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三十九节 一力降十会

第五百三十九节 一力降十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从陈府出来,李一平满腹酒菜已经化成冷汗,他越想越怕,总督府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如同一张大网般,把自己和陈一山网罗其中。

    记得此前隐隐听说,总督府的手下有一群专干阴私勾当的部下,看来传言不虚,到今日就是叫自己遇上了。

    坐着马车急匆匆赶回自己府邸,叫下人砌了一杯清茶,李一平才感觉悸动的心脏跳的平缓了许多。

    他有很多阴谋诡计,平常行事也甚为稳健,所以在福州一贯很得势。

    可自从总督府入主福建后,这一切都变了。

    说实话,在听说闽粤要设立总督之时,他心里是做好蛰伏的准备。毕竟,胳膊扭不过大腿。

    然而,秦浩明入闽以后的一系列举措,仿佛都是针对他所为。

    在百般隐忍后,心里感到非常委屈的他,终于选择奋起一击。

    原本以为有朝堂大佬支持,秦浩明又得罪江浙闽粤的大海商,再加上他又不在当地坐镇,这次正是一个大好机会。

    哪知总督府这种赤裸裸的特务手段真把他吓到了,一时间对锦衣卫的传闻涌上脑际,这种自己吓自己的事情越发叫人害怕。

    李一平已经失去了在陈一山处的镇定,拿着茶杯的手都微微发抖起来。

    “咦,这是什么?”很长时间之后,李一平才定下神来,转头一看,顿时又是跳了起来。

    在他身后的书桌之上,赫然又是多了一堆物事。

    在李一平走近之后,鼻间闻到一股强烈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他战战兢兢的打开布包,忍不住就是“啊”了一声。

    一只人的手掌被布包裹着,旁边放着一个铜烟袋。

    李一平初时不解其意,只觉害怕。半响过后才想起来,被自己下令躲在外面帮忙联络的家丁李武尔,平时腰间不就是揣着这么一根铜烟锅袋。

    现在看来,这手掌想必也就是那个李武尔的了。

    李一平仔细搜捡了一遍,并无书信和其余物品,眼前桌上,只有一只手掌和一个锅烟锅。

    断掌的切口处相当平整,几乎是相当的平滑,连骨骼处都是一样,惨白的骨骼上还有残留的血珠,看起来真是触目惊心。

    李一平几乎稳不住,要拿两手支撑着桌子才能不教自己摔倒在地。

    总督府动员的人力和展现出来的情报能力,下手的果决和必要成事的信心,都在眼前这残断的手掌之下表现了出来。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过来,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那些本事,无非就是一些机心阴谋和权术勾当,在绝对的力量之下简直就是笑话。

    自己以为隐秘和浑然天成,在别人眼中已经是洞若观火。

    这事情可不比贪污一些军饷,若是勾结海匪,煽风点火闹出民乱,在查出是他这个左布政使所为,李一平第一时间就会声名俱毁。

    任何人都会与他切割,特别是东林党人。

    为了掩饰自己,东林党会在第一时间做出最公正严明的姿态,李一平会被逮拿,然后是酷刑而死,绝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想到这里,李一平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一样,忍不住瑟瑟发抖。

    这时外间的长随可能听到动静,拍门询问道:“老爷,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崩钜黄窖谱派ぷ哟鹆艘簧?,接着反问道:“今日有何人来我书房里头?

    “只有梅香进来打扫过,小人记得老爷吩咐,不会随意放人进书房来的?!?

    “哦,那没事了?!?

    李一平扶着桌子又站了一刻钟,感觉是过去好久,等身体平复之后,他才扶着桌子移过去,慢慢坐下。

    死人,李一平见的多了,断臂残肢也不是没见过。,不过,这种事关自己,赤裸裸的拿断肢来威胁自己的事情,他还真是头一回遇到。

    “总督府,真是胆大包天!”

    哪怕自己是被威胁的一方,李一平也是忍不住赞了一声。

    大明的官员是有免死金牌的,一般来说一年被处死的官员一巴掌都数的过来。

    被处死有清名的和身在显职的官员,从英宗皇帝过后,只有世宗杀夏言时最为震撼。

    除此之后,官员一般也就是被免职或下狱,廷仗是最严重的伤害,但又能带来莫大的好处。

    可以说廷仗之后立刻就是名满天下,光是凭着这名声就能走遍天下都受到尊敬和崇拜,所以相当多的文官不惧廷仗,反而如飞蛾扑火,前仆后继。

    李一平自当官以后,从未想到会有被威胁性命的一天。

    大明不比前朝,除了洪武年间官员性命朝不保夕之外,此后几乎没有什么事会被处死了。

    世宗晚年时,海瑞几乎是指着皇帝的鼻子痛骂,结果还不是屁事没有。

    文官已经形成了一个整体和集团,在当时对营救同道是整体的发力,强若世宗皇帝,还不是没有办法随心所欲。

    到了天启年间,左光斗等人并非死于皇权,而是死于文官内斗。

    魏忠贤身边如果不是楚党浙党齐党那些文官齐聚,凭他提督东厂太监的权势,撑死了欺负一些不入流的小文官,想对付左光斗那种层面的文官也是绝无可能。

    李一平从未想到被人以性命相威胁,一旦事到临头,平时的养气功夫当然无用,那种形同实质的压迫感没有经历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在椅中又坐了半天之后,李一平感觉身上衣袍都湿透了,但他也算是镇定下来,前后关窍想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来人,备车!”

    一力降十会!

    当洪迪新和余佑汉看到深夜莅临的李一平,堂堂的从二品大员,正向他们小心翼翼解释着,他们终于明白这个道理。

    怪不得秦督胆敢不顾眼下的时局,出兵辽东半岛。

    因为他知道,只要他手里掌握着兵权,掌握着大义名分,和天子交好,李一平之流不过跳梁小丑而已!

    妄图靠着权谋上下腾挪,施展阴谋诡计,终究落入下乘手段。

    唯有堂堂正正,方是人间正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