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六十一节 东厂和锦衣卫

第五百六十一节 东厂和锦衣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夜色蔼蔼,几道身影尾随刘锦峰三人身后出没,寸步不离,为首之人正是程度和他领导下的内情司暗探。

    前面很热闹,没有人注意他们的行动。

    其实这也是事先规划好线路,尽量避开闲杂人员。

    内情局和董长青领导的暗卫不同,一个对内一个对外。

    暗卫虽然也会涉及自己人的情报,但一般情况转给内情司处理,他们只对外收集情报和展开行动,而内情司则是以调查自己人为主。

    不管是贪污舞弊徇私枉法,还是与敌对势力勾结,皆在内情司的调查范围之内。

    应该说,由于组建时间不长,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开张,这也是内情司直接负责人程度要彻底侦查刘锦峰,为的就是打开名声。

    对此,秦浩明的态度是既不反对也不支持,以免矫枉过正。

    从内心来说,他不希望跟着自己打拼的兄弟出事,但他知道,理想终归是理想,现实很残酷。

    人皆有私欲,若是不用制度规矩加以控制约束,而是一味宽松仁慈,那他建立起来的队伍垮掉也是很快的事情。

    别的不说,今后驻守地方的将领如何把控,难道全凭忠诚二字,那不是扯淡吗?

    当然,目前定南军初创伊始,正是蒸蒸日上蓬勃发展当中,众人从中看到希望,所以手下将领尚能勤奋守法一门心思往上爬。

    这也是一个新兴政治团体的规律。

    可长久以后呢?

    他们逐渐会成长为一个个利益集团,有自己的小圈子,都有自己的门生故旧要照顾,少不了阿谀奉承之徒进谗言。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为了自己人的利益,必然损害他人利益,若继续发展下去,投靠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团体逐渐壮大。

    于是乎,新的军阀也就形成,变得骄傲不逊甚至呈尾大不掉之势,但有一点利益分配不均或有人蛊惑,新的混战又将开始。

    这是秦浩明万万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秦浩明觉得,不妨先小人后君子,先把计较利益得失的话说在前头,然后再讲情谊为好。

    像目前卢欣荣和颜蛰领导的海军,今后徐鸿轩和吴锋领导的南洋局,可以说都是地方实力派,无疑都是重点防范的对象。

    出于这样的目的,秦浩明在组建侍从室时,优先把内情司列入最先组建的部门,归阎应元的侍从一室管辖。

    目的是震慑手下诸位将领引起重视,千万不要做非分之事,行不轨之举。

    后来陈明遇加入总督府任阎应元的副司长,考虑到他干过江阴典吏,有问案审查的经验,而阎应元实在忙不过来,遂移交他作为主管负责人。

    鉴于目前情况,内情司前期事务不可能太多,秦浩明又把管制舆论这一块事务交给他们管理。

    相对而言,董长青领导的暗卫都是秦浩明身手最好的亲卫和军中好手组成,除了布局敌对势力,还替他做一些隐秘勾当。

    而隶属于军情局的内情司,由于只对内不对外,人数和规模相比暗卫要小很多,所属人员也不一定要武力高。

    多由心思缜密,头脑灵活的士子或者积年陈吏组成。

    因为组建不久,加上程度的资历也比董长青要差的多,这两个特务机构的风气也截然不同。

    暗卫显得神出鬼没,让人感到非常神秘。

    董长青又是不苟言笑强势至极的风格,极尽所能强化和稳固自己的权力,把自己塑造成一幅强人模样。

    程度在总督府内部并不让人觉得可怕,内情部门上下都显得很宽松。

    甚至不少和内情司打交道的人,比如政务处,就感觉他们都是嘻嘻哈哈没个正形,和他们的司官程度一样,天天脸上笑眯眯不求上进混日子的模样。

    然而实情果真如此?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那样也没有组建的必要。

    只有被内情司盯上并针对的人,才会知道在满面笑容的面具下,究竟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内情司和暗卫原本就是同一类的性质,当发觉目标就是敌人的时候,那么翻脸之后的他们会让人知道,内情司也精通暗卫的一切手段,绝对会叫人生不如死。

    “大人?!币桓龊鹤油蝗恢缸徘胺剿档溃骸扒胺胶孟袷嵌??!?

