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八十四节 各有打算

第五百八十四节 各有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于有文缩着脖子低声陪笑道:“秦大人孤军千里,是何等气盖云天,我大清男儿向来钦佩,怎会做那无信之人?

    双方约定人数,不带兵器,我大清军队当退后五里,以示毫无恶意?!?

    秦浩明皮笑肉不笑,挥挥手说道:“你且下去,本督和将士们商量再说?!?

    等于有文施礼走开,左右将士皆是疑惑,秦督眼里向来揉不得沙子,和建奴有何商议可言。

    阎应元更是着急说道:“秦督大人,不可!当以建奴首级为战功奖赏三军,提升军中士气。

    当毁其尸骨以激怒建奴,让三军畏于建奴屠城报复而不得不死战到底?!?

    张云也是急道:“秦督,阎司长所言甚是有理!而且城下的尸体不比其他,那可都是真正的建奴??!

    兄弟们死战不退,固然是形式使然,但何尝不是拼死以报大人恩情,万不可寒了将士们心意??!”

    秦浩明意态萧索长叹一声,在众人的疑惑目光中缓缓说道:“正是不可寒了将士们的心,方才要和建奴休兵罢战收敛将士们的尸骨。

    本督把他们带出来,也要把他们带回去,哪怕是尸骨!”

    一言既出,整个帅营中鸦雀无声。

    华夏千古最重视的是什么?

    其实就是香火传承。

    何谓香火传承?

    血脉传承,自己死后,有人将自己送入祖坟之中,有人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给自己上香烧纸,这才叫香火!

    军中众人这才想起,当初秦督说要建忠烈祠,如今看来,并不是说说而已!

    “秦督高义,元亨惭愧!”

    一念及此,阎应元上前请罪。张云也是上前一步,低头认错。

    整个帅帐中的文武将校,心中都弥漫着一种情怀。一种为家为国而战,宁死也不退一步的情绪开始在他们心中蔓延。

    “无需如此!”秦浩明低头思索道:“这其中说不定还是建奴的诡计?!?

    阎应元疑惑道:“交换将士尸体,人之常情,哪儿有什么诡计?”

    秦浩明皱着眉头,“只是直觉!易地而处,本督若是奴酋,一日而下瓦房店外围,却死伤惨重,虽胜尤败。

    面对城池,心有余悸,却又心有不甘,必试探守军死守的决心,再做进退打算。

    我军若是不敢得罪建奴太狠,惧怕报复而放弃首级军功,则说明士卒对今日血战已是畏惧,再无死战之心,反之亦然。

    守军有死战之心则退兵,若无血勇之气,则继续攻伐。因此本督说此为试探我方虚实的诡计?!?

    此言一出,军中文武将校皆是叹服。

    当晚,秦浩明答应建奴条件,双方于第二日互相派将士各自打扫战场。

    瓦房店第一天血战,定南军死伤超过两千,建奴死伤超过五千。

    闻报的秦浩明仰天长叹,多尔衮更是心疼哀叹,对定南军更是恨之入骨,誓要屠城。

    自秦家军入辽东,至瓦房店东北山寨之争,到今日血战,定南军已是给建奴放了七八万军民的血。

    光八旗战兵勇士的伤亡就达八千人,这叫多尔衮如何不恨?

    接下来的几天,多尔衮暂停攻势,命令大军不动如山,只以铁骑遮蔽了战场,辅兵四处砍伐树木,收集山石,为攻城器械准备更多的材料。

    瓦房店都司衙门内,文武将校齐聚,秦浩明指着沙盘说道:“本督再强调一遍,瓦房店守卫战不同以往,什么御敌于城外,不让敌人越城墙一步,都不适合此次的作战精神。

    我们就是要让敌人突破,就是要让敌人攻入瓦房店,就是要通过一道道防线给予建奴重大杀伤后,逐步退至南城。

    我们必须要让敌人一边流血一边不甘心撤兵,勾着建州军一步步占领整个北城,最后在南城与建奴决一死战。

    哪怕我们最后丢掉城池,只要能给建奴带来十之有五六,不,哪怕是十之三四的伤亡,都是值得的?!?

    张云补充道:“按照秦督的守城思路,同外围防御战一样,本将自当率部从东北开始一道道防守,一道道放弃退后,直至进入南城总决战。

    但是各部注意,为保障我军火力的立体打击和持续覆盖,除了东门一段城墙可放建奴入城决战外,其它城墙务必死战防守。

    以北城和东城两座炮台为基点,无论建奴攻势如何凶狠,无论你们死伤如何惨重,都必须一步不退。

    给老子牢牢扎在那里,为城下守军提供源源不断的火力支援?!?

    李想哈哈大笑,说道:“不说南城的工事远远超过北城,就凭咱骑兵营大部都在南城,你们就放一百个心,不信老子还信不过你们亲自教坏的弟兄们吗?”

    秦浩明笑道:“就是如此!

    定南军从成军开始,就是围绕大目标整体而动,从不浪费任何一点力量,你们万万不可各自为战,要积极相互支援?!?

    戚威点头赞道:“那是,咱们定南军一靠上下同心,准备齐全;二靠战法新奇,手段阴狠,无所顾忌;

    三靠地利和火器的合理搭配使用;四靠指挥顺畅,方案贯通到基层士卒,如臂使指,机动不乱?!?

    秦浩明不屑说道:“就凭你在城外的表现,还如臂使指、机动不乱,连个溃退都指挥不好,还有脸在这里说嘴。

    这次会战开始,你部务必顶上半日后,全线崩溃,到李想身后重新集结,作为总预备队,别再给本督演砸了?!?

    众将皆是大笑,戚威委屈分辨着,却无人搭理,被众人一齐讥讽挖苦,好容易等到重新推演了战局,各自下去给士卒布置宣贯才得逃脱。

    而多尔衮在视察了匠作打造的攻城梯、冲车、盾车,以及抛石机后,也回到大帐议事。

    “三顺王的大军到后,我们先打上一仗再说。只是秦家军火器异常厉害,此战的打法,一是外围抛石机的火力不能停,此事由杜度负责;

    二是务必驱赶辅兵加快填埋护城河以及布置攻城器械的速度。

    三是弓箭手要不怕死伤,轮换上阵,为攻城大军压制秦家军火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