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五十节 忧心

第五百五十节 忧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鳌拜现在很头疼,兵力不足防守困难是目前最大的难点。

    他是带着三百的精锐急行军到此,加上城里的兵力,拢共一千一多人,而多尔衮的大军距离瓦房店还有三日的路程。

    可瓦房店连城都不算,原来只是大明的一个千户所,城墙矮小,守无可守。

    大明军队四处杀人放火,目的就是要激怒他们出城。若此,只要三五百的小部队就可以一战而定。

    要是其他的大明部队,鳌拜早就杀出城去,保管一个冲锋就让他们四散溃败。

    可这支部队不同,他是见识过他们夜不收的战斗力,不比大清勇士差多少。

    还是遭多尔衮兄弟记恨啊,知道他是皇太极的心腹,打发他前来干吃力不讨好的活。

    瓦房店守住了,那是应该的事,若丢了,就可以责怪一通。

    唉,想到这里,鳌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大清的常备兵力还是太少,主要是八旗初建兵民合一,全民皆兵,凡满洲成员皆隶于满洲八旗之下。

    八旗兵丁平时从事生产劳动,战时荷戈从征,军械粮草自备。

    当敌人入侵时,集结兵力便耗时过多,回去要提醒皇上才是。

    “报,大明军队的前锋,已经抵达望亭?!?

    正当鳌拜忧虑之际,蒙古斥候来报。

    鳌拜的心像是被火烫了一下,他猛然一惊,说道:“怎么这么快?他们的骑兵部队不是刚到一天吗?”

    “没错?!泵晒懦夂虼笊溃骸靶∪艘宦范挤帕闵⒌纳谄?,虽然有遭到他们的哨骑驱赶,但好歹也带回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哨骑说,他们的步兵没有穿甲,重甲等物用大车拉着,步兵只随身携带兵器赶路。

    几百上千人走路象一条长蛇,只发出沙沙的声响,在军旗的引领下奋步疾行。

    我们都知道明军一天未必能走二十里,可这伙明军一个上午就走了三十里,我看到天黑之前,他们的大军就会把瓦房店合围了!”

    “赶紧把城里的老少青壮全部组织起来,人越多越好?!?

    关键时刻,鳌拜反而放下心来,不再胡思乱想,一门心思想把眼前的明军拖到多尔衮的大军抵达。

    傍晚时分,城头上的守兵和牧民掺半,十分嘈杂,牧民和甲兵们一边说笑,一边啃着自己带上城头的各种吃食。

    哪怕是在这种时候,由于传统习惯和积习难改,这些守城的牧民和甲兵是不提供吃食的,蒙古人向来没有军饷和提供膳食的传统。

    每个骑兵自己带着马,甚至是赶着自家牧群千里迢迢的征战,获得的报酬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的抢掠战败者一方的财富。

    不论是金银钱帛还是牛羊人丁,只要能抢的就尽可以下手。

    就算是蒙元时得了天下,派往各方的达鲁花赤也是酬劳赏功,尽可以把属地的百姓当成牛羊犬马,尽情的压榨一番。

    此时城头上一片喧闹,牧民和甲兵们都在吃饭,大体上吃的差不多的东西,多半是凝固的奶酪。

    这东西营养价值高,来的也容易,谁家都有几十只羊几头牛,不论是羊奶还是牛奶都很容易制成奶酪,营养高,顶饿,大半的人都在吃这玩意。

    只有少数地位较高,家境不错,待遇也不错的甲兵在啃着肉干。

    一块拳头大的肉干,足可顶一天的饿,再配上低度上好的羊奶酒,足可令人感觉全身都是力气。

    只是有资格吃肉的人毕竟极少,寥寥无几。

    倒是几个早在城头的台吉和一众将领都坐在城楼上吃烤肉,烤架上串着一头烤制成金黄色的烤羊,羊肉的香味顺风飘香,整个城楼都能闻得着。

    蒙古人的等级观念极重,虽然自家吃着干饼或是黑乎乎的奶酪,上头却是烤肉喝酒不亦乐乎。

    可倒也没有什么人表达不满,只是有些馋鬼不免多嗅几下香味,就当是给自己加餐了。

    鳌拜上城楼时,十几个蒙古台吉也跟着一起上来,原本在烤肉喝酒的台吉们也迎过来。

    瓦房店的城墙和大明的没有什么区别,三丈来高的底基,城楼也是三层的小楼,最高一层站着人,往远方眺望,以便极早发现敌情。

    鳌拜心中沉重,哪有心思和人喝酒吃肉,城头上到处湿漉漉的积了不少水,吃完了晚饭的人群到处在说话和走动,到处都是乱糟糟的。

    鳌拜的心情突然变得很糟糕……这样的城头能守住几天?

    全城三千多人,城头上已经是挑选过的人手,可还是有不少满脸风霜的老年牧民和尚未真正成年的半大娃子。

    他们身上背负着蒙古软弓,这种弓射的急也射的准,但鳌拜知道,这些箭矢不比大清重弓,杀伤力有限。

    瓦房店城头太小,可现在人多,加上吃食的味道和蒙古人身上的腥味,鳌拜被熏的直皱眉。

    其余的蒙古人都不怎么在意,他们在城楼上盘腿坐着,乐陶陶的喝着酒吃着羊肉,有人还在讨论今年那达幕大会的事情,鳌拜听的一阵无语。

    一个小台吉手中拿着一大袋羊奶酒,乐呵呵的走到鳌拜身前,笑着道:

    “鳌拜大人不要想太多,城外虽然有大明的哨骑,不过他们大队兵马从金州赶过来,今天是断然到不了的。

    少说,也得三天功夫?!?

    因为消息封锁,这个小台吉还乐观得很。

    现在他还不满二十岁,圆脸上的胡须也没长多长,满心还指着在战场杀敌,扬一扬自己的威名。

    小台吉举着酒袋,颇有醉意的道:“来,鳌拜大人,先喝酒吧!这羊奶酒做的最好,为这酒我可是打死过好几个牧奴……”

    鳌拜心中厌烦,却又不好拂人好意,大敌当前,不宜自生龃龉。

    鳌拜叹着气,伸手去接那酒袋。

    羊奶酒确实是蒙古人的最爱,和马奶酒不同,羊奶酒的制作工艺复杂,要保持相当好的工艺才会有上佳的口感。

    鳌拜此时也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汉子,和矮壮的蒙古人不同,他身形魁梧,脸型凶恶,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质。

    只是在鳌拜伸手之后,对面的小台吉却是停住了动作,脸上的表情也跟见了鬼一样。

    “咋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