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五十一节 雄军风采

第五百五十一节 雄军风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鳌拜先下意识的问了一声,接着便是醒悟过来,立刻也把视线投向城墙之外。

    地平线上突然出现火红一片,与天边的晚霞相映成辉,天地间仿佛变成一片火海。

    几乎是一眼看不到边,城头上所有人都惊呆了,鳌拜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城头上所有人的表现都差不多,都是维持着发现前的那种姿态。

    在此前众人也发觉了少量的大明军队哨骑,但哨骑并没有给人太大的威胁。

    当此时袭来时,这些蒙古人才发觉战争的威胁马上就降临到头上,而不是如他们想象的那样,敌人还要好几天才能到来。

    地平线上的军队整齐划一,并没有发出嘈杂的声响,这是一支沉默前行的军队,只有过万人行走时整齐的涮涮声。

    蒙古人没有养过蚕,否则他们会想起春蚕食桑叶时的声响。

    只有沉闷的,隔着好几息才发出一次鼓声打破了这种沉寂,鼓声似乎是在调和指挥着军队的脚步。

    一声鼓响就是好几步出去,一步不多,一步也不少。其中还有无数面红色的军旗,迎风招展,在夕阳之下熠熠生辉。

    接着是兵器在太阳下的亮光,象是夜晚的繁星,只是比星光要霸道的多,炽热的多。

    这些光芒刺痛了众人的眼睛,使城头上的人如同冬天不小心跌入了海子里,冰水瞬间把人淹没。

    纵然是夏天,在对面的军阵刺激之下,蒙古人也是感觉浑身冰冷,甚至生出了绝望之感。

    轰隆隆的鼓声中,定南军一直推进到城外三到五里处,几个步兵方阵的主力形成了半包围圈,两翼是两个骑兵千户队。

    将瓦房店南面地域占领了大半,只有往沈阳的道路还有一些空隙。

    几个步兵方阵加上两个骑兵队,还有数千人的辎兵大队,抵近城下的军队已经超过一万人。

    在他们身后则是更多的辎兵和中军所在,秦浩明已经在路上,并且很快就到。

    隔数里,就是敌人的城池,将士们不约而同的一起怒吼起来。

    张云暂时没有下令扎营,只是命令军队就地戒备,所有人用立正姿态站着,眼中的灼灼光华,全部落在眼前的这座城池之上。

    “杀!”

    ……

    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所有的战兵也是跟着怒吼起来。

    吼声如闷雷一般,滚滚侵向前方,象征着意志、决心、渴望,以及一切与男儿情怀有关的东西。

    这一刻,三军齐声怒吼,不管是军官、骑兵、步兵、枪手、铳手、辎兵……还有少量跟随来的民壮,所有人都是目视着这座城池,怒声而吼。

    “这就是大明的军队?”

    手里还提着羊奶酒的圆脸小台吉似乎有要哭出声来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军队,见到这样的阵势。

    第一次感受到如山般的压力,眼前的军阵,如山之高,似海之深,叫人一见之后就生出一种无比绝望的感觉。

    没有人敢想着以骑阵冲向对面的军队,那恐怕会被碾成齑粉。

    就连原先和大明军队交过手的蒙古鞑子,也收起满脸的傲气,变得胆战心惊,整张脸上,充满了畏怯之感。

    “他们跟别的大明军队不同?!?

    鳌拜不知道是在回答圆脸小台吉,还是在自言自语。

    他年纪虽然不大,但是跟明军交手也久矣,却从未见过阵容如此整齐,士气如此高昂的大明军队。

    眼前的军队,十倍于他们,从这一点来说,城里守军不要说不敢主动出击来打压对方的气势,就算是龟缩守城,恐怕也是十分危险的事。

    城下,张云眯着眼,看向瓦房店城门的方向,若有所思的道:“不怕他出来,就怕他不出来?!?

    傍晚的辽东半岛,不似中午时阳光那么炽热。

    从张云等人所在的地方看向城池,只能看到城墙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似乎在城堞之间,还有一些架设好炮台的火器。

    对这些火器众人没怎么放在心上,这些老火器估计是大明时留下的,年纪怕是比在场所有人都要大的多,最少有几十年历史了。

    这些老掉牙的玩意,也亏鞑虏擦了又擦,郑重其事的搬到城头上,当宝贝一样供奉起来。

    张云的话没有人立刻回答,军官们都是各有各的位置,军政官在战事上不发声,军法官也不过问打仗的事儿。

    只有侍从室的参谋官一直跟在中军里头,好随时拾遗补缺,可眼前的事情再简单不过,不是一就是二,鞑虏出来不出来,随机性很强。

    “铳骑兵也就是吓唬人还行?!崩钕氪蟠筮诌值牡溃骸敖兴前镌勖钦湛醋抛笥伊揭?,防着被鞑虏突袭也就是了。

    突骑冲刺,摧锋破阵,还得看咱们甲子营夜不收的?!?

    这话说的叫身边所有军官都是赞同,连军政官也只是眼瞟了他一眼,并没有劝阻或是斥责。

    军种之间别苗头争高低最常见,夜不收们自视甚高,难道铳骑兵们就是善男信女?

    只要不影响彼此的配合,私底下说一两句满带傲气的话,并不为过。

    张云没有理会,继续用单筒望远镜观察着城上的情形。

    鞑虏如果真的有底气,应该在这个时候出城来打一场。

    驱除距离过近的大明哨骑,两军前锋交一交手,给定南军一些压力,不使其过份迫近城下,无法距离过近的布下营防,对城池形成真正的合围态势。

    骑兵是破除敌人包围的最佳利器,但需得有收有放,不能把本钱一古脑的赔上来。

    就像当年的沈阳之战,明军坐拥坚城,但为了不使敌军顺利合围,总兵贺世贤还是带着精锐骑兵出城邀战。

    但贺总兵勇则勇矣,亲手杀死了二十多个建虏骑兵,其中不乏最精锐的白甲,可想而知贺总兵的个人武力有多高?

    可身为守城的主将,把精锐全带出来浪战,最终自己被包了饺子,死在城外。

    这导致守城兵马大败,诸将无主,自己一团混乱下又被潜藏的奸细打开城门,一座无比坚固,耗费巨资修成的坚城,就这么被建奴轻松拿下。

    古来争战,不管是攻城还是守城都有一定规则。

    大家都有相当的经验,可惜从城头的动静来看,鞑虏是不会出来送死了。

    “准备扎营吧?!?

    眼看太阳从一团光果真变成了大火球,张云神色不动,并没有明显的失望之色。

    瓦房店就在眼前,不急一时,跑不了。

    从鞑虏不敢出城来看,他们兵力不多。否则,心高气傲的鞑虏如何能忍受大明军队耀武扬威?

    PS:感谢书友爻释的打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