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六十七节 入城

第五百六十七节 入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李想话音刚落,一众文武嗡声一片。

    内外勾结,而且还是临战时期,这种事情定南军尚属首次。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秦督甚为重视的鳌拜,可以从团团大军的包围中无声无息跑掉,原来是有内应。

    五六万的大军扎营安寨,单是军帐就绵亘数里,加上指定的空域,往往达到数十里之广。

    一到夜晚,营帐间不能任意走动,每支军队的防守范围皆不相同。

    这是因为,这么多人不同的队伍,没有相应的通信手段,在夜晚中,谁也不认识谁。

    相互友军的出行,靠的就是军令令牌。

    李想的夜不收负责外围警戒,赵大友的骑兵负责内部巡哨。

    夜晚执行任务的基本都是骑兵队伍,瓦房店、金州和旅顺口三个城市间,正是日夜不停的骑兵担负起三地的联络和任务传达。

    “启禀秦督,末将御下不严,识人不明,甘领军法?!?

    在众人的目光尚为转向骑兵千户赵大友之际,他已经脱下钢盔,面色惨然的跪倒在土丘上请罪。

    事情很简单,赵大友不傻,昨晚只有刘锦峰从他这里讨得令牌,说军中有将士在金州见到他失散多年的兄长。

    此乃人之常情,刘锦峰又是他的心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即使是在战前,他还是徇私了,让他快去快回。

    不意今天突然出现这种事情,不论此事是否刘锦峰所为,他都必须先出来认罪。

    “革除赵大友骑兵千户之职,交由内情司审问。其职由胡汉东暂代,配合内情司肃清队伍中叛徒?!?

    大敌当前,秦浩明也只能是冷着脸快刀斩乱麻,震慑其他将领。

    虽然他心里知道赵大友根正苗红,如今也是总督府的既得利益者,其家里人全部在福州,小舅子余佑汉更是深得自己信任,断无和鞑虏勾结的可能。

    可军法无情,诚如他所言,御下不严,识人不明是他必须承担的责任。否则,难以服众!

    程度带着脸上灰败的赵大友离去,此时一个传令兵过来禀报,“秦督,城中的鞑子已经肃清,张将军着属下前来,请大人入城?!?

    秦浩明点点头,故作高兴大手一挥,意欲把起先因为赵大友和刘锦峰的事情,稍稍有些低落的士气补回来,兴致勃勃的说道:

    “李想留在城外,约束将士遵守军纪,不得擅杀和打骂侮辱俘虏。

    诸位和本督一起进城,见证这历史的时刻?!?

    李想立刻应诺抱拳转身离去。李想下坡之后,开始带着夜不收在四周警备。

    俘虏们都停住了哭泣,不安的看着这些杀神。

    夜不收全副武装,身披重甲,手持刀马或长枪,他们的眼神冰冷,身上杀气十分明显。

    俘虏们开始明显的不安起来,还好,想象中的冲入俘虏群中大开杀戒的情形始终没有出现。

    直到张云和火铳手在城门口列阵,先期已经进入城中腹地的将士,开始搜查前行。

    然后是秦浩明等人从坡上下来,所有人骑上战马,开始缓缓进入瓦房店。

    城门洞开,大街上空空荡荡,只有一些破烂丢在地上。

    此时朝阳初升,天空一片碧蓝,从城门往里头眺望,仿佛有一条笔直的玉带直通天际。

    所有人屏息静气看着秦浩明,在他策马到城门时,人们都显得有些紧张。

    但秦浩明没有丝毫犹豫和停滞,眼前的事是一个不小的成就,但此后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没有时间激动和高兴,这一次没有欢呼,军官们板着脸督促着士兵们跟着进城。

    “哐,哐,哐……”人迹稀少的大街上,全副武装的战兵率众先行。

    他们手持盾牌,按着腰刀,沉重的铁甲加上护胫,皮靴,每个都如同铁人一般。

    走在青石板铺成的大道上,脚步声哐哐直响,地面似乎都被这些铁人踩的颤抖起来。

    然后是大量的长枪兵和铳手,他们脚步轻捷,出沙沙的声响,身上的扎甲或锁甲则出哗哗的震动声。

    这些轻兵迅速进入各个街道和狭窄的小巷,不少人爬上屋顶或是抢占高出,俯视全城,一旦有警讯可以立刻用火铳打击敌人。

    接着便是秦浩明所在的中军,大量的骑兵簇拥着他们进入城中。

    进入瓦房店中心后,跨下是笔直宽阔的大道,两侧是宏伟浩大的佛寺,这是蒙古鞑子礼佛的地方。

    眼前是大片的殿宇宫室,金碧辉煌。

    虽然形制和规模不及内地的亲藩王府,但对于鞑子而言,这座太吉府已经极尽奢华,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才能修筑的起来。

    “请秦督入殿?!?

    张云按剑前来,英俊的脸上充满了昂扬之气。

    今天这个日子对个来说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身为阵前的总指挥,亲自指挥大军入城,并且抢先一步肃清台吉府。

    之后,又即将作为前锋,前往六盘山阻挡鞑虏联军,想来未来的史书上,必定会有他浓重的一笔。

    “不,张将军召集所有没有任务的将士集合,今天是我们定南军正式成军,授予军旗的历史时刻?!?

    此刻,秦浩明看着王府四周红漆涮成的柱子,感受到历史的变幻如潮水般涌上自己的心头。

    虽然踏上辽东半岛,一举夺得旅顺口和金州,现在又拿下瓦房店,但秦浩明知道,考验他们的时候才真正到来。

    一直以来,他又是取巧,又是以强胜弱,始终没有和鞑虏进行一场堂堂正正血战,这难以让鞑虏痛到胆战心惊。

    甚至,鞑虏心里肯定不服气。

    那么,就在辽东半岛上掀起一番血雨腥风,让鞑虏听到汉人最强烈的声音。敲打他们的丧钟,从此刻开始。

    在此之前,他要做的就是凝聚军魂。

    总督府的兵员很杂,有宣大边关的天雄军,也有新近招募的江浙兵,还有福州当地遴选的卫所兵。

    应该说,在他足量钱财的保障下,总督府的近两万将士训练很艰苦,精神面貌非常不错,很有强军风采。

    但秦浩明知道,这远远不够,因为他们还没有自己的军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