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五十七节 杀人了

第五百五十七节 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天黑之前,终于有大队的鞑虏重新跑上城来,秦浩明看到有好多个台吉冒着风险跑上来看土丘。

    封丘距离城墙很近,正面距离只有一百五十步左右,辎兵和民夫如大群的蚂蚁一样,立好台基之后就开始向前蔓延。

    一个个土包被丢在台基之前,看到土丘向前,城头的人们明显慌乱起来。

    开始有鞑子向下射箭,这时候他们倒不是很担心被火炮轰击。

    毕竟二百步的距离太近了,连他们也明白这个距离很可能会轰击到自己人,明军这边不太可能放炮。

    但这个距离对鞑子的弓箭又太远了,城头的鞑子一下子聚集很多,密密麻麻象一大群蚂蚁。

    他们向下用力抛射,然而九成以上的弓箭,射不到百五十步就落了下来,斜斜的插在草皮上。

    只有少数的箭矢能飘到土丘上头,然而在外围有一群战兵,他们高举着一人高的插牌,将大多数箭矢格挡在土丘之外。

    在这样的防御中,只有少量箭矢能射中辎兵,最外围的辎兵又穿着锁甲,根本对这些力竭的箭矢不屑一顾。

    可能是看到弓箭毫无用处,城头上又是一阵忙乱,鞑子开始操弄起火炮来。

    城下根本毫无反应,鞑子的火炮是固定在木制的炮架上,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调整炮口平射或俯射,对正在进行土木作业的辎兵和工兵毫无威胁。

    等火炮打响之后,民夫们受到了一定的威胁,搬运土包的民夫中间有炮弹落下,弹起大块的草皮上来。

    “不要慌乱,不要怕!”骑兵们负责在两翼押阵,胡汉东骑在马上向有些惊慌的民夫们叫道:

    “鞑子的炮威力小,咱这里又是土又是草皮的,炮弹打下来跳不起来,甭理就对了?!?

    胡汉东的话其实很有道理,这个时代的实心炮弹对有一定坡度的目标杀伤力最小,对在泥地,草地上的目标杀伤力也并不大。

    象是青砖切成的城墙上头,实心炮弹的威力着实不小,但对草地上的目标就有限的很了。

    况且鞑子的炮多是小炮,炮弹比拳头大不了多少。

    除非被直接砸中,否则的话不必担心跳弹乱窜,中彩受伤或是被火炮轰死的可能性极小。

    “狗日的骑着马,看到炮弹就骑马躲,他当然不怕?!?

    “怕是砸不着他,他躲在咱们边上,这炮可是冲着咱们来的?!?

    “没办法啊,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谁叫咱们拿着银子来卖命!”

    ……

    民夫们并不领情,一边冲着骑兵叫骂着,一边将步伐加的更快了一些。

    赵文也在队伍之中,背着一个百十斤的麻袋健步如飞。近一个月他都在劳作,最是锻炼人的体能。

    他已经从一个白面书生变成了标准的汉子,在用力的时候,身上的筋肉暴起,腰身和背部的肌肉十分协调。

    两臂壮实有力,小腿处裸露出来的地方全是结实的条状肌肉,如果仔细看他的两手就能发觉,虎口处已经结满了厚实的老茧。

    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眼中还有灵秀之气,脸上的肤色还是相当白皙,他和普通的农夫已经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了。

    一百来斤的土包压在身上,从四百步外一直跑到百五十步之内,顶着头顶的炮弹和可能飘落的箭矢,赵文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身上的肌肉在颤抖。

    他以为自己必然顶不下来,但连续跑了两趟之后,到了第三次他才感觉到步履艰难。

    这时土垒已经堆到了百步之前,鞑虏的箭矢变得密集起来。

    好在军司旗帜招展,大队的火铳手排着横队赶了上来,到八十步时,火铳手停了下来。

    箭矢开始射向火铳手,密集的羽箭如飞蝗般直落下来,刀牌手们在前列高举刀牌,然而还是有箭矢射在铳手阵列之中。

    “瞄!”

    因为预先上好了子药,在排首的小旗命令下,所有人都听到了哗啦啦的一声巨响。

    千户萧飞也将火铳扛上了肩膀,沉甸甸的火铳抵在肩头,铳口瞄向城头上方,八十步的距离,一眨眼间他就瞄准了一个戴红缨帽的圆脸鞑子。

    但所有的鞑子都差不多,都是戴着大帽,红缨闪动着,有一些披甲的身影在城头晃动,多半都是穿着袄子的牧民模样的弓手。

    箭雨落了下来,有铳手中箭,发出闷哼声响。

    所有人都穿着锁甲,箭矢很难透体而入,铁制的箭尖在锁甲上划过,打出火星,发出叫人牙酸的金属碰击的声响。

    整条阵列上箭落如雨,箭矢射在人的身上、头顶、肩膀、前胸、胳膊……很快就象是原地长满了野草,也就两息功夫。

    “放!”

    终于等到了打放的命令,萧飞屏住呼吸,立刻扣动了扳机!

    枪声一震,熟悉的后座力传到肩膀上,萧飞把脸往右偏了一下,燎出的火星和浓烟被他避了开去。

    他眯着眼看向城头,刚刚自己瞄准的那个鞑子胸口正狂涌鲜血,矮胖的身子趴在城堞上,已经被一发毙命。

    杀人了!

    “第一列,退!”

    耳边传来中军的命令声,萧飞不敢再看,强压着自己的兴奋低头后退。

    箭矢打在铁制的头盔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立定,清膛,装填!”

    每个人都站住了,萧飞取出搠条,开始清理枪膛,这个时代的前膛枪发火后残留物特别多,清膛是必须进行的手续。

    如果是他拿手的燧发枪,就没有这么多工作。

    可惜燧发枪要留着对付接下来的建奴,暂时不能暴露。

    整条阵线上都传来哗啦啦的清膛声,在清膛之后,萧飞从胸间取出射药包,以嘴咬开,抖落在枪口之内。

    这时他感觉左臂一震,一股刺痛感袭来。

    扭头一看,却是一支箭矢插在左臂之上,穿透了锁甲。

    箭尖扯开了军袍和里衬,撕破了皮肤,好在到这时箭矢力竭,并没有刺入太深,只入肉寸许的样子。

    就算如此,鲜血也是立刻流淌下来,把半边袖袍都沾湿了。

    萧飞骂了一句,并没有停住动作,他的伤连轻伤都不算,不能停止军令要求动作,当然更不能离开战场。

    装好射药后再放入铅丸,这些铅丸是兵仗局给出大致的标准弹丸,然后铳手们打磨成更合适自己火铳口径的大小。

    平时的保养枪枝,磨弹晒药,都是火铳手们必做的功课,除了训练之外,这些事也占了相当多的时间。

    高薪并不那么容易拿,这也是每个士兵的感觉。

    PS:感谢书友吃清屎的叫兽延虫年打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