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四十节 关宁之事

第五百四十节 关宁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清晨,锦州城的外海上,此时战舰云集。

    卢欣荣和手下站在码头上,远眺着着锦州城,看着正缓缓靠过去的一艘小船,低声道:

    “秦督到底什么意思,怎么莫名其妙想和蓟辽总督洪承畴联系,要他们过来干什么?”

    话语间,是掩盖不住的豪气。

    敢情,他从心里看不起关宁铁骑。

    手下眯眼看着离去的小船,猜测道:“或许秦督大人想要来一次狠的!

    毕竟,咱们的兵力稍显不足,就是不知道他们敢不敢离开城池,听从大人的安排?!?

    卢欣荣点点头,目无表情背负双手,走到船舷边的钓竿上,自顾垂钓起来。

    与此同时,刚刚起身的蓟辽总督洪承畴起身之后没有立刻洗漱,而是走到庭院之中先打了一套拳。

    到了年近花甲之年,洪承畴打的拳已经不复搏击杀人的功用,只是用来强身健体。

    一套拳打毕,身子微微出汗,这时从家中带出来的长随仆役走过来,端着木盘,洪承畴用青盐仔细擦洗牙齿,然后漱口,洗脸。

    再换上大红色的常服官袍,戴上乌纱帽,便是从一个面目和善的老人变成了威风八面的总督大人。

    说是老人,其实洪承畴的面相看着还很年轻,有时候甚至被人误认为是四十出头的中年人。

    按大明这时的平均寿命,他的年龄已经远远过了当时人的平均寿命,而他的身体极好,只有鬓角有些许白。

    他的身材高大,腰背挺直,不象当时的普通人到了年老之后很容易躬腰驼背。

    他的年龄,经历,还有身为内阁大学士兼任蓟辽督师的官职,还有他时刻展现出来的儒雅风范和过人的智慧,这一切都是叫人心服口服。

    崇祯十二年初,洪承畴调任蓟辽总督,领陕西兵东来,与山海关马科、宁远吴三桂两镇合兵。

    锦州有松山、杏山、塔山三城,由总兵祖大寿负责,相为犄角。

    在洪承畴换上官袍之后就出了后宅,他的督师府邸就在山海关的宁远之内。

    宁远城不大,大明历任辽东经略原本是在辽阳或是广宁任职,从崇祯开始,蓟辽总督就只能在宁远办公。

    而管辖的地域也就是从整个辽东到只有山海关一隅之地,不为什么,别的都丢给建奴了。

    进入签押房坐下不久,外间传来甲叶摩擦的声响,接着一群将领走进房间,在孙承宗案前下拜行礼。

    “末将吴三桂见过阁部大人?!?

    “末将祖宽见过阁部大人?!?

    “末将曹变蛟见过阁部大人?!?

    在三人人身侧还有十几个将领,比如辽西将领、祖家的几个兄弟子侄辈也在。

    不过他们可没有唱名禀见的资格,在这三个大将行礼之时,其余的将领都只能远远行礼而已。

    洪承畴脸上露出笑容,拱了一下手答礼,然后道:“三位请起?!?

    “谢阁部大人?!?

    三个个大将一起站直了身子。

    在洪承畴的刻意笼络下,三人和洪承畴的关系有些亲近,虽然他们对洪承畴的称呼还是十分官方,但话语中透出亲切。

    吴三桂是锦州总兵祖大寿的外甥,祖宽则是他的家将,曹变蛟是则是洪承畴的心腹爱将。在蓟辽地域,祖家的势力可谓根深蒂固大树参天。

    时至今日,任何一位蓟辽总督若是没有和祖家搞好关系,这个总督绝无可能顺风顺水担任下去。

    祖大寿是辽东将门世家,其祖、父辈都是总兵,说起来祖大寿反而官途较为困难。

    倒不是祖家势弱,自辽东和辽中多次惨败,李家等辽镇将门世家彻底衰败,而根基在宁远一带的祖家受到的影响十分有限。

    祖家的祖先在宁远经营了二百年,其祖父就是镇守宁远的援剿总兵,其父也是辽东副总兵,祖大寿的才干其实在其父祖之上。

    祖大寿之所以到了崇祯年间才升到总兵,原因很简单,就是他在几次重要的战事中都有率部逃走的不佳表现。

    最要紧的就是在广宁沙岭一役,祖大寿率自己的家丁和亲兵在战场上见势不妙就跑,把六万友军卖的干干净净。

    固然他留下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一个将领毫无奋战死战之心,只会保留实力,自然也就得不到人的信任和尊重。

    然而祖家的实力已经是绕不过去的现实,哪怕是强势如孙承宗,当年也只能选择继续任用祖大寿。

    并且摆出了信任和倚重的姿态,对祖家和祖大寿进行怀柔和拉拢。

    以孙承宗的身份地位,加上实际处理军政事务的能力,祖大寿对老孙头也算是自内心的尊重。

    当然这种尊重还是以利益为先,就象当初孙承宗到辽东时,孙承宗斗跨了王在晋之后才获得了这些军头的尊重和支持。

    在局面未明朗之前,祖家和祖大寿不会贸然把宝押在孙承宗这一边。

    到如今,当初的选择算是有了回报,以祖大寿屡战屡败,屡败屡逃的经历来说,能被授给总兵一职,已经算是孙承宗一手提拔。

    否则的话,没有实绩战功,就算祖家是现在的辽东第一将门,祖大寿仍然只能干他的游击。

    随着祖大寿地位的迅速上升,祖氏满门都获封官职。

    祖大寿的兄弟祖大乐、祖大成、祖大弼,子侄祖泽远、祖泽沛、祖泽盛、祖泽法、祖泽润、祖可法等,都是上自总兵、下至副将、参将、游击的各级军官,分驻宁远、大凌河、锦州诸城。

    为表彰祖氏世代镇辽的功勋,崇祯皇帝即位后,特命于宁远城内敕建祖氏四世镇辽的功德牌坊。

    更何况洪承畴的身份如何能和孙承宗相比?

    吴三桂见洪承畴心情不错,眼光微微瞥向曹变蛟一眼,上前一步说道:“洪督大人,末将举荐曹大人负责此次运粮任务?!?

    洪承畴心里微叹一声,但还是转过头对曹变蛟说道;“曹将军,你以为如何?”

    “末将一切听洪督大人之命!”

    “好?!?

    洪承畴就是喜欢曹变蛟这种踏实的性格,在辽西诸将中,吴三桂给他的感觉是沉稳有大将之风。

    而曹变蛟则是粗鲁和实在,交办事情会很踏实的办好,曹变蛟的优点就是这样,也因此洪承畴能忍受他的粗鲁不文。

    “洪督大人!”曹变蛟接着又道:“既然能运粮进去,何不把人撤出来?!?

    “难?!焙槌谐氲溃骸耙媸碧岱澜泊缶鼐?,运粮的同时山中会撤下一些老弱和妇孺,但十余万军民,短短时间想撤下山来再随大军撤回宁远,这何其难也?

    而一旦建虏回援发生战事,山上的人短时间内下来多了,又不曾转移走,岂不是拱手送给建虏去屠杀?

    若发生此事,就算无人弹劾,老夫也没有脸面呆在督师位子上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