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一十七节 要开打了

第五百一十七节 要开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这么不要脸的话胡汉东说的十分坦然,丑陋的脸上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

    听到这样的话,其余的骑兵都怪笑起来,他们显然打的和胡汉东一样的主意。

    小六感觉脸有些发烧,挠挠头说道:“你们莫要找死,敢强奸妇女,军法可是判死罪的。

    要知道,这金州的百姓可基本都是明人,跟草原不一样,军法处之前有交代?!?

    “谁说要用强了?”胡汉东又抽了一口烟,笑眯眯的道:“咱有银子,这一次大仗打完,能不赏现银?再说了,听说金州鞑子也多?!?

    “乖乖?!币桓隼掀锉踝斓溃骸昂缒闼锏目谖墩嬷?,蒙古女人你也受得了?”

    蒙古人一生几乎不洗几回澡,加上一直以牛羊肉和奶酪为食,穿着皮毛衣服,身上那个味道当然就甭提了。

    胡汉东也不恼,咧嘴道:“你他娘的懂个球,各有各的好处,味道是有,不过好女一身膘,鞑子女人才够劲。

    哎,你小子这么说不地道,也从未见你到蒙古洗衣局拉下过一次?!?

    帐篷里哄然大笑,这时有人发觉小六难为情,指着他笑道:“瞧瞧,小六脸红了?!?

    “哎呀!”胡汉东怪笑道:“咱只顾说荤话,把个雏儿给忘了?!?

    小六站起身来,故作冷静的道:“胡哥,你们扯臊就扯臊,别把我挂上呀?!?

    胡汉东可谓是他的半个师傅,小六不便多说什么,脸红着走出帐篷,里头爆发出一阵怪笑,什么“雏儿”,“这娃子听的梆硬”之类的话不绝于耳,把他气了个半死。

    小六信步走到营地边上,隔着木栅栏,那边是辎兵和民夫们的营盘。

    一个军政官站在木箱子上,正在做战前的动员。

    “一下子要搭好几座浮桥,工兵们负责技术督导,出力还得是靠你们这些老乡?!?

    军政官手叉着腰,很有气势的样子道:“打过河去,架起桥来,打到金州底下,帮着辎兵和工兵修攻城的器械,就是这些事。

    打仗是靠军人,不会拿你们这些老百姓当垫背的,尽可以放心……”

    另一个军政官补充道:“赏银人人都有,抵得上你们做半年的活计。秦督不是小气的人,只要主动报名来做事的,将来各个村屯都有好处。

    选各处的村官吏员,优先挑立功的。这是总督府发过话的!”

    人群一阵阵的骚动,打仗不要他们冒险,又有这么多好处,人人都很动心。

    “还有……”军政官趁热打铁的道:“俘虏被安排做苦工的,这一仗打完,只要表现的好,不出岔子,可以缩短半年的役期,直接转成雇工!”

    这一下俘虏群中更是轰动起来!

    小六事不关已,就是纯粹的瞧热闹,不过这时他也是听出来军情室的意思,俘虏是强制种地,这一仗打完立了功,还得再干几个月的免费苦力,然后再强迫转签雇工。

    看来人力还是吃紧,就算是战前动员,放出来的好处是有,但不包括给这些俘虏工自由。

    这时小六看到一个青年俘虏倚在木栅上,嘴里咬着根草,两眼茫然,眼圈还有些发红,似乎是刚哭过。

    “喂,你小子你哭了?”小六忍不住趴在栅栏上向下讥嘲道:

    “你他娘的哭个屁啊,你们架桥的危险很小,鞑子会向将士们射箭,而不是把箭浪费在你们身上?!?

    眼圈发红的是到旅顺做生意的商人,叫赵文,他很生气的道:“我又不是害怕哭的?!?

    小六一脸理解之色的道:“是啊,你是想家才哭的?!?

    “你闭嘴?!闭晕恼酒鹕砝吹溃骸拔壹堑媚?,就是你把我押去做苦活的。你们夜不收当初杀到旅顺,杀了很多人?!?

    小六一下子就窘迫起来。

    他到底还是年纪小,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

    赵文有些得意了,他指着小六道:“看不出你年纪和我差不多大,心肠却狠毒呢?!?

