相比的,两者相差太远了。

    这种程度还是嫌有缺陷,李想心中自然是不服。

    秦浩明瞟了李想一眼,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

    他近来也在考虑这事,李想认为是够了,秦浩明恰恰认为还不够。

    客观的说,建奴是这个时代站在亚洲最高峰的军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北边的蒙古人不行了,中亚和西亚一直就没有行过,东南亚除了从林战有些土司兵强悍外,国家军队的这个层面就差的远了。

    日本人刚在朝鲜栽了个大跟头,他们的战国打了几十年,十几万久历战火的老兵也不过如此。

    当初他们不是大明边军的对手,现在当然也不可能是女真人的对手。

    做为一支站在本时代巅峰的军队,秦浩明感觉不管怎么高看一眼也并不为过。

    秦浩明在屋中踱着步,在场的人都开始安静下来,静静的看着他。

    他开口说话时语气平静,然而所有人都能听的出来他话语中的决心与意志:“诸位一定要牢记,我们打建奴不是目的。

    目的是抢占更多的地盘,汇集更多的力量。

    大明已经不是建奴的对手,往下去对建奴的战略只会越来越被动,这对大明和我们都不是好消息。

    本督希望有一天能够消灭建奴和鞑子,彻底解决边关的问题。

    一本史记和通鉴上对中国的入侵和伤害都来自北方的草原,哪怕是强汉盛唐,都有匈奴与突厥为患。

    而今我们所站的地方大明并未真正统治过,汉、唐,也没有真正统治过,哪怕建立都护,也只是羁縻而已。

    而今我们站在这里,面临着最后的挑战,我们一定要以雷霆之势扫荡眼前的残敌,冲过去,追上他们,咬住他们,杀死他们或俘虏他们。

    我们不是要恢复汉唐的荣光,而是要超过汉唐,在本督的眼里,汉人和蒙古人或许可以真正的友好相处,但在那之前我们要酣畅淋漓的报复。

    只有用铁和火让他们付出鲜血的代价,他们才会真正珍惜日后的和平。

    但是建奴,在本督的眼里,呵呵……

    本督心中的盛世,将会有秩序和荣誉,和平和繁荣。

    每个人都能抬起头挺起胸来堂堂正正的走在路上,男子能够养活家丁,每个家庭都应该过温饱的日子,所有人都应该有尊严?!?

    秦浩明俯下头,继而坚定的抬起,眼睛有些湿润,“打仗会流血死人,不管是北方还是西边我们的兵力都有些单薄。

    可能会有死伤,但本督考虑过最佳的方案还是打,以狮搏兔,不产生任何意外,酣畅淋漓的去获取胜利,得到辽东半岛和所有的一切。

    诸君,奋战吧,牢记这一战死去的每个将士的姓名,相信这一切是值得的?!?

    所有人都站起身来,几乎每个人都用敬仰的眼神看向秦浩明。

    PS:感谢书友书友20170411132658683打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