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六十节 人心

第五百六十节 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还没开饭?

    辎重兵饥肠辘辘,站在营区的饭棚前等候,每个人都把自己腰间的铁罐子解下来。

    这东西是一个类似杯子的椭圆形的器皿,里面配上叉子和勺子,用来吃饭和喝水都一样方便。

    平时盖紧了悬挂在腰带上也很方便,就算没有战兵那种有挂勾的牛皮腰带,也可以把这东西放在自己的铺盖里面。

    除了罐子外,铁叉,勺子,都很好用,清洗方便,不象瓷器和陶器那样要小心翼翼的?;ぷ攀褂?。

    这玩意人人有一份,也不必担心被人偷走。

    这些生活用具是由秦浩明涉及,冶造局出产,不管是军用还是民用都证明了其设计合理,十分有用。

    当然,民夫们是不可能有这些东西。

    只有成为正式的辎重兵一员,他们才能领取这些装备。

    许多人不耐烦的拿着铁罐子,性急的人已经把叉子和勺子都拿在手里,人们渐渐的失去耐心,有些急不可耐的感觉。

    这也怪不得他们,从早晨到现在一直在辛苦卖力,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

    这种事对体能的消耗极大,中午只用清水配麦饼匆忙吃了午饭,现在他们真的是又饿又累。

    隔着一道墙就是炊事辎兵们做饭的地方,足足十几个队的炊兵加上助手,这样的炊事点有好多个。

    几万人吃饭是大工程,早晨的时候看到有队兵马赶着几百头羊到营地里,这些羊当然是要宰了吃掉。

    就算这样也只够吃一天,明天应该会有更多的羊被赶进来。

    “来了,大伙辛苦?!?

    当辎兵队长带着炊兵们出来时,整个民夫队伍都轰动了。

    所有人都瞪眼看着,赵文感觉自己胃里象是有小刀在绞动,两眼也发黑,闻到浓郁的肉香时,他的口水忍不住从嘴里流淌出来。

    他从未感觉到自己这样饿法,觉得有些羞愧,但看着四周的伙伴时,发觉人人都是和自己一般模样,有人还在狂咽着口水。

    要是以前他定然会鄙视身边的这群泥腿子,他的阶层远在这些人之上。

    但现在他已经视这些人为伙伴,固然这些家伙又脏又臭,可他何曾不是如此?

    他并不比谁高贵,以前感觉高人一等的学识也不算什么……

    定南军的许多辎兵也识得千儿八百个字,那些军官哪怕是小军官也懂得很多,赵文已经感觉自己的学识不够了。

    “大伙儿听着?!标⒈映ふ驹诟叽?,高声叫道:“今晚的饭是猪肉丸子白菜熬的汤,每人四个大肉包子,是用羊肉大葱和的馅。

    这是秦督大人特意吩咐的,大伙儿今日甘冒矢石之险,和战兵也没有区别,所以不分战兵辎兵民夫,都是一样,大伙可劲造吧!

    赵文知道定南军的肉包子,二三两一个,馅特别多,咬一口满嘴流油。

    以前这是战兵的福利,辎兵都是隔几天才吃一回,民夫平时则没有这待遇。

    只是粮食管够,但对被俘的民夫还是有限制的,包括对人身自由的限制,待遇的不同,这些是叫赵文等人明白,自己得为当初的选择付出代价。

    听到有羊肉包子吃,人们忘了等待时的不耐烦和不快,所有人都拍起手掌来,赵文也用力的拍,把掌心都拍红了。

    大伙儿也不要人督促,自觉的排起队来。

    这事儿和拍巴掌一样,开始时人们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才发觉,就和拍掌宣泄情绪一样,排队比你拥我抢效率更高。

    可能对某个排在队尾的倒霉蛋来说并不好,可这一次排名垫底,不代表下一次还是抢不到靠前的位置。

    如果不排队,就是谁力气大谁敢打架谁排在前面,这在军队中是不允许的。

    像赵文这样的人,如果一开始得不到规则和秩序的庇护,很容易被自然法则给淘汰掉。

    当赵文排起队的时候,感觉上不仅没有不适,反而有十分心安的感觉。

    各人都吃的很香,连赵文都是吃的很快,当半罐子肉汤和两个包子下肚之后,那种饿的要死的感觉才被压了下去。

    不少人在讨论今晚能将土垒堆起多高,有人坚持能堆到城墙差不多齐平,有人则说最多到一半就会收工,应该是明天再继续。

    赵文听着,忍不住道:“几千人扛草袋,一万多人挖土,到下午开始堆丘,短短时间就堆出了半人多高。

    剩下的土包数量足够,为什么要半途而废,一口气完成,加固,驻守,一气呵成多好,我要是主将,肯定会这么决定?!?

    “这小哥说的也是,夜色中,鞑虏的弓箭火炮都没用?!?

    “有理?!?

    “今晚堆好,不知道人手可还够?”

    “应该够吧,定南军都是将人手预算好了,哪一队做哪些活计,都是绰绰有余,你看他们安排事情,什么时候出过岔子?”

    人们边吃边聊,心情都很轻松愉快,赵文也一样愉快,四个包子已经下了肚,他吃到九成饱了,在小口喝着罐子里的热汤。

    今天早晨的时候,那个凶悍的疤面将军胡汉东找到他,说了赵府的事情。

    虽然对婚事出现波折感觉有些吃惊,但既然顺利的达成了婚约,并且赵家的人都安然无事,赵文一颗心放在肚子里,心情当然无比高兴。

    赵家免不了会被剥夺大部份产业,甚至会有人被流放或强制效力。

    不过赵文感觉定南军做事都有一定的底线,就算赵家被惩罚也不会伤筋动骨,况且他感觉只要家人平安,别的事都是无所谓。

    “就是他?”

    黑暗处刘锦峰向身边的人询问着。

    “没错?!币桓雒膊痪说睦杜酆鹤有Φ溃骸罢庑∽酉衷诤昧?,攀上了夜不收小旗当小舅子,也知道家人都平安无事,看他高兴的那个样子?!?

    “还真是贱啊,放着堂堂千户大人不要,却选了一个小旗?!?

    刘锦峰三角眼中闪出恶毒的光芒,瞬间一闪而过,转而感慨说道:“他娘的,老子倒没什么,让赵千户丢了面子,可恶!”

    “教训他一顿?给你出出气?”另一个军汉说道。

    “去你娘的,那有什么意……”话音说到半截,戈然而止,可意思谁都明白。

    “大人,这很简单,左右不是一个民夫,而且还是辽东半岛的降民,现在可是战时,到处一不小心就死人……”

    一个军汉左右环顾,上前悄悄耳语一番。

    “你去安排,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彼盗苏饷炊?,刘锦峰等的就是这句话,轻拍军汉肩膀,低声说道。

    “诺!”

    军汉估计是他心腹,浑然不当一回事,低头应道。

    夜幕深深,三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低笑着扭头转身离去。

    PS:感谢书友吃清屎的叫兽延虫年、爻释、阿杰阿轩阿心打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