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八十节 勇武

第五百八十节 勇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三面射来的箭雨和火铳,将建奴纷纷射倒,掉进壕沟穿在尖木桩上哀嚎。

    建奴却是拼命死顶,前方伤亡殆尽,后方便纷拥踏至,左右同袍被射死,中间将士便扶着同袍的死尸当作盾牌。

    坚持,再坚持,死光了一波,又是一波,向前,继续向前,建州男儿悍不畏死。

    身后的弓箭手,不要命的放箭支援,连绵不绝的箭雨将辎兵遏制住,也开始有了大量死伤。

    火力一弱,建州勇士就玩命冲锋,可马上几个辎兵悍卒,冒死点燃了百虎齐奔,然后就被沉重的箭簇穿透面门。

    数百支火箭呼啸而来,带着建奴一簇簇血液飞溅而起。

    吉兰泰是诸克图手下的白甲勇士,在前方将士伤亡殆尽后,率领手下第三批继续进攻。

    他们纷纷外面举着盾牌,人手一具尸体,将自己守护的严严实实。

    眼见秦家军在箭雨下,伤亡了一片,开始慌乱松动,立即扔了尸体,一拥而上,向着大明士卒猛扑过去。

    忽然几十颗手雷飞来过来,吉兰泰飞身一跃,跳在一旁,回头只见自己的部下纷纷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血流如注。

    吉兰泰大声怒喝,幸存的士卒纷纷起身,嚎叫着冲上。

    可又是一阵手雷如雨而下,将吉兰泰等人再次击退,吉兰泰一个牛录竟然伤亡了一百人。

    终于,旁边的通道上,第四次攻击波打开了局面,在后方箭雨集中攻击之下,辎兵蹲下躲避。

    牛录额真坤都率领他的部下趁机越过,对着壕沟后面的箭楼就扔出一轮短斧,将欲要投掷手雷的辎兵杀伤一片,失手落下的手雷将箭楼炸了个粉碎。

    坤都领着部下往箭墙上浇上火油,然后退后点燃,箭墙猛烈燃烧开始倒塌。

    急了眼的辎兵冒死冲上,在被箭雨扎个通透前扔出一阵手雷,将坤都所部炸成一片死伤,攻势再次被遏制。

    随后大片火箭如雨而下,坤都部再无一个活人,而复仇的辎兵也被建奴弓箭手纷纷射杀,死伤累累。

    吉兰泰瞧着得力部下坤都碎成一片,悲愤之下,挥军就朝着坤都打开的缺口扑去。

    十几个辎兵身上都插着几支箭,却咬牙点燃了几个百虎齐奔,将吉兰泰的攻势又打了下去。

    甲喇章京诸克图心疼得看着伤亡惨重的部下,却仍然挥舞着兵器,催促着勇士奋勇上前。

    更多的建州军狂吼着冲锋,被更加猛烈的火箭暴雨打了回来,一次又一次。

    多铎铁青着脸,看着百战劲旅迟迟不能攻下第一道壕沟,流淌的鲜血染红了大地,尸体堆得到处都是,不由大是后悔。

    秦浩明站在东门城墙上,也是脸色铁青,丝毫不理杨廷麟张牙舞爪庆贺叫好。

    对着自己的老岳丈戚纲大骂:“你怎么安排戚威的,想得瑟自己天下无敌,就别糟蹋我的火箭和手雷,还有将士们的生命。

    有本事和建奴真刀真枪硬干,本督还能给他叫声好,躲在工事后面使劲浪费火器,算个屁本事?!?

    戚纲也是气得要命,急忙命令旗令兵发出后撤的命令,戚威听着传令兵汇报了后方的指令后,却是委屈大骂:

    “老子招谁惹谁了,都是这群兔崽子,平时一个个胆小如鼠,见点血就晕。

    这时候跟吃了火药似得,生龙活虎装好汉,老子下了几次军令了,都他娘的装糊涂?!?

    身边一个辎兵队副看着兄弟们的尸体,咬牙切齿怒道:

    “戚大人,我们从前是没跟对人。秦督不克扣军饷,让我们吃饱饭,还给我们讲华夏老祖宗的故事,把我们当人看。

    咱们辎兵都不是冷血的窝囊废,除了性命,我们也没有别的,就把这条命报答秦督大人,我们拼死也要杀建奴,我们都是那个华夏好男儿?!?

    戚威大怒,大骂道:“华夏血脉,这么久都学不会,装什么大义凛然?

    这是军队,要听指挥,不是混码头的混子,你那么勇猛,干脆出去拿刀砍,别浪费我的火器?!?

    其实戚威知道,辎兵现在这么勇猛是有原因。

    一则,过往打仗基本没有他们什么事,众人心里都是憋着一股气。因为他们属于三等兵甚至四等兵,这从军饷和待遇上可以体现。

    二则,毕竟不是面对面和建奴拼大刀,都是用火器远距离打击,心里的畏惧感少了很多。特别是身边的兄弟死亡,更是让人打出血气。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总督府对于战死的将士待遇实在太好,好得这些孙子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为他们的家人甚至子孙,博一个天大的富贵。

    这么说可能有点诛心,但却是实情。

    那辎兵队副听了戚威的话,毫不犹豫拔刀转身就走,嘴里喊着:“不是孙子的跟老子出去拼命?!?

    戚威连忙拉住他,苦着脸说道:“你是我大爷,亲大爷,行不,秦督生气了,让咱们假扮不支溃退?!?

    辎兵队副气道:“老子没脸下这命令,要去你去。好,好样的,王大顺这狗日的硬是要得,没丢咱辎兵的脸,没白吃秦督大人的饭?!?

    戚威扭头一看,那个叫王大顺的辎兵领着几个伤残了的士卒,扛着火药包就将又一波攻进倒塌箭墙的建奴军队,连同自身炸了个粉碎。

    戚威抱头痛哭,骂道:“你个瓜娃子,就不能收着点么,辽东这么大,这么早投个屁胎,疼死我了?!?

    哭罢戚威猛然站起,对亲兵说道:“去,跟这帮死脑筋的混账说,就说我重伤快死了,都他娘给我哭嚎着扔了武器溃逃。

    谁他娘演的不像,那就一起死算了?!?

    吉兰泰率领残兵发起了最后一轮攻势,十几个死士顶着定南军的箭雨在前,再一次攻入防线。

    辎兵眼见建奴近身杀来,纷纷扔出手雷,然后抱头回身就跑,立刻带动了整条防线的溃退。

    一个个鬼哭狼嚎,四散而逃,一边跑还不忘拉着火箭车和各式火器,生怕便宜了建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