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二十三节 巧了

第五百二十三节 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胡汉东在军中出了名的热心肠,以乐于帮助新兵为将士们所津津乐道。在他领导的百户队伍里,将士们和他开玩笑都是荤素无忌,从不着恼。

    可到了辽东战场上,众人才见到了他的凶悍和狠辣。尤其是脸上那道长长的伤疤,更是增添几许狰狞。

    和他的上级千户李想一样,号称夜不收双疤将。

    所以,他嘴巴凶,脸上也是一脸戾气,说到怒极之时,手中马刀挥动,把那几个人吓得撅着屁股趴在地上不停叩头,都生怕他怒不可遏,下来一刀一个把他们给砍了。

    城头上的人都有不少吓的哭出声来,老钟的模样形象实在是太凶狠酷厉,这个军汉说杀光城里所有人,在场的人俱是信了。

    底下的人一边碰头一边哭叫道:“军爷饶命,我等现在已经知道自己错了,大军进城,一应开销供给俱由本城商家和百姓包办……”

    “放你娘的屁?!焙憾豢诰瓦?,跺着脚骂道:“我们定南军差这一点小钱?

    包办军资,好大的口气?

    你们知道我们养兵一年要花多少银子,你们包办,把你们卖了都不知道能不能办的起?”

    说话的人下巴留着三缕长须,长相颇为清秀。从相貌看大约四十不到的年纪,因为常年在蒙古和大明两边行走,处世经验十分丰富。

    不过以往的经验也是叫他犯了个严重的错误,他把总督府的军队当成明军了。

    若是眼前这支军队是明军,只要献上犒赏,包办军资这类的话一说,将领必定眉开眼笑。

    再给这队骑兵送上银两,怕是什么风险都一扫而空了??上龅降氖怯昧砝喾绞浇逃慕?。

    中年男子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他只能带着哭腔又道:“小人说错话,请军爷重重责罚。

    不过小人等也是表明心诚的意思,阖城商家和百姓都愿归顺,从此效忠秦督大人麾下,效忠大明,再也不敢有什么异心?!?

    胡汉东这才点点头,开始询问城中的详细情形。

    原来,耿仲明在看到总督府将士上岸后,知道他压根就没有守住金州这个小城的实力,也就没有在此拼命的打算。

    所以,他立马带着一万战兵和二万辅兵逃跑。留下几个亲卫裹挟民众百姓,让他们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哪知道胡汉东十几个人,就敢冲着城池开枪,再加上之前听说五千鞑子大军基本全军覆灭,更是让城内商家百姓害怕。

    在询问过程中,胡汉东早就派人通知大队兵马前来,这个时候还是相对危险,万一起了什么变故,这十来人的骑兵小队很难守住城门。

    等听到城外大队骑兵奔驰而来的轰鸣声时,胡汉东终于松了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胡汉东松下口气,向着那个中年男子道:“起来说话,把你们反正的各家族都说一下,一会儿我向上头禀报,会给你们记下一功?!?

    中年男子不敢起身,只是将这一次投降的商家名单报出来,其中还不乏蒙古籍的商人或居民。

    他们在这城中居住久了,其实和哪里人已经没有太大区别了。

    见形势有所好转,走下城头的商家大户代表越来越多,众人都老老实实的跪伏在胡汉东等人的马下,争先恐后大声的报着自己的名字。

    还有人想递上自己的名帖,跟着耿仲明逃跑的商人大户不少,但来不及或者说愿意赌一赌的人也很多。

    这些商家大户都算是在辽东半岛有实力有根基的大商人,然而他们此时只能跪在一小队骑兵的面前,诚惶诚恐,生怕惹怒这些人。

    黑灰色的城墙下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十几个骑兵长刀染血,有几个横端着火铳,城门外马蹄声如奔雷滚滚而来。

    而在骑兵的长刀和马蹄之前,却是穿着绸缎长袍的蒙古商人和汉商,他们趴跪在地,额头也碰在地上,说话的声调是那么谨慎小心。

    在这个时候,很多蒙古人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他们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种悲凉之感,不少人都是不知不觉中流下了眼泪。

    “你叫赵宾?赵荣的侄子?”胡汉东听了中年男子自报家门后,脸上露出怪异的神色来。他扭头看看小六,又向赵宾道:“你认得一个叫赵文的人不?”

    赵宾抬起头来,脸上有些激动和讶异之色,他道:“那是犬子,上回大军进袭,他失踪了,有人说他被杀,也有人说是被俘,小人也不知道确切的消息?!?

    “啊哈!巧了!”胡汉东大叫一声,拍着赵宾的肩膀一把将他扶了起来,他大笑着道:“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喽?!?

    众人都是看着小六笑,这时已经有一队队的骑兵冲进城来,大家的精神都很放松,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怪笑,小六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赵宾小心翼翼的道:“军爷认得犬子?”

    胡汉东嘴都笑的咧歪了,说道:“你儿子我不识得,你女婿我却是认得的?!?

    胡汉东不顾小六的反对,将他一把拽下马,然后推到赵宾跟前,一五一十的将小六和赵文的事情说了。

    赵宾一开始听说女婿什么的心中还是有些惊恐,乱世之人不如狗,男子免不得为奴为仆当牛作马,妇人女子的遭遇就更惨了。

    汉人久居辽东之地,那些被掠来的妇人女子是什么下场大家都清楚的很,所以一听之下,赵宾浑身都直打哆嗦。

    他只有一女莲娘,长的十分俏丽可人,性子娇憨之余又很孝顺,还能识字画画,也懂诗词歌赋。

    这是赵家一直当大家闺秀来养大的娇小姐,预备将来和汉商中的大户结亲,要是被这群军汉强抢了去,那个结果实在叫人不敢去想。

    听了胡汉东的解释之后,赵宾心里一边高兴儿子赵文平安无事,一边也是骂赵文糊涂。

    破船还有三千钉,这样的家族,只要不被抄不被斩杀全部男丁,是败落不了的,赵文这糊涂小子,居然把妹妹许配给一个普通的骑兵?

    虽然眼前这满脸通红的骑兵小哥看起来也就二十左右,虽是一脸杀气,但长相不差,也算是眉清目秀,从长相来说也配的过赵小妹了……”

    “老赵……”胡汉东是什么人,一眼就看的出来赵宾的想法,他拍着赵宾的肩膀,把这个心事重重的中年男子拍的龇牙咧嘴。

    胡汉东按着对方肩膀,两眼盯着赵宾,一本正经的道:“我这兄弟现在是普通骑兵不假,可他才二十不到就已经有了两枚勋章。

    你不是我们的人未必明白,但我要告诉你,有这两枚勋章,我这兄弟将来最少能到指挥使这一级。

    你以为他家世不如你家,那就是他娘的笑话了?!?

    胡汉东难得的说了大半截正经话,后面还是不小心蹦出脏话来。

    “我们还要执行军务,今晚有空咱去老兄家里拜访,这兵慌马乱的,我这里找个媒人,早些把这事定下来?!焙憾?

    又一次拍了拍赵宾的肩膀,对方又一次被拍的龇牙咧嘴。

    赵宾苦笑着,也不好答应,也不好回绝,这帮子军人,做事也太毛躁了,哪有这样就把亲事给办了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