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七十六节 黑心战术

第五百七十六节 黑心战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抢回固山额真,不然你们这些奴才全死?!?

    半山腰的多铎听到鳌拜奴才的汇报,暴戾的挥舞着鞭子,狠狠的抽着。

    说实话,鳌拜的死活他不在乎,但该有的姿态还是必须表现出来,否则,皇太极那里难以交代。

    下面的建奴不知底细,拼死进攻想解救满洲第一武士,很是疯狂。

    张云心里又痛又兴奋的看着建奴的不计伤亡进攻,痛是因为将士们伤亡增加,兴奋是因为建奴的伤亡更大。

    日暮时分,战略已经完成,建奴死伤惨重,张云喝令部下打光炮弹,全军收集死伤的弟兄,准备撤离。

    被砍断了腿的锋子却是不肯走,哈哈笑着推开张云的手,说道:“我如今废人一个,生不如死。

    男子汉大丈夫,死要死个轰轰烈烈,告诉海子,替我将赏银和抚恤银都给我娘。

    你们走吧,有我在,就别担心建奴从后面追你们。别再耗时间,兄弟们的命金贵,快走!”

    张云一跺脚,上前紧紧抱住锋子,任由热泪滴在两人身上。

    然后松开,朝他后脑重重锤了他一拳,把似乎傻笑的锋子抗在肩上,转身就走。

    全军奋力一起推下剩余的滚石,不做丝毫停留,跟着滚石的威势就向西南方向冲。

    一百多个滚石轰然而下,一路将建奴砸得血肉模糊,张云部顺着滚石砸开的通道就跑,同时向两边蜂拥堵截的建奴射出火铳。

    多铎领着大军却是不肯放过,紧随其后,誓要尽灭这股顽强抵抗、给自己重大杀伤的明军。

    可正要攻击时,却见山外平地上奔腾而行的铁骑,绕过逃窜明军的尾巴,纷纷鸣响三眼火铳,将自己的攻势打散。

    眼睁睁地瞧着敌人逃跑远去,多铎只得恨恨收兵。

    瞭望哨上的秦浩明放下单筒望远镜,感叹着建奴竟然一日而下自己九道工事齐备的山寨,对建奴的战力评估又提高了一重。

    阎应元苦着脸说道:“秦督大人,一日而下,咱们对建奴的实力需要重新定位,瓦房店布置也要重新调整。

    想不到布置训练时都觉得万无一失,打起来却是如此不堪一击?!?

    秦浩明摇头笑道:“你的思路有问题,若是我们肯与建奴在外围死战,他们岂能攻得如此容易?

    而且若是把攻守作为胜负的标准,咱们自是输了。若是以损失计算胜负,还是咱们赢了。

    若是建奴肯在瓦房店也付出同样比例的伤亡,本督愿意双手奉上城池。

    到时候瞧瞧得了地失了人的建奴,会不会仍是豪气万千,可还有与我大明征战的勇气?”

    阎应元点点头,计算着建奴的伤亡,秦浩明忽然笑道:“多铎号称万人敌,果真武勇善战。

    只是此战过罢,看着百战精锐的伤亡,不知会不会哭?”

    阎应元也是嘻嘻而笑,说道:“等属下调整完城防,若是不哭,属下就让他们的血在城门流干?!?

    秦浩明摇头说道:“不用调整,建奴的将领都是能征惯战的统帅,此时因怒发兵攻伐辽东,是想着全力一举而下。

    本督没有与之在城外硬拼,一是考虑江浙兵的战斗力,二也是不想让建奴清醒过来,害怕伤亡过大而退兵。

    咱们就是要给他们以城防虽强,可守军实在太弱的印象。

    不断给他们再付出点代价就随时可以攻下的希望,才能勾着他们放血。

    张云他们还是太热血了些,拼得有些厉害,别吓跑了建奴才好?!?

    阎应元腹诽着秦督的黑心肠,想着按照秦浩明思路,当如何实施既能大量杀伤敌军,又要造成溃退的假象。

    还要假模假样做出奋力之下,却节节败退的战术安排。

    全军奋力一起推下剩余的滚石,不做丝毫停留,跟着滚石的威势就向西南方向冲。

    一百多个滚石轰然而下,一路将建奴砸得血肉模糊,张云部顺着滚石砸开的通道就跑,同时向两边蜂拥堵截的建奴射出火铳。

    多铎领着大军却是不肯放过,紧随其后,誓要尽灭这股顽强抵抗、给自己重大杀伤的明军。

    可正要攻击时,却见山外平地上奔腾而行的铁骑,绕过逃窜明军的尾巴,纷纷鸣响三眼火铳,将自己的攻势打散。

    眼睁睁地瞧着敌人逃跑远去,多铎只得恨恨收兵。

    瞭望哨上的秦浩明放下单筒望远镜,感叹着建奴竟然一日而下自己九道工事齐备的山寨,对建奴的战力评估又提高了一重。

    阎应元苦着脸说道:“秦督大人,一日而下,咱们对建奴的实力需要重新定位,瓦房店布置也要重新调整。

    想不到布置训练时都觉得万无一失,打起来却是如此不堪一击?!?

    秦浩明摇头笑道:“你的思路有问题,若是我们肯与建奴在外围死战,他们岂能攻得如此容易?

    而且若是把攻守作为胜负的标准,咱们自是输了。若是以损失计算胜负,还是咱们赢了。

    若是建奴肯在瓦房店也付出同样比例的伤亡,本督愿意双手奉上城池。

    到时候瞧瞧得了地失了人的建奴,会不会仍是豪气万千,可还有与我大明征战的勇气?”

    阎应元点点头,计算着建奴的伤亡,秦浩明忽然笑道:“多铎号称万人敌,果真武勇善战。

    只是此战过罢,看着百战精锐的伤亡,不知会不会哭?”

    阎应元也是嘻嘻而笑,说道:“等属下调整完城防,若是不哭,属下就让他们的血在城门流干?!?

    秦浩明摇头说道:“不用调整,建奴的将领都是能征惯战的统帅,此时因怒发兵攻伐辽东,是想着全力一举而下。

    本督没有与之在城外硬拼,一是考虑江浙兵的战斗力,二也是不想让建奴清醒过来,害怕伤亡过大而退兵。

    咱们就是要给他们以城防虽强,可守军实在太弱的印象。

    不断给他们再付出点代价就随时可以攻下的希望,才能勾着他们放血。

    张云他们还是太热血了些,拼得有些厉害,别吓跑了建奴才好?!?

    阎应元腹诽着秦督的黑心肠,想着按照秦浩明思路,当如何实施既能大量杀伤敌军,又要造成溃退的假象。

    还要假模假样做出奋力之下,却节节败退的战术安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