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二十九节 变化

第五百二十九节 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中午,天黑沉沉的,像玉帝打翻了墨汁瓶。突然,轰隆隆的雷声响起,紧接着,一道闪电像划破了天空。

    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打在地上劈里啪啦直响。

    刚才还是风云密布,转眼间雷电交加、狂风暴雨,即使是坐在家里面,也感觉到那种地动山摇的气势。

    这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打破了双方的兵力部署,但总体来说对定南军有利。毕竟,他们是据城而守,鞑虏联军在野外活受罪。

    还好不是冬天,否则,多尔衮恐怕要欲哭无泪。

    这样的天气,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

    辎重、粮食、武器、甚至连战马都无法在泥泞的道路上前行,还有泥石流等复杂地质灾害。

    小股部队上去,但在这样的大规模战役中根本毫无作用,双方只能是派夜不收和斥候相互防备着而已!

    大军盘踞城中无所事事,期间难免生出事端。

    金州城北,属于城里的富裕区,夜不收将士小六刚认的“岳父”赵家就在这里。

    赵府在金州算是大家族,人员聚齐,赵宾把赵文还在人世的消息告诉众人,并且提及莲娘许配给小六之事。

    “今后会怎么样我也不太清楚,当时说晚上过来,但好像他们当夜有任务,就错过了?!闭员龆宰湃依系溃?

    “不过这几天骑兵来来往往,只是那些将士告知不要无事出来乱跑,说是城中暂时戒严了,唉……”

    赵府众人相顾默然,兵荒马乱的,也不知道今后何去何从。

    “那你还犹豫什么?”赵父到底忍耐不住,他柱着拐杖,以杖击地,十分痛苦的道:

    “当初老夫误信蒙古人以致我赵家深陷绝境,你再错的话,我赵家就万劫不复了?!?

    众人也都道:“莲娘出嫁,当以赵家最丰厚的嫁妆陪她,不能委屈了。这个时候,能结这个亲事最少能保我赵家全族性命,大郎切勿犹豫迟疑?!?

    赵宾苦笑道:“若是儿子的婚事,我不妨立刻做主。嫁女儿,总得和她母亲商量一下?!?

    这也是很堂皇的理由,众人着急也没有办法。

    赵宾的妻子李氏立刻从后宅听到了消息,她是个很有决断的妇人,立刻带着莲娘赶到前堂,当着众人的面道:

    “为了赵家全家老小的性命,何惜此女?况且听说那少年郎君是夜不收小旗,自家博取了功名,将来总有富贵。

    年未二十,相貌不差,这般少年原本也是良配了,又不一定非要是富贵人家出身方可?

    说句难听的话,我赵家朝不保夕,还讲这些门第的事做什么!”

    这时外间传来大队步兵的脚步声,威势极大,但赵家众人听到了妇人的话之后,心中感觉稍安。

    而四周多是富户大族的宅邸,人们都躲在屋中。

    听到外间的动静后,各个宅邸都是死寂无声,间或有小儿的哭泣声响,然后立刻戛然而止,想必是被大人把嘴给捂住了。

    总督府的军队不比明军或蒙古军,最为讲究阵列步伐,齐步行军时步伐一致而形成了独有的威势,步伐声震动极大,千百人一起行军时,竟有地动山摇之感。

    人们感受到这种威势,心中有如小鼓在敲打一般,没有人能安然而坐。

    所有人站在堂屋外的廊檐之下,透过重重房舍和黑沉沉的夜幕,似乎能看到大队的军人在外行走一般。

    这时有人敲响了赵府的大门,赵家人都是心一沉。

    平时负责应门的奴仆不敢开门,然而叫开门的声音很大,人声嘈杂,接着似乎还有人拿脚踢门。

    赵宾不敢再耽搁,若是乱兵爬墙进来,恐怕立刻就是泼天大祸。

    赵宾整理衣着,戴着软脚幞头,穿着交直领的绸质长袍,腰间系着黑牛皮带,脚上穿着鹿皮的靴子,打扮是典型的辽东士绅装扮。

    在平时他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然而在此时他是满脸的惊慌失措。因为在平时他依仗的东西在此时毫无用处,甚至他的性命只在别人的一念之间。

    大门敞开后,立刻进来十几个披甲的士兵。

    这些兵戴着圆笠帽,身上都披着铁甲,内里似乎还有棉甲或皮甲,腿部绑着行缠,脚上是一双短皮靴,这种靴皮子很软,底子很硬,很适合长途行军。

    军人们多半身形高大,神色剽悍,身手矫健,左手持盾右手持刀,也有几个拿着火铳,火铳手则是穿着银色的锁甲,也有在身上加穿一件棉甲的,不过多半只穿锁甲。

    毕竟天气很热,赵宾看到这些将士身上的里衬都濡湿了,额头上满是汗珠。

    一个将士向赵宾道:“雨天扎营不便,这所宅邸,骑兵千户征用了,你们可以保留后宅,没事不要到前宅来?!?

    这士兵的态度虽然凶恶,但好在并不是抢掠或是杀人,只是征用宅邸,而且也给了解释,赵宾反而放下心来。

    赵父在堂上闻言道:“这样也好,好歹不会被乱兵骚扰,就算是损失些浮财,也罢了?!?

    赵宾回来闻言不悦,说道:“父亲还是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叫人听到了又是事非?!?

    赵父还有些不服,不过后来大队的兵进来,全部是手持刀盾或是拿着精良的火铳,然后是一些军官进来,开启了厢房,开始悬挂地图等物。

    再有炊兵进来,征用另一厢房,开始升火做饭,他们并不用赵府之物,连油盐酱醋都是用自己的。

    赵父看到这些兵所披之甲,所用之物无不精良贵重,那些挂地图的军官身上都挂着单筒望远镜这样的昂贵之物。

    还有几个小兵抬着座钟进来,校准之后立刻开始走动,这一座钟就价值数百两白银,士兵们却并不当贵重物品看待,待之十分随意。

    这时他才忍不住又低声道:“今日始知大明军队的底蕴有多么强大,老夫此前真是错的厉害?!?

    他这么说自然是有道理,其实好多辽东汉人若是有心,还是可以逃回大明境内的,尤其是像赵家这样的大家族。

    可许多人一则因为故土难离,二则看到建奴兵锋无敌,觉得前景不错,才选择留在辽东,做了建奴的顺民。

    赵父无疑是属于第二种,如今看到总督府的将士如此精锐,又在登沙河战役中消灭五千蒙古鞑子,这才有了悔意。

    这时又有兵来征用堂房,那些持刀盾的兵已经查清了赵府外宅并无威胁,在号令声中,三三两两的散开。

    或是在门口处警备,或是巡哨,一些兵把一人高的灯笼点亮,悬挂在外宅各处,把一座不小的宅邸照的通明雪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