    “他来做什么?”程度有些踟蹰,停住了脚步。

    董长青对外的身份是德州府守备,大部分的低级将领并不知晓他就是暗卫的负责人和缔造者。

    这次攻入旅顺口能如此顺利,兵不血刃拿下金州并抵近瓦房店,踏上失去多年的辽东半岛土地上,董长青和暗卫组织可谓居功至伟。

    这些,只有总督府侍从室具有一定官职的人员才能知晓。

    无疑,程度也是其中一员。

    另外,从内情司的角度来说,暗卫也是自己人。

    是自己人,那就是他们监视的目标和对象,任何人都不例外。

    “大人,怎样?”刚刚发现董长青的汉子说道:“咱们是露面,还是等等看他做什么?”

    “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背潭惹崧钜痪?,接着就大步走出去。

    内情司负有监督自己人是没有错,可那也得分对象不是,以董长青目前在总督府中的身份和地位,没有秦督发话,谁敢暗自窥探?

    若被他察觉,今后怎么开展合作?

    毕竟,内情司借重暗卫的地方还很多。

    董长青看到程度先是一征,接着就笑着走过来,没有拱手作揖,只是点点头。

    “见过董大人?!狈吹故浅潭染椎?,率先向董长青行军礼。

    如此一来,董长青不得不还了个军礼,斜着眼笑问他有何事。

    “只是四处闲逛,看看军中士气如何,却是无意中碰见董大人。大人估计是有什么要紧事,如此步履匆匆?!?

    程度脸上笑眯眯,话说得四平八稳,滴水不漏。一点也没泄露自己的意图,同时又打探董长青的信息。

    “本将过来来看一个稻草人?!倍で嘈睦锢湫?,程度的那点心思在他心里跟明镜似的,文人的心思总是复杂一些。

    但他不屑于伪装,因此语气有点生硬道:“这事你不必知道?!?

    “那是,那是?!?

    程度没有再问,一副我知道我知道心照不宣的情报人员固有的表情。

    稻草人是暗卫对埋在军中的暗桩的代号,暗卫对外不对内,但在军中肯定也要有自己的暗桩。

    把有可能的情报得到的外部情报收集起来,然后汇总归纳后上报。

    董长青随意的点点头,说道:“那就这样,彼此都很忙?!?

    程度微有感慨道:“董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喝两杯,也好传授点经验?!?

    “会有空的,再联络?!?

    “董将军慢走?!?

    两个情报高官就象两个普通的老友,打了招呼后,彼此按照既定的路线离开。

    程度没有回头,但他可以感受到董长青脚步从容而镇定,并没有丝毫慌乱的痕迹。

    与此同时,已经走远了的他猛然呼出一口气来。

    别看他在刚刚的会面中,一直控制着说话的语气,舒缓着说话的节奏,同时还控制着肌肉从紧绷到放松。

    力图让对方感觉到自己的轻松和惬意,再有一点点的警惕……

    其实,是对方的气场太强大,一直压迫着他。

    远方,离去的董长青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表情有些古怪。

    是个搞情报工作的好手,只是现在还不成熟,太过表现自我,做作了。假以时日,必是一大杀器。

    可想到内情司的作用,董长青接连摇头苦笑。秦督这样做,算不算是另类版的锦衣卫和东厂呢?

    陈明遇是厂公,程度是东厂大档头,他则是锦衣卫指挥使,东厂一般压锦衣卫一头,再加上秦督有意让老余建立监察系统,怎么感觉暗卫好像被压了一头。

    PS:感谢书友残剑破奴打赏,有心了,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