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一十六节 屁都不是

第五百一十六节 屁都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金州,洪武五年属山东布政使司。洪武八年置金州卫,属辽东都指挥使司。后世大连的金州区,现在只是一个稍显荒凉的破败卫所而已。

    而在此时,这里便是建奴朝廷耿仲明的王府所在地。

    月夜之下,一个身材高大,面色黝黑的中年男子正背负双手在王府花园里垂头低思,他就是大汉奸耿仲明。

    此次大明主动入侵辽东沿海,满朝哗然。

    战争的主动权仿佛瞬间易手,积弱已久的大明好像突然崛起,变得咄咄逼人。

    花园景色很美,这是他叫汉人工匠按照江南的花园式样建造。

    进门后曲折蜿蜒,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两边奇花怪树,有小河蜿蜒流淌,还有怪石嶙峋间杂其间,偶有一亭一阁掩映在花木从中,在辽东苦寒之地有这样的园林,确实十分难得。

    往常,每当有犹豫不决之事,他都是在此让心情安顿下来,可今天却没有什么效果,反而愈走愈焦躁。

    秦浩明这个名字,如今在大清朝廷上下皆知,连蒙古草原也无人不晓。死在他手里的大清将士和子民数以万计,可谓是大清的死敌。

    原来耿仲明听说后只是笑笑而已,那离他很遥远。

    他横任他横,清风拂山岗。二者相隔何止千里,关他什么事?

    即使今后入侵大明或许有碰见的可能,那也是鞑虏为主,他不过是率领投降的明军敲敲边鼓,壮壮声威而已。

    说到底,鞑虏从未信任过他们这些降军和战斗力,虽然口头上说得好听。

    他早年就投降了后金,担任千总。

    后率辽民投奔皮岛,追随大明总兵毛文龙,并深得重用,被倚为心腹,收为养孙,赐名有杰,累至参将,掌管军中财务。

    崇祯二年毛文龙死于袁崇焕之手后,耿仲明不服陈继盛管辖,投奔孙元化,随他去了山东登州,耿仲明都与孔有德在一起做事。

    崇祯四年闰十一月,孔有德等出兵抵御后金,途中发动吴桥兵变,率领军队回到山东攻打登州并再次投降建奴。

    崇祯九年四月,敌酋皇太极称帝,改国号为大清,封耿仲明为怀顺王,隶属于正黄旗。与另外两名降将恭顺王孔有德、智顺王尚可喜合称三顺王。

    所以,他是二度投降建奴,敌酋皇太极对他的信任不如孔友德和尚可喜。

    也正因为如此,郑家在丹东沿海等地作乱,皇太极的第一道命令便是令孔有德、尚可喜驰援,而把他留在金州镇守,并派了六千多蒙古鞑子监视。

    这六千人多人由固山额真乌兰赫尔掌握,原本用来负责监督整个辽东半岛的近十万大明降军。

    何曾想,大明军队竟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郑家的海军只是一个幌子,大明朝廷的真实意图是整个辽东半岛,妄图回到以往的态势。

    说实话,若不是从前线传来的消息,旅顺口仅仅一个晚上便失陷,让人瞠目结舌猝不及防,耿仲明一定会说大明痴心妄想。

    据少数逃回来的人说,牛录章京巴木图的一千蒙古军队已经全军覆没,乌兰赫尔手里掌握的军队只剩下五千多人。

    如此看来,这支大明军队的战斗力惊人,纵使他们是从海上突袭得手。

    经历此事,耿仲明自然不敢小看这支军队。若按照他的意思,自然是据城而守,凭借地利等待盛京救援。

    从沈阳到金州,行程将近八百里,若是快马日夜兼行,五六日应该可以抵达。再说他已经向尚可喜、孔友德告急,想来三五日肯定有援兵到来。

    这样,凭借自己手里的一万多战兵和两万多辅兵,再加上骑射功夫不错的五千多蒙古兵,金州不说固若金汤,坚守到援兵到来耿仲明自信应该没有问题。

    可惜固山额真乌兰赫尔不听他的,非要把大明军队在登沙河半渡击溃,并说蒙古骑兵野战无敌。

    没办法,这些鞑子建奴的将领都是爷,他这个怀顺王在他们眼里屁都不是,只是用来管理大明降军,或者充当炮灰所用。

    想到这里,耿仲明望着天上的残月,无奈的叹了口气。

    自己的部下他知道,打打顺风仗还可以,想要啃硬头有点难,何况是对面大明军队?

    若是不顺利,阵前反戈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他们原来就是大明的军队。

    只可惜,他没有退路,估计大明朝廷恨不得把他抽筋剥皮?实在是手里沾满太多同袍的鲜血!

    旅顺城北,大军近出,将台云集大小官员,台下更是旌旗飘舞随风,铠甲反光熠熠。

    人满万漫山遍野。

    只是这队列整齐的一万人,并不显得多少,不过两百步见方,便是一万士卒与两万配军。

    秦浩明略稳坐将台,右边带甲数十,左边数十文官翅幞头官帽。

    祭台居中,左右皮鼓十数。

    祭天地之恩德,佑出征之凯旋。

    再拜天子圣明共天、社稷之福与地。

    张云作为这次攻击金州的主帅,落后一个身位与秦浩明站在一起。

    “出征!”秦浩明一声令下,鼓声不疾不徐,却是声响动天。

    张云也没有什么话语再要多言,该说的,这几日在众人面前已经说了无数遍。几位主官该交代的,张云也是听得耳朵起了茧子。

    将旗一动,张云便在旗帜后面打马转向,所有人自然紧跟着将旗所向。

    出城不远,李想的夜不收尽出,快马前探几十里,殿后几十里。

    到日暮,安营扎寨,辎重大车围成营寨,斥候巡逻不断,各处明哨暗哨尽出,已经到了战场。

    枕戈待旦,所有人皆是如此,张云穿着厚甲,带着亲兵四处巡营大气。

    第一次真正准备打一场大仗,第一次让张云胸中如此激动难以自制。

    与此同时,作为最精锐的夜不收队伍里,亦然如此。

    六子没有和普通的新兵一样磨自己的马刀,他入伍时间够长,成为精锐骑兵的时间也够长。

    战刀的养护是每天都要进行的日常工作,每柄马刀价值六两银子,这是总督府军情室早就交代过的。

    军法官会经常抽查士兵和军官的腰刀,一旦出现养护不力情况必受惩罚。

    老兵们多半躺着放松,百户胡汉东就是斜躺在帐篷的入口,身后垫着厚厚的被褥,他和骑兵们一样光着膀子。

    严格来说这是违反军规的行为,他也是看到军政官和军法官们刚刚路过,这才敢这么放肆。

    嘴里喷出一口浓烟后,胡汉东一脸惬意的道:“这日子够舒服,明个砍翻了蒙古人,过几日进金州,非得找个女子好好耍一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