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六十四个节 此生无憾

第五百六十四个节 此生无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秦浩明笑道:“你们需要多久完成防御体系?”

    张云等人早有估算,便答道:“若是城内兵卒尽为所用,当需要五天左右?!?

    秦浩明回头看着众将,问道:“若是防御建成,你们需要多久操练熟悉?”

    张云和阎应元几人交头接耳了一会儿,张云答道:“回秦督,三天!”

    秦浩明仰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那就是半个月总够了,本督就给你们半个月,务必完成。

    辎兵营由戚纲同负责,军队调配由张云负责,生死大事,就是不吃不喝不睡,也要努力。

    按照条例,都下去和士卒领头的谈话,再分别灌输到每一个士卒心中,是生是死,在此一举?!?

    众人领命,分别去忙,瓦房店开始慢慢变成了一个修罗之所。

    黎明时分,秦浩明在一阵嘈杂的声响中被吵醒了……

    他昨晚入睡时已经接近三更,时间很晚,看到封丘已经垒到接近和城墙持平之后,秦浩明才放心入睡。

    在他入睡之前,一个大队的火铳手奉命在土丘下集结准备,一个中队的战兵手持大型插盾准备掩护。

    土丘二百步长,一次正好可以上一个百户的火铳手。

    预留好通道的话,一个百户的火铳手可以打的城头上的人根本站不住脚,更不要提还击了。

    这个百户的战兵只是预为准备,一旦时机成熟,战兵可以先行登城,在城头掩护火铳手源源不断的上城。

    等把南城这一段城墙全部控制下来,可以进一步控制城门,等城门再打开,瓦房店就算是到手了。

    没有人会相信蒙古人还能打巷战,靠着城墙他们都守不住,更不要提在城市里逐步逐步的抵抗了。

    “出啥事了?”秦浩明出中军大帐时,听到了一阵欢呼。他还没有从懵懂状态下彻底清醒过来,感觉有些昏头涨脑的不太舒服。

    “恭喜秦督!”

    侍从室官员已经在帐外候着,这时向来稳重的浩子先跳起来,抱着手满脸堆笑的对张瀚道:“瓦房店拿下来了!”

    “啥?”秦浩明一脸呆滞的道:“本督睡下的时候,不是刚堆到城墙下头,还差半步才和城头齐平,这就拿下来了?”

    “是拿下来了?!笔涛莱ず谱釉谝慌砸涣承朔艿牡溃骸罢沤鞒执缶氤?,现在应当已经把城头和城墙都控制下来了?!?

    “你们两连话也说不清楚?!被谱隰艘槐菊牡溃骸肮泊笕?,成就可以名垂千古流芳百世的伟业……

    瓦房店是投降的,刚刚天亮时城门突然打开了,蒙古台吉穿白袍,背插荆条,捧包封土,出城投降了?!?

    秦浩明此时终于清醒过来,并且十分明确的意识到,自己一直想干,并且十分渴望成功的这件事情,终于干成了!

    一个塘马策骑飞奔而至,天空尚且晦暗不明,东方的太阳并未升起,只有一抹霞光透出天际。

    辽东半岛上夏天的清晨仍然是十分凉爽,清风吹拂着人们的衣袍,令人感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大人,张将军禀报,瓦房店拿下了?!碧谅淼牧成洗判老仓档?。

    “哈哈……”秦浩明笑了两声,说道:“走,一起瞧热闹去?!?

    黄宗羲看了秦浩明一眼,突然道:“秦督,学生建议您今天穿的正式些……毕竟用您的话说,这是一个十分重要和难得的历史时刻?!?

    秦浩明戴着和士兵一样的大帽,圆笠帽的形状,只是夏季是凉帽,冬季则是带毛的暖帽,头顶结着红缨,身上是蓝色色的军袍,脚上和军官一样的长筒皮靴。

    这一身其实很有气质,裁剪得体,很是凸显男性及军人的魅力。

    “本督又没有专门的军服?!鼻睾泼飨肓艘幌?,说道:“灰衣箭袍,策马入瓦房店,岂不也是一桩妙事?”

    “由秦督自觉?!被谱隰丝戳饲睾泼饕谎?,忍不住又说道:

    “秦督,在这般的大事面前,一般的人都无法保持从容冷静,你的年龄和你的城府,实在有些过于不般配?!?

    秦浩明微笑起来。

    当秦浩明骑着自己的青色骏马出现在军营中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声。

    枪骑兵、铳骑兵、塘马,哨骑,各种各样的骑兵拿着不同的兵器,在营地外来回的策马奔驰着。

    他们面向军营方向,向秦浩明发出持久不息的欢呼声。

    在军营中,穿着重甲的跳荡战兵、长枪手、铳手、还有辎兵、工兵、民夫……所有人都在向秦浩明欢呼着。

    整个军营乱成一团,这在定南军的军营里是十分罕见的事情。

    留守军营的多半是昨天参加做战任务的人,民夫和军人都奉命留守,他们不能出兵营来,只能用呼喊来宣泄自己的兴奋情绪和热情。

    人们欢呼,高叫,象喝醉了酒一样的兴奋。

    有一些辎兵忍不住拿出饭盒敲起来,接着果然引发了全营的爆动。

    人们敲着铁罐子,放声唱起军歌,当秦浩明经过时就是欢呼,不知道哪一股人带的头,接着全营所有人都高呼起万岁来。

    这一股声浪带动了留守的鼓手,不管是大鼓还是当军鼓用的腰鼓都在差不多的时间敲响了起来。

    在人们的欢呼声中,万岁声与鼓点相互配合,渐渐形成了节奏明快又统一的声浪。

    很多军人自发的把军帽抛向了天空,然后接下来再抛,天空中是无数顶飞翔的蓝色圆形的军帽,象是过年时发射出来的礼花。

    秦浩明的情绪也被点燃了,他和阎应元一直在向欢呼的人群还礼。

    “大丈夫真是当如是?!?

    当出了军营,欢呼的声浪被抛在身后的时候,阎应元忍不住向秦浩明道:“并不是富贵、权势。

    而是这种上下一心的情境还有这种被兄弟情怀感动的心绪,秦督,我是沾了您的光,能在这样的场合里走上一遭,真是死而无憾了?!?

    “不是,您没有沾我的光,你是最优秀的?!焙雒骱霭档幕鸸庵?,秦浩明非常正式对阎应元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