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一十八节 磅礴如海

第五百一十八节 磅礴如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箭矢继续如雨般落下,民夫们不断有人中箭倒下,鲜血浸入河中,河水越越红,越来越粘稠。

    不断有中箭后死去的民夫或辎兵倒在河中,顺流而下,这一次是下游的辎兵们架着小船,不断的把尸体或重伤者捞上船去。

    辎兵们开始奋力挡在民夫之前,他们有人穿甲,也有人没有披甲,只是穿着灰色的军袍。

    此时此刻,穿着军袍的人就理应视自己为军人,而不是普通的百姓和民夫。

    他们奋力在水中涉水前行,大量的辎兵们迅挡在了民夫之前,他们开始时喊着号子,后来便唱起军歌来。

    在浑浊且黑红色的河水中,军歌响亮,浮桥继续向前,弓箭如雨,火炮在怒吼,铳手们不断的打放着火铳,尽量压制岸边的蒙古射手。

    在他们身边是心急火燎般的战兵,他们迫不及待的要等着靠近岸边的那一瞬间。

    黄宗羲和王夫之等人也是站在远处看着,他们开始时心驰神摇,继而才是面色沉重,在辎兵们唱起军歌时,黄宗羲不觉流下泪来,王夫之等人也是面色白。

    此前他们的心态都很轻松,没有人觉得战争有什么可怕,甚至心醉于书中那种兵戈铁马的壮烈和决绝的描写。

    如今亲历战场的残酷,才明白秦督为何对将士们的伤亡抚恤如此厚重。是啊,人家把命都贡献出来了,区区钱财又算得了什么?

    张云骑在马上,两手控着缰绳,很多人在看他,在这战场上他需要保持最好的仪表风度,展现出主帅应有的风采。

    然而离他很近的人才看的到,张云两手紧紧握着缰绳,指节都捏的发白。

    不管怎样,当看到自己的部下流血和死去时,这么多人因为自己的指挥奋力死战,不惧生死,张云觉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完全的无动于衷。

    然而他也知道,不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在这种渡河而战,稍有松懈就是前功尽弃,越是在困难时刻,两边都是要顶住压力,谁先顶不住,谁输!

    甚至于,他手头上最精锐三千燧发枪部队,也无法派上用场。

    因为,纵使他不惜暴露这张王牌,这里的地形也无法施展燧发枪的威力。

    唉,慈不掌兵,真真好难!

    黄宗羲和王夫之等人的嗓子都喊哑了,很多人激动的眼泪直流,也有不少人担心,此时他们才知道战争不是儿戏,瞬息间就是无数条人命。

    在此时此刻,哪怕他们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只要浮桥搭成,有人一声令下,他们也会奋力向前,与敌厮杀!

    委实是惨烈,激励人的血气!

    李想是指挥中靠在战场中最前的一个,张云多次派传令兵叫他靠后,李想都没有听从命令,停止向前。

    等浮桥搭到一多半时,李想已经在几个亲卫的簇拥下到了浮桥中间。

    铳手就在他身前不远处打放,李想身边都是战兵,几条浮桥差不多前后就要完工。

    蒙古鞑子也知道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他们的头顶还是不断的有炮弹掠过,然而河边的射手距离浮桥太近了,炮兵完全没有办法发挥真正的作用,威胁并不大。

    而大量的披甲射手甚至被挤到了距离浮桥不到二十步的河中,就这么站在水中向民夫和辎兵们射箭。

    也有不少甲兵开始向浮桥上的火铳手还射,箭矢落在浮桥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对戴着铁盔和披着铁甲的战兵来说,箭矢用处不大。

    突然,半空中突然飞过无数骨朵,这是固山额真呼兰赫尔指挥后排的披甲兵投掷过来。有铳手被骨朵砸中了前胸,口中喷出鲜血,人和火铳都摔倒在河中,赤红的河水上方冒出密集的气泡。

    也有被砸中头盔,整顶头盔都被打飞了出去,头颅被打的凹陷进去一块,人立刻倒地死去了。

    也有人被砸中胳膊,大腿,整个浮桥上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也有骨头被砸断的咔嚓声响,还有人痛苦的呻吟。

    在这时,李想从浮桥上猛然站起,他是一个个头高大的北方人,面部和身形一样魁梧,颌下留着浓密的胡须,发出一声怒吼,率先将自己手中的投枪投了出去。

    身边的亲卫同时投出手中的兵器,在河南岸的人仿佛一下子看到无数支兵器在半空中飞舞,银光闪烁,配合着铳手打放火枪时的亮色火光,几乎有一种新年时放烟花的绚丽之感。

    “好!”这个时候,再把李想叫回来也不可能了,张云屏息静气的看着,刚刚的激动情绪终于平缓下来。

    从李想和辎兵的表现来看,这支军队不愧是兄长按着理想的状态,一手打造出来的虎狼之师,关键时刻,能够顶的住磅礴如海的压力。

    关键时刻,阎应元亲自去指挥炮手,炮兵们把火炮推到了河沿边上,正在重新固定炮位!

    “打!”阎应元红着眼,这个历史上的名将爆出一股悍勇之气,等炮位一固定好,便是下令开炮。

    火炮陆续开火,这一次缩短了距离,大量的炮弹直接倾泻在河岸边的蒙古人头上,每颗炮弹落在头顶便是灭顶之灾。

    加上铳手和战兵投掷武器的打击,蒙古鞑子终于有顶不住的迹象,弓手开始往后缩,前头的人又想靠近点躲避炮弹。

    他们身后的炮弹落在草皮上,每一次都带走好多条人命,落在空地上的会把草皮掀起十几米高,泥土和草皮飞溅的满天都是,看到这样的威势,很多在射程内的蒙古鞑子拼命向前涌动起来。

    李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张云的视线之中,终于到了十步之内的距离。

    李想左手持盾,右手挥刀,身披三十余斤的铁甲,却是从浮桥上一跃而下,在他跳下时,张云身边的人都是一声惊呼。

    张云眼中异彩连连道:“马上将军下马,一样能披坚执锐,横扫眼前之敌。

    诸位放心,李想是宣大战兵出身的夜不收,一身武艺,寻常人难是他的对手?!?

    李守业两眼一直盯着李想,眼中闪过钦佩,但却道:“身为大将却轻身冒险,等他回来,我一定以军法处的身份狠狠的训诫他?!?

    张云哈哈大笑道:“本将一定批复,要狠狠的治他一回,关三天禁闭?!?

    众人大声说笑,谈着李想回来之后对他的处罚,就象是夜里行走的孤独旅人,大声说笑就是在壮自己的胆。

    远处,李想初跳下河时,几乎整截身体都落在水中,但他很快自水中冒出头来,一个鞑子立刻向他射了一箭。

    隔着很远,大家都似乎听到“当”的一声巨响,轻箭直中李想的头盔,将他的头盔射的一斜,然而李想纵身一跃,又是把大半截身子露出水面来。

    接二连三的箭矢射来,把李想身上射的如同刺猬一般,好在铁甲异常坚实,千户一级都是穿最坚固的山文甲。

    一甲价值最少百两以上,甚至如果镶嵌些名贵宝石一类,足可卖到数百两到千两的高价。

    李想身上瞬间中了十几箭,好在鞑子的箭矢讲究准头,却不甚讲究用重箭。

    若是建奴用的重箭或破甲箭,这么近的距离,必定能将他当场射死。待这一轮射过,李想已经反应过来,将左手的盾牌挡在要害,整个人继续涉水前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