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四十一节 猖狂太甚

第五百四十一节 猖狂太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说起来可怜,洪承畴这个蓟辽总督当得相当憋屈。

    地盘变小就算了,蓟辽大地随着建奴的渐渐压迫,逐渐对锦州形成包围之势,战略纵深越来越小。

    发展到现在,锦州、松山、杏山三城的物资补给,已经要靠关宁铁骑冒险出城运送,方能维持三地的粮饷物资。

    故而有吴三桂建议曹变蛟负责运送粮饷之说。

    上月中旬,吴三桂就因为运粮,与建奴在杏山附近的夹马山一带发生了一场遭遇战。

    吴三桂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了其高超的战斗技能,他拼命冲杀,与建奴血战,最终以双方互有伤亡收场。

    所以洪承畴想从锦州、松山、杏山撤退一些百姓到宁远城,这样可以减轻后勤压力。

    但从三地到宁远,中间有山峦阻挡。山道艰险,就算不送粮食专心撤人,十来万人能撤下来多少也是疑问。

    而一旦开打,百姓必定是第一时间被抛弃,这是显然易见的事情,就算是洪承畴亲自领兵,军队也不可能冒着被歼灭的危险去?;ぐ傩?。

    一旦真的发生惨事,那洪承畴就真的只有辞职这一条路可走了。

    就在他沉思之时,祖宽和吴三桂互相递了个眼色,祖宽上前一步,躬身道:“洪督大人,近来哨骑已经多次往锦州一带活动,听说建奴控制越来越弱。

    末将已经集结了本部兵马,若洪督再能派几员大将配合,打通道路,在虏骑主力回师之前运送物资上山,应该并无太大风险?!?

    “善!”洪承畴高兴的道:“这事十分要紧,前几日皇上亲自御笔朱批,已经说明此事?!?

    “可是传言属实?”祖宽大喜过望,确认问道。

    “正是,闽粤总督秦浩明联合福建郑家,不远万里沿着辽东沿海一线四面出击,建奴许是兵力不足。

    故而防线有所松懈,却是我们的机会?!?

    洪承畴脸上看不出什么喜色,只是古井无波的陈述一件事实。

    他当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人家越有本事,越是衬托出他们关宁铁骑的无能。

    下面将领等人却是没有想那么远,尤其是祖宽和秦浩明还有一些战场同袍的情分,听说此事更是咧嘴欢呼。

    欢笑着拍着大腿,他喜滋滋说道:“从听说起末将就知道此事是真的。

    大明若说还有一支军队敢和建奴野战,甚至是主动出击,除了秦浩明这个愣头青还真没有其他人胆敢如此?”

    吴三桂眼睛转了一圈,正要开口说话,外边执勤的哨兵进来跪地大声叫道:“启禀洪督大人,锦州总兵祖大寿求见?”

    洪承畴不敢怠慢,当下就叫人唤祖大寿进来,过了片刻,屋中诸将都毕恭毕敬让开道路,一个身材矮壮,气息粗鲁的披甲军汉大步走了进来。

    “参见洪督!军情紧急,末将私离驻地,请见谅!”

    来人正是祖大寿,行礼完毕,从怀里拿出一封信件递给洪承畴。

    “无妨,复宇请落座,本督先看看再说?!?

    大大的公文袋写着蓟辽总督洪承畴亲启,落笔处是闽粤总督秦浩明。

    洪承畴吩咐亲兵搬了一把椅子给祖大寿,自己撕开火漆细细看信件。

    “祖将军,这一路上没有建奴骚扰?”

    祖大寿是吴三桂的亲舅舅,他的荣华富贵都是祖大寿栽培,否则不可能才二十七岁就是宁远团练总兵。

    因此见了祖大寿亲自从锦州过来,关心的问道。

    旁边的其他将领也是一脸好奇,要知道建奴的斥候和小股部队可是在宁锦一带四处游弋,一旦大明将士出城。立马截杀。

    “没有,看来那个小总督还有几分本事,估计是把建奴打怕了,哨岗也没有来惹事。

    他娘的,不知道那些软绵绵的登州卫水师是不是吹牛,居然说辽东半岛的建奴都给他们清除了,叫我们放心?!?

    祖大寿摊着双手嘿然大笑,目光欣慰望着自己的那些子侄,祖泽远、祖泽盛、祖泽沛、祖泽法……

    这些都是祖家的青年一代,有的是祖大寿的儿子,也有祖大乐或是祖大成,祖大弼的儿子,还有他最得力的外甥吴三桂,家将出身的祖宽。

    济济一堂都是祖家的人,除了洪承畴和曹变蛟寥寥有数的几个外人。

    因为此前宁远残败,祖家大半家丁和子侄都迁居到山海关,随着宁远城的修复,这些人也会跟随祖大寿一起往宁远,甚至是锦州。

    二百多年前,小军官祖庆跟随大明洪武皇帝南征北战,最终成为世袭的宁远卫军官。

    从此扎根辽西,并且逐渐成为辽西的望族之一,论起底蕴,现在的祖家其实还在当年雄强一时的李家之上。

    “猖狂太甚,也不怕闪了舌头!”

    看完信的洪承畴脸上露出露出不悦之色,迎着众人疑惑的目光说道:“这小子言词甚是荒唐,本督感觉此人有些自以为是。

    言词无状就算了,其大吹大擂,说只要我们出兵,承诺分给我们关宁铁骑一些军功,越是这样,反而叫人不敢信他。

    还有,说可以承担通州大仓到辽东的粮食和相应的物资运送,说海路已靖,也不怕闪了舌头?!?

    虽然秦浩明的书信言词十分恭谨,但潜藏的意思却是叫洪承畴十分愤怒。

    很明显,这个青年总督对关宁铁骑的战斗力没有一丝一毫的信任,秦浩明的意思虽然隐晦,但以洪承畴洞若烛火的观察力来说,明显的就只有一个意思。

    关宁兵不能野战,只能在修筑的各堡和城池单独固守。现在是一个机会,是让关宁铁骑响彻大明的机会。

    闽粤总督府的将士能护卫他们周全,都是大明袍泽,他秦浩明有此义务,让关宁铁骑越打越强,从此之后再不惧怕建奴矣。

    而且,他在信中和祖大寿所说一样,辽东半岛所有岛屿已经掌握在大明水师手里,叫他无需忧虑。

    并且说锦州的觉华岛只是一岛,离岸最近处不到十里,寒冬时海面封冻,骑兵可以长驱直入,无险可守。

    宁远城的关宁铁骑不敢出兵援助,觉华就等若死地矣。

    现在有他们在,请尽管放心云云。

    辽东半岛现在的局势洪承畴不大清楚,可建奴的强大是实实在在,远非他以前在西北剿灭的叛贼可比。

    当然,这小子原来有些功劳,也杀过许多建奴和鞑子,可他认为那是靠计谋,没有和建奴堂堂正正野战,这小子是不明白建奴的可怕之处。

    “洪督,末将愿意带领本部人马参战?!?

    出乎意料的,祖宽舔着嘴唇对面色不豫的洪承畴说道。

    PS:感谢书友吃清屎的叫兽延虫年的打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