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八十三节 建奴诡计

第五百八十三节 建奴诡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作为建奴中的佼佼者,多尔衮自然不是无能之辈。

    战场中的态势和情形只是稍微融会贯通,便明白秦浩明战略目的和练兵之举。

    可人家是堂堂正正的阳谋,知道又如何?

    继续往下打,那可不正中人家下怀。不打,不说辽东半岛的重要性,单是养虎为患,便让大清寝食难安。

    说到底,大清和大明相比,不足之处多矣。

    现在有一个清醒的战略高手,不管不顾紧紧捏住大清的七寸,让人左右动弹不得,委实令他焦虑无奈。

    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跟他血战一天大明的军队,其实是江浙新兵和辎兵组成,以天雄军为骨干的骑兵部队并没有参与。

    否则,他的心里会更加骇然。

    “立马通知皇太极这里的情况,即刻命令三顺王部队赶赴瓦房店,丹东沿海军民迁往盛京避祸。

    只要消灭眼前这支明军,郑家盗匪不足为虑,土崩瓦狗尔?!?

    多铎倒是杀伐果断,顷刻之间做出正确的决策。

    “传令,依豫亲王之言上报皇上。中军统计八旗伤亡情况,即刻报告?!?

    多铎的建议和多尔衮不谋而合,八旗子弟无论如何再也经不起消耗,他的正白旗更不要说。

    唯有让三顺王的汉军八旗充当炮灰,多尔衮才有继续坚持打下去的理由。

    “禀报主子,奴才建议不妨试试他们的底细?”

    说话间,多尔衮身边一个汉人将领匍匐在地,高声禀报。

    “如何试,曹佐领可是有什么妙计?还是另有别情?”

    多尔衮一看,却是他最为信任的家奴曹振彦在献策。

    曹家祖籍辽阳,其祖先乃北宋名将曹彬之后。其远祖曹俊,明代初年以功授指挥使,封怀远将军,调金州守御,继又调沈阳中卫。

    此后二百余年,其子孙历代承袭。

    大明天启元年三月,沈阳为敌酋努尔哈赤攻破,曹锡远及其子曹振彦被俘并投降后金。

    大明崇祯七年,曹振彦拨归正白旗固山贝勒多尔衮,成为其属下的汉人包衣佐领。

    这意味着曹振彦及其父曹锡远已经沦为多尔衮的家奴,而且将子子孙孙永为奴仆。

    除非有极其偶然的原因,获主子同意出旗开户,否则其奴隶身份世代不能改变。

    现在,曹振彦除了是多尔衮手下的汉军佐领,也是负责大明境内情报的头目。

    “主子明鉴,容奴才禀报?!币簧茏袅?,让曹振彦全身酥麻,大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头伏更低,屁股撅得更高说道:“据奴才早年潜伏在大明的家臣刘锦峰汇报,眼前的明军无死守瓦房店的意图。

    他们不过是想层层阻击大清军队,与大清打消耗战。真正的目的是守住金州和旅顺口?!?

    曹振彦一席话听得多尔衮两兄弟频频点头,思绪逐渐开拓。

    不错,这或许就是明军的真正意图。

    瓦房店地处辽东半岛中心位置,又是交通要道,最容易被大军合围。

    从军事的角度来说,没有特殊价值。

    反观金州和旅顺口虽然只是一隅之地,但靠近沿海,大明有海船之利,容易获得补给,可进可退。

    大明有了这两处要地,可谓进攻辽东的桥头堡。便如两把匕首,时刻威胁着大清国土的安危。

    尤其是和关宁、锦州连成一线,今后大清的防守无疑更加被动。

    “可是救出鳌拜的那个奴才,把他找来,你继续说?!?

    多铎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如果按曹振彦所说,瓦房店只是明军随时可以丢弃的城池,那他们决定死守金州和旅顺,又将是如何一番光景?

    “嗻!正是!”

    曹振彦心里一喜,豫亲王一向心高气傲,对任何人都是不假言辞,行事向来无所忌惮。

    投降大清的汉臣中,范文程可谓是文官之首,最得皇太极重用。

    可那又如何?

    这位爷愣是把人家的老婆给上了,却只是落得罚俸的下场,不疼不痒,无足轻重。

    现在却对自己和颜悦色,说明他心中已经认可自己的表现。

    想到这里,他的语气愈发恭谨,言辞中也多了些自信,“启禀主子,从目前得到的消息来说,明军可能会放弃瓦房店。

    但毕竟只是听说而已,必须有其他内容加以佐证。

    奴才以为,明军最重首级军功。以弱军死守当须激起士卒死战的决心,若秦家军有死守之意,当下令士卒砍下我战死勇士的首级。

    既以军功激励,又可激发我军的愤怒,以钱财之利和屠城之惧,必将引发将卒死战之志。

    主子何不派人前去,与秦浩明商量互相交换尸体,试试他们可有此心?!?

    多尔衮点头说道:“曹佐领这个建议好,就派个汉人文书,前去与秦家军谈判,看看他们的反应,再做决定?!?

    商议完毕,建奴动作很快,一个汉人装扮的文人,便骑马打着白旗来到瓦房店城门,对着东门外明军将士高喊:

    “大清睿亲王多尔衮派我传话,勿要攻击?!?

    城头将士看住那个汉奸,派人向秦浩明汇报,得到同意,便放了那个汉人进来,用吊篮送上城头。

    那汉奸见到秦浩明,急忙施礼说道:“小人乃是大清睿亲王账下文书于有文,奉睿亲王之意,前来传话,这位可是秦大人?”

    秦浩明身边将校皆是纷纷叫骂上前,王夫之更是指着鼻子大骂无耻明奸,有辱文人风格,玷污祖宗家人。

    秦浩明微微一笑,挥手制止,颔首问道:“说说吧,建奴有何用意?”

    于有文点头哈腰笑道:“睿亲王有言,今日两军血战一日,双方将士皆死伤惨重。

    上天有好生之德,当归于家园,由亲属安葬祭奠。素闻秦大人乃是大明才子,定是悲天悯人。

    还望沈大人许可,不让勇士尸骨无存,腐烂于荒野?!?

    秦浩明不言语,只是冷然盯着他。

    旁边李想拔出腰刀,冷冽刀锋对空一劈,大喝,“怎知不是你们趁机攻城的计谋?”

    PS:感谢书友我超越了时空、20170411132658683打赏,铭感盛情!感谢诸君月票推荐票支持,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