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七十七节 鳌拜惨死

第五百七十七节 鳌拜惨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这是人之常情,秦浩明点点头问道:“江浙兵能战否?”

    张云扬声傲然道:“能战,只开始有些惊慌,后来竟是以命相搏,都是好汉?!?

    有股气势,可秦浩明依旧说道:“不要太过自信,几百人可齐心,上万人却难心齐。只有经历战火,方可称为强军?!?

    张云却是不赞同,罕见的摇头反驳说道:“此战没有一人逃跑,光是主动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就不下百人。

    每次紧急关头,都是他们用命拼来一线生机?!?

    秦浩明转身看向辽东半岛的群山峻岭,夕阳西下,红云片片,那云层红艳艳的,像英雄的鲜血,滴滴滚烫,炙热人心。

    秦浩明感叹无言,华夏民族之所以能够崛起涅槃,都是这些无名将士撑起民族的脊梁。

    自己穿越以来,只不过尽了本分,可又何曾真正关心过普通士卒?

    不过是为了军心士气,没有克扣军饷,没有克扣食粮,给了些许尊重,他们竟甘愿以死相报。

    第一次,秦浩明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再也没有穿越者的高姿态,再也轻松不起来。

    自己,必须做些什么!

    “禀报张将军,经蒙古台吉乎徒指认,我们在战场上擒获的将领正是原本逃离的鳌拜?!?

    正感慨间,萧飞兴冲冲的上来汇报情况。

    “哦!去看看?!鼻睾泼魉家谎?,一扫先前的忧伤,率众离去。

    对于这位在康麻子时期廷叱咤风云的人物,手上沾满汉人鲜血的屠夫,秦浩明的兴致很高。

    步入城内校场,远远的就看见一群明军将士团团围着,时有呵斥打骂声传来。

    秦浩明走进一看,一个魁梧大汉,全身毛茸茸瘫倒在地,双膝已经被燧发枪的子弹打碎,露出被炸裂的伤口,血淋淋的好不吓人。

    皮甲上到处是乌黑的脚印,不问也知是将士们的杰作。

    此时没有优待俘虏之说,秦浩明也没有提及。跟鞑虏来这一套,头被门夹了差不多。

    “喝喝……&&&……”

    见到秦浩明被将士们簇拥着,鳌拜嘴里不知说什么,挣扎着想站起来。他知道这是明军高级将领,虽然他并没有特殊服饰。

    “说人话?!鼻睾泼餮镅锿?,眼里及其不屑。

    长得难看不说,也不是身高八丈,眼如铜铃的异人,居然连汉话也不会说,秦浩明顿时大失所望。

    “尊敬的大人,他说他是大清巴鲁图,一等一的勇士,请来将通名?!?

    乎徒将话语说给秦浩明听。

    “狗屁,一条死狗而已,还他妈的勇士,吹嘘什么?”

    新鲜劲过后,秦浩明呸了一声,右手挥挥,示意将士们解决他。

    鳌拜挣扎着大叫:“我是大清的固山额真,费英东的子侄,请不要擅自杀我……可以叫多尔衮赎回?!?

    鳌拜不想就这样无声无息死去,整个人如蛇般在地上蠕动,眼里据是哀求之意望着乎徒,想叫他翻译。

    乎徒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翻译。

    秦浩明停下脚步,侧过脸冷笑道:“那又如何?你们建奴有什么东西好稀罕?就算皇太极在本督手上,也照杀不误。

    还赎回?赎个屁!

    把他杀了,脑袋割下腌渍好,好好保存??上Я嗽劳泻桶吞┑哪源?,不然把建奴亲王贝勒集齐,倒是很有教育后代意义?!?

    张云掏出匕首,一改往昔憨厚的模样,走上前一把将鳌拜脖子捏住,匕首一点点的在嘶哑叫喊的身影中贴紧脖颈。

    锋利的刀刃摩擦着皮肉切入,血水顺着刀锋缝隙涌出来,鳌拜大声嘶喊,脸上肌肉扭曲成一团,疯狂的踢腾双腿。

    此刻他还并未立即死去,睁大着眼睛听着颈脖间传来咔擦咔擦,匕首来回切割骨头的声响,浑身都在抽搐。

    “建奴的骨头还真有点硬啊……只是张将军这技术,真是……”

    李想裂开嘴露出牙齿笑起来,伸手握住腰里的匕首,似乎想要上前帮忙。

    张云双手全是血,使劲的扳着有点变惨白的人头,叫道:“断了……断了……别催我……第一次有点吃力?!?

    “啊——”鳌拜陡然发出一声惨叫,血水带着气泡从断掉的喉咙中喷涌,人头噗的一下提在了张云手中,鲜血不断滴落地面。?

    秦浩明回头看了一眼,挥手让人拿下去腌制。

    附近的董长青和其他将领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们不是没有砍下过敌人的头颅,但像这般残忍的切割,还有些感到不适。

    第二日,崇祯派来劳军的兵部侍郎杨廷麟和建奴兵锋同时抵达瓦房店。

    多尔衮汇同多铎大军,如同浩浩江海,铺天盖地,穿过东北群山间的通道,在瓦房店东门扎下大营。

    铁骑奔流,纵横于东北平原,耀武于瓦房店阵前,遮蔽了身后海水般宽广的大营。

    杨廷麟亲自押运的辎重车辆,如同涓涓细流,源源不断从南面进入瓦房店,将南城挤得水泄不通。

    马嘶人叫,三军沸腾,将士们士气昂扬、热火朝天搬运着数不清的辎重军资,感叹着正同杨廷麟共话家常的秦督大人手腕高超,人脉深厚。

    城门口,秦浩明和杨廷麟久别重逢,自然无限欣喜。

    “多少年了,辽东半岛终于回到大明的怀抱,秦督真是好手段?!?

    望着秦浩明年轻的脸庞,杨廷麟感慨万千。

    自从认识秦浩明起,这个青年将领总是不断给国人带来惊喜,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但是,终归让人欣喜。

    “此次朝堂上怎么说?”秦浩明笑眯眯的问道。

    “难道你会在乎?”

    杨廷麟摇头笑道:“天子最近刚刚说出你的密奏,就惹来了纷争。

    天子自是长脸,兵部也是支持,可御史却纷纷弹劾你超出总督职权,激怒建奴再惹辽东烽火,恐将坏了辽东大局。

    这弹劾的奏疏都快淹死你了,因此辽东之战,务必万无一失才好?!?

    秦浩明不置可否,笑着往前走,“东门城楼正烤着羊肉,陪你饮酒观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