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三十一节 军中派系

第五百三十一节 军中派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赵大友两眼变得通红,脸上的刀疤抽动,手按在腰刀上冷笑连连,“赵千户,你我也莫打口水仗。

    有本事放下身份,各凭手里的刀厮杀一场,你敢不敢?”

    赵大友身边的人立刻鼓噪起来,纷纷骂道:“区区一个百户,居然以下犯上,赶紧叫军法官过来?!?

    胡汉东冷笑不语,赵大友身边的人拿身份说话,总督府军法至严,他还真的不敢再说什么,否则关禁闭都算是轻的。

    很可能被免除现役去军法司学习班加强学习,短则数日,长则数月甚至削职,此前又不是没有前例。

    胡汉东前几日在战场奋战时身披三重铁甲,手持腰刀冲在前方,亲手打杀的蒙古鞑子足有十几余人之多。

    他悍不畏死,并不害怕死在战场上,因为那有军功在身。

    然而如果丢失名誉,甚至被军法除去军籍,那他却不愿意,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呢。

    更何况,经此一战,凭他军功再升一级或者数级都有可能,并且他还是夜不收的百户,用一句话来说,前途远大。

    衡量得失之后,虽然胡汉东并未气沮说些软话,但态度也是缓和下来。

    “什么鸟东西?”此时赵大友已经不是以娶那小女为念,更多的是为自己的面子。

    赵文的信他看了几眼,心知婚约在前是事实,然而此事不妨行英雄欺人之举,不必放在心上。

    当下赵大友将赵文的信撕的粉碎,冷笑道:“这不过是一封信,老子却是已经有了约书!”

    夜不收的人气得胸脯起伏,胡汉东连连冷笑,然而众人也没有办法,赵大友或许可能真的有约书,要是这样的话,这事真的还争不过他。

    赵家人闻讯赶出来,看到这样两军相争的场面,顿时都是害怕不已。

    还好赵父看出端倪来,对家人低声说道:“骄兵悍将不免如此,然而就算这样,众人也无私下相斗之意,可见大明军法甚严,大家不必担心害怕?!?

    话虽如此,满庭院皆是全副武装的军人,杀气外露,仍是足可令人神魂不安。

    赵大友负气撕掉赵文之信,心中也隐隐后悔,然而这事做了也就做了,他对胡汉东等人道:“这事就这样了,你们回去吧?!?

    “哪有这般便宜的事?”

    胡汉东解下腰间佩刀,卸下战甲,竟是盘膝而坐,不再言语。

    其余的夜不收将士也是一样,在赵府的廓郎下,密密麻麻的坐了上百人。

    “随你们便?!闭源笥牙淙坏溃骸翱柿擞兴?,饿了有吃的,你们只管坐。军令一下,看你们是继续坐着,还是依从军令?!?

    胡汉东翻了一下白眼不语,赵大友无可奈何,转身进房继续处理公务。

    他手下的骑兵站在旁边戒备,除了哨兵之外,大半的人也不拿武器,以防一会万一打起群架来,手中有武器容易伤人。

    胡汉东大着嗓门道:“这帮鸟人,也敢学我们去掉武器。没有火铳腰刀,赤手空拳,老子一个打他们十个?!?

    骑兵部队除了个别人外,身体素质和武艺肯定不及夜不收。认真说起来,夜不收原本就出自骑兵队伍中最优秀最有经验的骑兵。

    这时胡汉东群嘲,众骑兵皆怒,然而胡汉东身形异???,军职在他们中也算高。

    见骑兵们怒目而视,胡汉东嘿嘿冷笑,捏着拳头做挑衅的模样,然而最终也没有哪个骑兵敢上来和他厮拼。

    小六心中十分不安,他坐在胡汉东身边不远,俯身小声道:“胡哥,因为我的私事闹成这般模样,和上官顶嘴,和友军不快,实在并不值得?!?

    胡汉东不回头,只沉声道:“这事儿你别管,赵大友这事理亏。他们这帮人,近来仗打的不咋地,脾气却是越来越大,享乐也越来越讲究。

    要是搁半年前,他敢擅自住这样的宅邸,还要娶人家的小姐?他娘的,这事闹的越大,老子就越不怕?!?

    小六这才知道这事儿并不简单,恐怕涉及到兵种之争和派系间的争斗。

    夜不收和骑兵原本不分家,统领也是同一人负责,都是由秦浩明的的亲卫换来换去担任。

    后来队伍不断扩大,骑兵队伍渐渐的分成夜不收和几个骑兵千户。

    目前夜不收的一千多人是由千户李想统一管理,而五支骑兵队伍没有专人统一管理,而是设了五个千户。

    这其中,赵大友和留守福州的余佑汉是郎舅关系,认真说起来,赵大友还指点过余佑汉。

    而余佑汉的关系军中都知道,那是秦督的发小,和董长青、卢欣荣、张云最早追随秦督,定南军的成长中,每一步都有他任劳任怨的脚印存在。

    将士们私下都有议论,若是五支骑兵队伍要统一,其指挥使或者守备必然是余佑汉。

    之所以他现在还是一个千户,估计秦督大抵是磨炼他的意思。

    要知道,不说卢欣荣、董长青和张云,连秦督的亲卫赵顺,当时只是余佑汉的副手,如今都是宁德府的守备了。

    或许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秦督对他的信任,但凡秦督出征,留守在老巢的总是他。

    而近段时间来,林大友也是卯足了劲,想要这次北上的战役中有所寸进。

    队伍大了,军种多了,军中的山头也开始变得复杂化起来,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原来总督府只有几千人马,全部出自卢象升的天雄军,彼此交情都在。

    后来南下福州开始扩军,既有登州兵,还有江浙兵,也有本地兵,未来还将有广州、广西的兵。

    团体越来越大,天南地北的人都有。就连原本出自天雄军的元老,时间久了嫌隙渐生,还有各兵种之间也有高低上下之争。

    除了炮兵人数较少,又是新的军种,或能稍许置身事外,有超然地位外。

    大的方面,陆军和海军有争斗,文官和武将有争斗,地方和总部有争斗。

    小的方面,骑兵之间有内争,骑兵对步兵也有争斗,至于步兵间战兵,火铳兵,长枪手,彼此都有争斗。

    对这些争斗,有时候流于意气,多半时候是一种自信和傲气,对此秦浩明并没有明令禁止,也没有极力弹压。

    军种之间的争执,任何一国的军队都会有,用高压手段把它压下去又如何?

    总不能尽剖人心,查看其心中所思所想,既然人心最难管制,索性只用军法制衡其过份之举,至于小有争执,倒也不必太放在心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派系小圈子,这原本就是人性的一面。

    人跟人存在有共同语言和投缘之说,就像文官喝酒谈政务民情,武将喝酒谈排兵布阵,这就是共同语言。

    战场上我为了你挡了一刀,你救了我一命,这种就是缘分。这皆是人性,因为每个人都有情绪,无法强加控制。

    但派系之争,也是以不影响军务公事为主,这也是秦浩明划下的一条线,各派上下心里都很明白不能越线。

    而这次的争斗,不过是军中不同派别中的一个小缩影罢了。

    夜不收将士就这么盘腿坐着,赵大友居然真的不理,把人晾在院中。

    外间可能会有人通风报信,然而并没有人过来解决,双方居然真的这么僵持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