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二十八节 诛心之言

第五百二十八节 诛心之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郑家未有新消息传来,海师正和他们的船队接洽中。城里目前平稳,主要是汉人居多,蒙古人被杀太狠。

    张将军和海军在清理西中岛的建奴残敌,宁锦那里……”

    随着冯厚敦的汇报,秦浩明心里渐渐有底。

    还是要抓紧时间,拿下瓦房店,不给各方之敌可乘之机……

    瓦房店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东与普兰店区毗邻,西濒渤海,南与金州区隔海相望,北与盖州市接壤。

    可谓进可攻,退可守。

    这个时候,秦浩明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紧张。

    就象人攀爬大山,开始时体力充足,力量充沛,不惧任何天险和人力的捣乱。

    但等到了最高处,只差一脚就能攀上最高峰的时候,此时体力下降,注意力分散,最容易发生失误。

    如果在最高处一脚踩滑,那就是摔倒下峰,粉身碎骨的下场。

    历来创业不怕开始时的挫跌,但最害怕临近成功时的失败。

    比如黄巢入长安就是崩溃的开始,比如李自成,坚持了十余年时间,结果一片石败后,一败再败,原本的坚韧强大一扫而空。

    被人从山海关外一路追到陕西,再退到河北,几十万大军护持左右毫无用处,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九宫山。

    秦浩明认为,这种雪崩式的失败,就是登临一脚时的踩空,比起事业初创时的挫折,更加危险。

    现在总督府也算是到了登顶前夕,只要拿下瓦房店,整个辽东半岛庞大的地盘尽落手中,金州城为核心。

    旅顺口、皮岛、西中岛等一大片海域尽在掌握,到那时就是真正立下了根基,再不惧等闲的雨打风吹。

    秦浩明在地图上用力一拍,终于命令:“传令,据夜不收报,瓦房店外只有少数建奴游骑,并未发现大队于外埋伏。

    现决定大军由三路向瓦房店推进,前军由桃花村向前推进,任中路,指挥阎应元。张云率领由白庙子向瓦房店推进,为前路。

    本督和总督府所部,为后路。各部距离瓦房店最远六十三里,最近四十七里,决定自命令下时起。

    全军修整一天,明日申时初刻前,必须抵达瓦房店外三里路会合。

    第二,夜不收与骑兵队由金州城分左右翼,分向南北方向进军,亦于申时前抵达瓦房店外围,达成主力布防。

    第三,辎兵各大队,按既定的配合方案,配合主力战兵前进,各部均依军令向前,不准有误。

    第四,军纪,攻占瓦房店之战不得擅杀,不得放火,抓捕俘虏后交辎兵带离战场,不准擅杀,擅用俘虏。

    联络方面,各部每隔一个时辰由夜不收汇报进程和最新的战场情形,接受总督府指令。军需、军械方面,转军令、军政、军需各司,与各部协调配合,此令?!?

    “是,军令写就,大人要过目一遍吗?”在秦浩明下令时,冯厚敦手中的硬笔一直不停的书写,等说完完,长篇的命令也就写成了。

    秦浩明挥手道:“立刻去颁令,派双人一组夜不收去传令?!?

    这时黄宗羲和王夫之诸人都来了,陈明遇和各司人员也进来了不少。

    总督府越来越家大业大,这一场战事又关系到将来的发展,军司人员几乎来了过百人,每天各司都在配合军队处理各种突发的事件。

    由于经过锤炼,又几乎都是文化人出身,各个军司处理事情的特色就是快捷高效。象今天早晨这样,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看秦浩明发布军令的情形,也是难得一见。

    所有人都是面色凝重,感觉到一种特别的气氛和压力。

    天空已经电闪雷鸣,黑云压,而人们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所有人都站在花圃之前,并没有人站到廊檐下避雨,而是十分专注的看着秦浩明。

    待冯厚敦离开后,黄宗羲才低声道:“今日始知国朝派兵出战,所谓的方略和赞画,完全是笑话?!?

