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四十四节 鸟枪换大炮

第五百四十四节 鸟枪换大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这次,为了打出关宁铁骑的威风,吴三桂和祖宽几乎带上了全部精锐的家丁和三千将士。

    他们的部下胡汉掺杂,有蒙古人也有汉人。这在辽东也是很正常的情形,祖大寿自己的家丁中也有相当数量的蒙古人在其中。

    明末时的辽东局面错踪复杂,蒙古,大明,建奴,三方互相厮杀,也有互相合作。

    而蒙古人既有人在后金的锅里捞饭吃,也有在大明这边领着俸禄的。

    有很多流落到辽东土地上的蒙古人是有奶就是娘,这些人的忠诚十分有限。

    然而凭着过人的骑射本事在将领麾下混饭吃,在辽镇的将门之中,对收用蒙古人几乎没有什么忌惮。

    祖大寿和曹变蛟护送他们前行,沿途有大片开垦好的农田,农家掩映在阡陌中。

    在宁远到锦州的地界安置了五六十万人左右,加上原本的居民应该接近百万了,这么一点地方拥有了大量的户丁口,在大明北方是很罕见的情形。

    各家将门都在急着瓜分丁口和土地,祖大寿也不瞒曹变蛟,指着锦州城四周的大片土地道:“不瞒曹将军,这一片万把亩地都是我祖家的地?!?

    祖大寿道:“另外在宁远那一片还有数万亩,山海关到永平府也还有万把亩?!?

    曹变蛟哼了一声,说道:“我知道复宇兄是宁远世家,恐怕所说的还不止吧?”

    祖大寿含笑不语,他主要是和曹变蛟先说清楚,他这种外来的将门肯定也要大量土地来养育家丁。

    这边的熟地不仅是祖家,还有另外的辽西将门世家都占的差不多了,曹变蛟要地,只能自己想办法开垦。

    另外就是军户丁口,按大明惯例将领是可以把军户当佃农,嘉靖到万历年间,特别是万历年间为了解决卫所无用的痼疾,特别给将领很多优惠。

    包括赏给大量世田,把将领侵占的田亩合法化,但对将领侵占军户却一直没有办法。

    到了张居正之后,各种重建的法度加快崩坏,到现在祖家在辽西一带最少有十万亩以上的土地。

    光是替他家种地的军户就有过万人,如果没有这些土地和丁口,祖大寿是怎么也养不活那几千家丁的。

    说话间他们已经看到松山卫城,这座城池修筑极早,被损毁后又在重新修筑。

    现在城东南这里正在修角台和魁星楼,城门被两边的角台包在里头。

    一旦遇敌两边角台可以射箭和放炮,可以把城门?;さ暮芎?,蚁附攻城的话,会叫攻城者承受不起强攻的代价。

    角台虽然还没有彻底修完,两边已经明显放置了好多门大炮,而且都是五千斤重级别的代表大明铸炮最高水平的红夷炮。

    明朝的火器铸造虽然走了歪路,把战舰的舰炮当要塞炮和野战炮来铸,除了守城之外几乎没什么用处。

    建奴在皇太极手里收了三顺王和大量的铸炮人才,到多尔衮入关为了攻潼关坚城出动了炮队。

    结果从京城走到潼关用了大量人手,还在路上走了好几个月,后来的战事中清廷也把大炮拉到了江南,但用处已经不大。

    眼前的几乎要修筑完成了,城墙从墙基到城楼全部条石和城砖,城楼还在修筑,周长大约是六里左右。

    在内地来说是一个大县和小型州城的规模,比起动辄十来里长甚至二三十里的大型名城,松山城规模当然小的多。

    不过考虑到这是一座军事要塞,就是锦州的卫城,它的规模已经很不小了。

    “前面是登州水军?!?