    “放屁!”小六暴跳起来,叫道:“信不信老子翻过去打你?!?

    “你不敢!”赵文得意道:“我现在是民夫,你敢打我,信不信我告到军法官那里去?!?

    小六喘着粗气,两眼瞪着看赵文,赵文也瞪眼看他。

    两个二十左右的小伙子就这么瞪眼看着对方,半响过后,赵文扭过脸去,说道:“算了,打仗的事也不能怪你?!?

    “我们是来打鞑子汉奸的?!毙×舱易爬碛?,说道:“你们是汉人,干吗给鞑子卖命?”

    “我们家在鞑子地界几十年了?!闭晕牟环牡溃骸按竺髂潜呖辆柙铀澳敲炊?,地方官比老虎还凶?!?

    小六张了张嘴,想反驳,一时却是词穷了,半响过后才骂道:“狗屁不通!”

    赵文一脸苦恼的道:“我家里人又不知道,我担心我爷爷犯倔,拉着一家给鞑子陪葬,那可太他娘的冤枉了?!?

    小六有些同情,叹气道:“唉,这倒也是?!?

    赵文突发奇想,从怀里掏出个荷包,说道:“我看你长的不错,又是正经的骑兵,将来前程一定不坏。

    这是我妹子赵莲娘的荷包,她送我,我再送你,你要打进金州,找到我赵家护持一下,我妹子就嫁给你了?!?

    “???”

    小六目瞪口呆。

    赵文把荷包硬塞给小六,说道:“我妹子好看的很,个头不高不矮,比你矮半个头,瓜子脸,大眼睛,肤白若脂。

    不是我吹牛,以我赵家在蒙古人这里的实力,我妹子原本该挑个象样的大商家的长子嫁过去,现在算便宜你了?!?

    小六原本也在喜爱女子的年龄了,加上被胡汉东几个说的荤话撩拨的心里有些难受,这时又听赵文吹嘘他妹子如何如何好看,心里当然是动心的。

    不过他还是很冷静的把荷包塞回去,说道:“要是我真的打到你们赵家,会叫上官给你家投降的机会。要说怎么护持,我一个小旗可是没有办法的?!?

    “你骗人?!闭晕呐溃骸澳阈厍坝辛礁鲅?,你们的勋章有多难得,你哪会是真的普通的骑兵?!?

    小六苦笑一声,说道:“这是我卖命赚的,你以为我们总督府也有边军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你反正收下吧?!闭晕陌押砂侄乩?,人也闪身躲了,他道:

    “我也没有别的办法,算是临渴掘井了,荷包里有封信,我早写好了的,把原由都说清楚了,我赵家人说话算话,你放心吧?!?

    小六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他低头看一眼手中的荷包,刺的是荷叶和荷包交错的图案,看的出来刺绣的少女手很巧。

    不知怎地,他眼中浮现出一个巧笑倩兮的美貌少女的形象,当下脸上做出无可奈何的神情,却是把荷包给塞进了怀里。

    “一切拜托了?!毙×砝肟?,身后还有赵文的叫喊声。

    回到帐篷里多半的人已经睡了,老兵们知道放松之后需要立刻进入睡眠来补充体力和精神,什么样的好补品也不如一场好觉,这是每个老兵都知道的金玉良言。

    胡汉东原本已经在打哈欠,看到小六回来他立刻提起精神骂道:“还有十分钟就九点,你死哪去了?!?

    “遇到件怪事……”小六原本就心情复杂,此时赶紧把事情向老钟一五一十的说了。

    胡汉东脸上露出怪笑,他道:“这事儿交给我,我和上头说,我们夜不收是要一下子猛插到鞑子身后的,到时候多半第一波进金州,那个赵家的事,包在老子身上了?!?

    小六听到之后松了口气,他慢慢躺在自己的铺位上,手摸着怀里的荷包很快就睡着了,在睡梦中,二十岁不到的枪骑兵脸上露出了笑容。

    “要开打了?!?

    “壮观,真是壮观啊?!?

    黄宗羲和王夫之与站在河边,眼看着河水滔滔,还有对面黑压压的蒙古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