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七十五节 擒拿鳌拜

第五百七十五节 擒拿鳌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建奴死士逼退定南军至第四道防线,便不再蜂拥而上,而是稀疏越过第三道壕沟,纷纷到了安全位置才再次展开攻击阵型。

    定南军点燃的火药仅仅造成少量建奴的死伤,未能再次重创始终狂攻的敌人,唯有滚石方能造成建奴的少许混乱。

    可是早有准备下,建奴不再密集进攻,伤亡立时减少了许多。

    战斗不断的继续中,第四道失守,第五道失守,第六道失守……只剩下第九道和山顶的大寨。

    在多铎大旗指挥下,建奴大军对最后的两道防线发起了第一波攻击。

    只是第九道防线布置与其他微有不同,勇猛的建奴死士纷纷坠落在陷坑之中,身子卡在尖木桩上,哀声哭嚎。

    多铎怒喝,督促着攻击不绝,建奴便再次无视同袍的伤亡,接连撞向九道防线前的木墙。

    大明守军四面分布,各自两排列阵,一排一排交替着发射火箭,将面目狰狞的建奴一片片钉死。

    不时飞出的手雷,将挤在两人高木墙下的建奴炸得鬼哭神嚎。

    鳌拜大喝:“上肩!”亲自抢前踏着士卒的肩膀,一手扒着木墙顶部,一手扔出长矛,将对面的两个明军穿成一串。

    弓箭手也纷纷踏上友军肩膀,不停的箭雨将明军射倒了一片,第九道防线也已是岌岌可危。

    传令官对着正在指挥的千户海子大叫:“张将军命令全部撤退至山寨,大伙的火箭和手雷已是不足,弩箭火铳来不及装弹,请大人快做决定?!?

    打疯了的海子心疼死伤的兄弟,死也不肯撤退,锋子上去就是一嘴巴,喝到:

    “亏你跟大人这么久,竟然如此糊涂,要死干净才甘心吗?”

    被打醒的海子噙着眼泪大喝道:“按照平日训练,一轮手雷四面扔出,然后统一向西南木墙打出一轮。

    大家跟我撤向山寨,一路不许停留恋战,只用火箭手雷招呼!”

    将士听令,扣下机关数了三声便是一轮手雷,将木墙下的建奴炸得沉寂片刻,然后纷纷向西南集合。

    同样的,埋在壕沟周围的火药一齐爆炸,将木墙炸得粉碎,尖利的木刺将建奴杀得大乱,猛烈的攻势骤止。

    只是在跑向山寨突进中,两面的建奴箭雨不停,无情收割着定南军的性命,一路上又倒下了数十人。

    多铎杀红了眼睛,死伤惨重的大清勇士彻底激怒了他,率领大军一路猛追。

    有了经验后,建奴队形更加稀疏,以两三人一组实施攻击,拼着火箭带来的伤亡,避开滚石的威力,竟是缓缓接近山寨。

    张云不慌不忙,一边指挥山寨的将士抵抗,一边命令受伤的将士撤离到瓦房店。

    山寨不比半山腰挖的一道道壕沟,兵力无法太多,只能依据壕沟大小布置几百上千人,实力有限。

    现在聚集在山寨中的兵力多达五千多人,若是凭借地利优势,不惜一切代价,足以跟建奴一较长短。

    山寨的大炮,重新装填了子铳后,便再也没有停过。只是建奴太过分散,杀伤力大为下降。

    火铳准头不足,敌人不列阵难以带来大范围杀伤。滚石肆虐,倒是不停将建奴砸碎,打成血肉。

    只是面对漫山而来的敌军,居高而下的滚石,虽是杀伤了敌军,可滚石消耗极大,很快就扔了个精光。

    顶着惨重伤亡的建奴,三三两两攻进守军防线,立时发挥了个人勇武之力,七八个人就能杀散周围守军。

    紧跟着的神箭手更是奋起攻击,不顾疲劳射出一波箭雨,那箭雨又准又狠,将面前的定南军纷纷射杀,很快就攻占了两道防线。

    张云冷然瞧着这些,目光只是远远瞪着半山腰的多铎,脑海不停的翻滚着。

    毋庸置疑,眼前的这个勇武的将领是建奴主心骨。

    虽然不知道具体消息,可从他举着白色的龙旗,以及建奴拼命的态势,张云判断因该是正白旗的旗主。

    那么,此人身份就呼之欲出,不是多尔衮就是多铎两兄弟之一。

    若是能留下他,这无疑是令人非常振奋的事情。

    目光徐徐转向身边的护卫,眼里露出咨询的意味。

    “目标超过射击范围,且有人阻挡,不容易得手。除非抵近百步,寻找有利位置,一击得手?!?

    经历血战后的萧飞多了几丝沉稳和自信,嘴里回答着张云的问题,眼中却观察着战场的动态。

    作为第一批江浙兵中的佼佼者,萧飞现在是千户,而且是定南军使用新式燧发枪三个千户之一,是张云的心腹。

    所以,他带了一个小旗的将士随身?;ふ旁?。

    “那就把建奴那个固山额真干掉!”

    听完萧飞的话,张云没有强求,他知道,战场中必须依据实际情况进行作战。

    可极近处,鳌拜的勇武和杀伤力引起了他的杀意,已经有十几个定南军的将士伤亡在他的手下。

    “抓活的,别把他搞死!”

    萧飞动作麻利,带着三五个使用燧发枪的将士冲上前去,准备解决鳌拜。

    咬开子弹引燃的火药,剩下的全从枪口倒入作为发射药,最后再将圆形的弹头放进去,用通条击打。

    这一整套动作,萧飞和他的将士已经做得无比熟悉。

    举枪、瞄准、稳定双手,混战中的双方,谁也没有顾及战场中突然出现的几个火枪兵。

    三点一线中的鳌拜,在这场战斗可谓是把前几日的憋屈释放得淋漓精致,满洲第一勇士的称号果然有几分尿水。

    在冷兵器的搏斗中,许多将士往往不是他的一合之敌,纷纷惨死在他的大刀下。

    “砰砰……”

    几声枪响掩盖在双方的呐喊中,正厮杀得痛快淋漓的鳌拜突然跪倒在山道上,殷红的鲜血浸染了脚下山林。

    接着口里发出野兽般的怒吼,却是他的双膝被萧飞他们击中,这是张云吩咐要活的缘故。

    紧接着,张云的亲卫队长方培伦带着一队人马杀将出来,杀退鳌拜身边的护卫,挟持着受伤的鳌拜退入山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