    陈明遇笑笑说道:“秦督手中,随时标注着各部最新的驻扎,行军的路线用箭头标识,沿途的水文地理也有标识。

    大致的距离,根据步兵、骑兵、炮兵的日常拉练测算很容易,下达的军令是根据实际的情形来,绝不会胡乱指挥。

    夜不收和塘马每天都把敌人的最新情报送回来,所以秦督下令,也是有的放矢?!?

    王夫之由衷的道:“这才是所谓的知已知彼?!?

    众人一时不再话,都看着秦浩明。

    所有人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个雷电交加的早晨非比寻常,甚至是一个历史的转折。

    象黄宗羲和王夫之等文人对这事特别敏感,他们都隐隐想到一,或许千百年后,史书上就如通鉴那样,记录下此时各人的一言一行。

    这时院外传来塘马牵马而行的嘈杂声响,双人塘马按军令立刻出发,没有人敢延误片刻,人们听着马匹咴咴的鸣叫声,还有塘马奉命出行的应诺声,开关门的响动,将士们的大声笑和鼓励声……

    恍惚间,果真是有一种身处重要节和重要场合的骄傲和自豪夹杂的感觉。

    王夫之低声道:“明晚之前,大军必能拿下瓦房店?!?

    “滑贼落入网中,犹如兽入陷坑,飞鸟入网?!被谱隰耸中朔艿牡溃骸按艘劭啥啥?!

    秦督的赫赫武功,已经足够名垂青史了!”

    王夫之颔首同意:“这倒是事实!”

    眼看着总督府的实力越来越强,四处都在扩招兵马,钱财方面听说也是蒸蒸日上。

    就连辎重兵也已经要编军了,而且是上万人的超大编制,戚纲一直总领辎兵,现在辎兵最少要编三四个军。

    这对很多被门槛挡着路的下级军官来说,转到辎兵去干上一阵子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个团体,真的如朝阳一般,旭日东升,朝气蓬勃。

    “等着进瓦房店吧?!蓖醴蛑馄绶?,气概豪迈,忍不住大笑起来。

    “一起去吧,这等事,千古难遇?!背旅饔隹吹交谱隰擞行┯淘?,这意味着日后很难再独善其身。

    黄宗羲到目前为止,只是算是迈进总督府一只脚,还有半只脚留在门外,他的犹豫显然来自于对日后之事的衡量考虑。

    “太冲!”王夫之有些嗔怪的道:“你我之辈也算饱读之士了,你想想,我太祖高皇帝被称为自古以为得国最正,而秦督就算将来有什么举措,这一块地盘他当家作主,自立门户,一句以正道得国,算不算吹嘘?”

    “不算?!背旅饔鍪俏淙?,为人处事向来公允,他态度坚决的道:“秦督这一国与大明无关,完全是自己一手一脚打下来的?!?

    “那不就是了?!蓖醴蛑溃骸盎褂惺裁纯捎淘サ?,秦督将来有什么举动,定然也是尽量与大明友好共处,不会出现你想象的那般情形?!?

    陈明遇也微笑道:“秦督对当今皇帝还是很忠诚的,私下里提起来,说皇帝是秉性仁厚勤奋的天子?!?

    “诛心之言,慎之!”黄宗羲摆摆手,低声瞧瞧四周,见众人都三五成群兴奋谈论着什么,不由摇头。

    文人的心思永远比武人复杂,心机也深沉,想的事情也多。

    应该说,秦浩明的种种做法,跟大明朝廷可谓截然不同,甚至连官职武器名称。

    武职还是遵循朝廷体制,这文职,可以说是面目全非。

    当然,这些只有这个团体中人才知晓,对外的说法一律是幕僚或者赞画之类。

    好友顾炎武和王夫之倒是不管不顾一门心思投入总督府,他倒是觉得要观望观望,因为他觉得秦督杀气太重,恐非好事。

    秦浩明自然不知下面的谈论,他现在正和李想交代着大战之前的事情。

    战争,说到底,一切,还是实力至上!

    PS:感谢书友吃清屎的叫兽延虫年打赏打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