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三十三节 丢脸

第五百三十三节 丢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胡汉东等人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发觉竟是李想孤身一人从大门口走了进来,连亲卫也没有带。

    赵家的甬道用青砖铺成,进大门后是影壁,绕道过来是甬道直抵大堂,两边是厢房。

    房间的建筑风格颇有唐人风格,房间阔大,矮檐重阁。

    其实这是辽东半岛没有那些能雕栏画彩的工匠所致,和精细到稍嫌繁琐和精致的大明内镇建筑风格相比,这座府邸还是极显大气。

    就算胡汉东等百余人在甬道和廊檐下坐着,也并不显拥挤。

    然而在李想一个人走过来时,这座庞大堂皇的府邸似乎变小了一样,人们感觉一只猛兽缓步而来。

    李想身上的杀气盈野,竟使这些百战的军人感受到了威胁,身后的汗毛竖了起来,手情不自禁的就想去抓放在一边的武器。

    胡汉东见到自家千户前来,咧嘴一笑,并没有出声,只是站起身来,向着李想一抱拳后就站到了一旁。

    林大友听到人禀报,也是赶紧迎了出来。

    两个千户面对面站着,林大友有意没有走下台阶,这样他比李想似乎高了一头。

    这样的做法有些过于使用心计,这叫纯粹的武人有些不耻,李想面露不屑之色,没有客套,直接说道:“听说你有约书,拿来我看看?!?

    赵大友冷哼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份约书来。这是他叫赵家人补上的婚约书,既然说有,当然就要把事情做妥当。

    李想接在手中,先皱眉看了一眼,接着两手用力一扯一扬,那婚约书如蝴蝶一般飞的满天都是,然后如雪花般落在地上。

    “现在没有婚约书了?!?

    赵大友大怒,瞪眼对李想喝道:“李疤子,你这样做,本将会在大人面前和你分说清楚?!?

    李想眉心一皱,说道:“那是以后的事。

    现在我们把这事了结了,把那小娘子叫出来,你站在这,我那部下站出来,小娘子指谁就是谁?!?

    赵大友思虑片刻,局势搞成这样,现在也只能如此,点点头,“也行?!?

    赵府全家都感觉哭笑不得,不过他们隐隐感觉赵家是适逢其会,这事儿对赵家并不算是坏事。

    赵莲娘被家人一起簇拥着出来,众多军汉一起看她,不少人看了之后,心道:为这小娘子争了一晚上,倒也值得。

    李想看看这小女孩儿,心中毫无所感,他爽快的说道:

    “给你半柱香的时间,挑一个罢。不要扭捏,这是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别人可没办法帮你?!?

    赵宾等人都感觉哭笑不得,这事传扬开来,可能是流传千古的趣事。只是自己一家成为这桩事的主角,其实并非心中所愿。

    众人皆以为这小娘子总得哭哭啼啼一番,耽搁很久后才指人,岂料赵莲娘毫无犹豫之意,指着一脸懵懂的小六,“就是他?!?

    众人一时呆了,赵大友也是一征,接着大叫道:“我是千户,这小子只是一个小旗,小娘子要想清楚了?”

    赵莲娘不理,转身就走了。

    她是北地长大的汉家女儿,大明内地此时缠足的也不多,赵莲娘当然没有缠足,一双天足走路毫不影响,瞬间便走的远了。

    赵大友呆若木鸡,小六面红耳赤,众人都是发征,接着胡汉东先笑,所有人都一起大笑起来。

    这么一来,赵大友也被笑的不好意思,他回头看了撺掇此事的心腹一眼,见对方低头不语。转过头来,自嘲的道:

    “老子年过三十,一脸长须,状若野人,说是将军有个鸟用,哪有小娘子会真心喜欢老子这样的人?”

    众人都是发笑,原本紧张的气氛荡然无存。

    李想走上前,拍着赵大友的肩膀说道:“不是我说,你娶这十四五岁的小娘子,原本就不般配。

    强行娶了,将来很难不成怨偶,何苦呢?

    我知道福州城里有个嫁过参将的寡妇,家资颇富,二十六七年纪,长相也很过的去……老子原本想娶的,你要的话,回去让给你?!?

    赵大友冷着脸道:“老子不娶十四五的,娶个二十未嫁的也未必找不到。

    你他娘的别卖好,今天的事,明天见了大人再分说?!?

    李想原本就是损他,当然不会认真,当下嘿嘿冷笑一声就罢了。

    扭过头来,看着小六,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笑容来,“为了你这小子,闹出的事不小啊?!?

    小六躬身请罪,“小人无状,实在是该死?!?

    李想治军之严,远冠诸军,小六说话时也是颇觉害怕。

    “你未犯军法,有个鸟罪?”李想摆摆手说道:“要说你的罪过,那就是惊的老子到现在没觉可睡。

    罚你成亲的时候,好好请夜不收的同僚,喝上几天大酒!”

    小六赶紧答应着,李想已经信步往外走了,他指着呆若木鸡的赵宾等人,笑道:“你这岳父可是有钱人,老子说请喝酒可不是玩笑话……”

    小六等人赶紧行军礼,李想却是已经走远了。

    一众夜不收高兴得欢天喜地,当着赵大友的面,纷纷交口称赞李千户讲义气,说夜不收有这样的长官解气。

    赵大友被气得一夜没睡好,第二天天亮就去找秦浩明,打算狠狠告上一状。

    刚出门不久,就看到不少骑兵从城门急驰而入,路边三三两两的军人,并没有城中的百姓出没。

    戒严令还没有解除,各家百姓除了能在街巷处的水井打水和买些日杂用具,不准迈上各条大街一步,到了傍晚就不准出家门一步。

    整个城池已经成了一座大兵营,不过更多的是辎兵,战兵多半部署在城外。

    赵大友走不远就看到大量的骑兵策马扬鞭驰向城门之外跑去,估计是被派到城外部署,或是直接往金州一带活动。

    经过昨晚的事,赵大友成了骑兵中的大名人。

    骑兵们是三骑一纵队行进,军法之下没有人敢有什么异动,不过扭头瞥上赵大千户一眼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赵大友心中气闷,恨不得把怂恿他的心腹拖出来狠狠打一顿。

    他也气余佑汉不在城中,没有人真能帮得上忙,关键时刻可以帮他说说话。若是余佑汉在,赵大友估计李想就不敢那么嚣张跋扈。

    有这好兄弟帮着壮声色,昨晚的事也不会叫自己这么丢脸!

    怀着各种心思,赵大友赶到被占用的王府府邸外,这里昨天他已经来过,府邸辉煌阔大,占地数十亩,房舍二百多间,在辽东地界是毫无疑问的豪宅。

    门首阔大,光是拴马石就好几十个,可想而知过往这里是何等的热闹模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