    祖大寿发现松山码头外聚集了不少人,多半是衣衫褴褛的农民和军户,他们应该是在服劳役。

    夏天这个时候刚刚收获过,田亩也翻过了,暂时除了给农田除草外没有太多的事。

    修筑城墙和相应各堡的事多半是从辽民中抽劳役,在这里是军事区域,徭役也是地方税赋的一种。

    如果承平无事,官府当然不会没事就叫百姓出力,但在蓟辽这种前敌地方,百姓也知道不修好城的话,建虏来了躲都没处躲,倒也没有人因此而不满。

    况且就算不满也没有用,稍有实力的都在广宁之战甚至沈阳和辽阳一役时就躲到山海关里去了。

    在人群中有一群拿着仪仗的卫兵,也有一些穿着青袍和蓝袍戴着乌纱帽的低品文官,还有不少穿着吏服的小吏。

    人群正中最显眼的就是个穿红袍的矮瘦官员,不用问也是蓟辽锦州巡抚林克生。

    文官的地位在武将之上,不过文官一般也不会随意杀害武夫,毕竟人命关天。

    在军中引起不满的话也会影响到文官驾驭军队的能力,况且大明也不是没有兵变的传统。

    天启、崇祯年间巡抚都被乱兵给打了,总兵一样有被乱兵逼着跳墙逃跑的,杀人这事,看起来简单,真的是要有一定的胆量才干的出来。

    几千骑兵自官道一路飞驰向前,路边有不少树木带来遮阴的阴影,两边的农田还荒芜着,有一些重新翻过了。

    再过一阵子会种上高粱或是豆料,也有一些土地种了苜蓿,现在辽西的军马数目极多,就算朝廷有豆料补充也很紧张。

    不少地方都种了苜蓿,辽西已经不是辽镇当年,现在兵马几乎都是被总兵控制,步兵还是炮灰兼奴隶。

    骑兵几乎都是将领直接掌握,不会再有人敢私吞豆料把马养疲瘦了。

    连续的干燥天气使路面浮尘很多,地面也是坑洼不平,骑马们小心的在道路上奔驰,大多数骑兵穿着火红色的军袍。

    或是披着大红的斗篷和披风,最前头的骑兵手举大红色的军旗,整支骑兵队伍象红色的怒潮,直扑松山城下。

    当然松山城那边也早就现了这支骑兵队伍,并且已经确定了骑兵们的身份,否则的话城门上早就示警,城门也早就关闭了。

    等赶到蓟辽巡抚林克生所在的地方时,曹变蛟和祖大寿一起下马,然后抱拳行礼道:“末将见过老大人?!?

    林克生的年纪才三十来岁,并不足称老,称“老大人”是下属对上官的一种尊称。

    在大明,简单的只称呼对方大人是需要亲近的关系,否则的话就要加上很多敬称和官称,比如称巡抚为军门大人。

    也可以象曹变蛟和祖大寿这样称呼一声老大人就可以。

    两个武将的礼数十分恭谨,林克生的黑脸上露出笑容,他伸了下手,还了一个半揖,然后笑道:“两位将军请起?!?

    “谢老大人?!?

    林克生对曹变蛟道:“本官已经在接到督师大人的快马,对督师大人的安排本官十分高兴,锦州城日后有曹将军和祖将军两位,可算是稳若泰山了?!?

    曹变蛟答道:“末将在老大人治下,一定听从军令行事?!?

    林克生深深看了曹变蛟一眼,才移过目光说:

    “登州水师来了好几百人,说是来打前站。这事情两位去处理一下吧,毕竟带兵前往的是两位将军的人马?!?

    “是,谨遵巡抚大人均令?!绷礁鑫浣瞎П暇吹拇鹩ο吕?。

    总督府的人就在松山码头上,从宁远一路松山塔山杏山和大凌河堡,偏西一些就是锦州。

    这里是狭长的辽西走廊的咽喉地带,地势都是十分要紧。

    “好雄壮威武的战舰,不意登州卫竟然发展至斯?”

    祖大寿和吴三桂等人奔驰到码头,望见巍巍耸立的大明海师,那黑黝黝硕大的炮口布满船舷,忍不住发出惊叹!

    他们不是没有见过登州水师,但那是几年前。自从觉华岛被毁,粮食改为陆运,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水师。

    停留在他们记忆中的,不过是比漕船稍大点的几百料破烂海船。

    现在,展现他们面前的是最新的大福船,由郑家造船厂生产,登州船厂监制,已然是鸟枪换大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