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二十七节 志不在此

第五百二十七节 志不在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天色褪去,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又是一天过去。

    多尔衮的大军日夜兼程,距离抵达金州只有三天的路程。前线不断传来的坏消息,刺激着全军上下叫嚣着赶快前行灭了这股不知天高地厚的明军。

    其中尤以鳌拜叫得最为起劲,不停的向其他建奴将士痛诉明军的罪行。

    可奇怪的是,平日颇为激进的睿亲王多尔衮却寻了一片空旷之地,命令大军安营扎寨修整两天。

    这种稳打稳扎的作风,令一贯熟悉他的许多建奴将士不大适应。

    中军帅营,亲自执行侦查任务回来的多铎,掀开帅篷走进来问多尔衮为何不一鼓作气前行,和大明军队交战?

    这个建奴的短命王爷,三十五岁就因为杀汉人太多,被老天爷收拾了。

    此时他才二十三岁,正是锐气正盛的年纪。

    多铎在建奴诸王当中最为与众不同,特立独行,极富特色。

    之所以多铎有那么率性而为,狂放不羁的叛逆个性,同多尔衮一样,与他幼年在一昼夜之间丧父丧母心理遭受极大创伤很有关系。

    父死母生殉,给当时只有十一岁的他造成心理上的重大刺激,所以一直表现得性情乖张,行为荒唐,使继承汗位的皇太极大伤脑筋。

    不过,他和多尔衮倒是兄弟情深。

    “十五弟,这趟出去有什么发现,有没有一点不同的东西?”面对多铎的质疑,多尔衮并没有多说,反而问起他的感受。

    因为多铎和鳌拜没有和秦浩明的大明军队交手过,所以多尔衮便派他们充当斥候暗中观察。

    “是有点不一样,敢打敢拼,有股凶悍劲。不过,个人勇武方面不及我们大清将士,两军相逢,胜利的肯定是我们?!?

    多铎自信慢慢的答道。

    “唉!”多尔衮细长白皙的手指从明黄色的宽大袖摆中伸出,抚摸着青色的头皮,突然间叹了一口气。

    多铎到底还是年轻,看问题只看到表面,没有深入分析其中的利弊,包括鳌拜也一样。

    他们觉得此次大清精锐尽出,单是满人将士就由万余人,又是在本土作战,胜利没有问题,这是军中将士普遍的想法。

    若是按照常理,确实如此。大清起兵至今,万余纯粹满人的战斗,从来没有输过。

    故有满人不过万,过万不能敌。虽说有点吹嘘的成分,但纯碎是建奴的部队战斗力确实不错。

    但是他们考虑了没有,大清能组织几个万人队伍?

    多尔衮先把这些情况告诉年幼的多铎,然后才满脸忧虑的说道:

    “十五弟,你要知道,我们没有大胜就是输,拼战争实力,大清不是大明的对手。

    现在他以逸待劳等待大清,前方又不知有些什么布置,不如修整。

    而且,这一仗我们绝无赢的可能,能把他们赶走就万事大吉?!?

    “赢不了,这怎么可能?”

    人口资源不足,大清将士不多,死一个少一个,这些多铎自然清楚。

    可该拼命的时候,大清也没怂过。否则,这偌大的土地是如何打下来,人口又是如何增加?

    怎么一贯勇武的大哥,对上秦浩明就如此忧虑重重。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十五弟不知晓,这个秦浩明年纪虽和你相仿,可狡诈如狐,阴险毒辣,对我大清不怀好意。

    说句实在话,他的意图若只是骚扰辽东沿海,打击大清的战争潜力,本王倒觉得有些简单了。

    怕就怕他志不在此,才是麻烦!”

    多尔衮答非所问自言自语,满满的忧愁写在脸上。

    转头看见多铎不可置信的模样,苦笑着解释,“至于说我们赢不了,这便是他的狡诈之处。

    未谋胜,先虑败!

    这小贼没有开打,已经把后路全部准备好了。

    十五弟请看,金州、皮岛、獐子……战况一旦不妙,他们立马撤往大海,为之奈何?”

    多尔衮指着辽东地图,目光充满无奈。

    要说恨,他比任何人都恨秦浩明,济南城下那份充满侮辱的信件至今留在脑海,时时刻刻吞啮他的神经,尤其是在见到想到大玉儿,唉。

    如果有机会,即使损兵折将拼个两败俱伤也想把他留下,为大清除此后患。

    可惜,天不遂人愿!难!

    “传令,让耿仲明的队伍迅速赶往此地,戴罪立功负责扫清前方道路……”

    “传令,尚可喜和孔友德的队伍务必拖住郑家的队伍,不可有一兵一卒增援金州……”

    想到秦浩明的狡诈和对火器的运用,多尔衮大声下达军令。

    金州城,耿仲明的王府,秦浩明他们也在排兵布阵。

    “大人,要下雨了?!?

    突然,留意天气的浩子惊喜叫道。

    秦浩明站到窗前,窗外果然有乌云在翻滚,从昨晚开始,所有人都感觉有一场大雷雨近在眼前,现在看来今天这场雨是免不了了。

    辽东半岛就象是一口大锅,一场豪雨很可能淹灭所有的汉人村落的道路,也会淹没往城外的几条官道。

    辽东半岛原本就是地广人稀,道路稀少,更多的是踩出来的些许痕迹,其余的地方是一望无际的荒野。

    大雨过后,建奴军队恐怕在行军上更加困难……

    “来人!”秦浩明下令。

    一旁的侍从官文案很快赶过来,拿着纸板和硬笔,等着秦浩明的命令。

    “把驻防图拿过来?!?

    地图很快取来,秦浩明在地图上看到一个个红色的小圆点,那是百户单位的标识,大一些的就是千户级单位的标识。

    这是昨天晚上刚送来的,应该是三天前好几个辎兵大队在当时的驻防图。

    大青山脚,坝口子村,菜园子村,东营子,破庙子……一个个村落象是锁链一般,已经把大半个金州城锁在了包围圈内。

    几万人的队伍,是不可能一窝蜂的全放在城里,那被人包了饺子都不知道。

    大抵分为前军、中军、后军以及非战斗部队。

    至于夜不收部队的任务则更重,时刻不停的跑动中,并且随时有伤亡。

    金州南边,则是西起白庙子,张云驻守,中间桃花村,派了阎应元去,金州城,秦浩明和总督府本部人员在此,也有相当的野战部队。

    在往后,则是上万人的辎重部队守着海港。一切,时刻准备着等待建奴的到来。

    而且,随着这场雨,战斗的时间无疑会往后推?;蛐?,其他地方的布置也应该能发挥作用。

    “郑芝龙那里的情况怎样?城里情况如何?宁锦那里有什么消息?宣大张将军到达那里……”

    顺着驻防图,秦浩明口里的问题一个一个抛出来。

    旁边,刚刚担任军情室长官的冯厚敦拿着手稿低声禀报。

    PS:感谢书友吃清屎的叫兽延虫年打赏打赏,铭感盛情。延虫年,与本书严崇年有异曲同工之妙,真是公道自在人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