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八十七节 华夏英烈

第五百八十七节 华夏英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九月初,是京畿皇城一年之中最好的季节,秋高气爽,空气清新,气候宜人。

    闽粤总督私自出兵辽东半岛的事情,从原本的遮遮掩掩到京城上下沸腾,变成朝野皆知。

    自从崇祯理政以来,建奴屡次战胜大明边军主力,每次都是死伤大量边军将士,从无一胜。

    到袁崇焕矫诏斩杀毛文龙后,可说是为后金长驱南下解除了后顾之忧,三个月后就发生了兵临北京城下的“己巳之变”。

    建奴约十万精兵绕道蒙古,由喜峰口攻陷遵化,直迫明都北京,到后来更是发展为常态化。

    现在大明的军队主动深入辽东半岛,这无疑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不同于朝廷大佬的心思迥异,民间的意见显得相当一致,皆是叫好一片。

    尤其是随着夜不收的勇士,带着秦浩明整理成册的《辽东英烈传》,以连载的形式刊发在复报上,更是引起一片热议。

    秦浩明深知大明朝堂上的衮衮诸公,没有最烂,只有更烂。所以他已经放弃和朝堂的联系,转而利用在京城复报的分社,拉拢凝聚民心。

    京城海鲜第一酒楼,座无虚席。

    秦浩明从国子监聘请的士子担任读报人,举着报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停滚落着大颗大颗的眼泪,抽泣断续说道:

    “双腿皆断的陈二狗,推开了千户官锋子的手,平静地要求留下。

    他淡淡地告诉千户官,如今已是残废,不肯再当活死人,愿以生命为华夏儿女发出愤怒之火。

    当千户锋子和一众幸存的同袍,抹着眼泪以军礼告辞离去,陈二狗躺在战死同袍旁,举着火折从容而笑。

    死伤惨重的建奴,终于攻进了山寨,用刀枪一一刺入定南军的尸首,不敢有半点大意。

    陈二狗在剧痛中不言不动,直至建奴大军全部进入山寨,方才翻身坐起,点燃了深埋在山寨之下的火药。

    临死前指着惊慌失措的建奴,哈哈大笑,说了一句,我乃闽粤总督麾下张将军亲军,骑兵营的陈二狗,便与在场建奴精锐玉石俱焚,灰飞烟灭。

    那建奴名将多铎,在两军交换尸体时,有感于陈二狗的壮烈,不肯英雄无名,便将实情告之定南军。

    秦督大人听了泪如雨下,当场手书“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呜呼,痛哉!

    此誉为陈二狗,更是为辽东群山峻岭间一同为国捐躯的八百铁血男儿。

    吾辈闻之,当以酒敬之,以此祭奠辽东那些慷慨悲歌,从容赴死的英灵!”

    读报人泣不成声,台下听客泪如倾盆,纷纷起身洒酒致敬。

    读报人稳定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定南军不仅有陈二狗这样的英雄好汉,还有辎兵齐大志那样感天动地的豪杰。

    当时建奴攻势如潮,以死伤惨重的代价,终于突破定南军防线。

    那建奴皆是自幼生长在黑山白水间的野蛮人,武力无敌,勇不可当。

    短兵相接时,定南军与建奴以命相拼,血染沙场,可惜不敌,眼见防线就要崩溃。

    就在此时,被砍断双腿的齐大志,率先带着几十个伤卒,纷纷扛起火药包,用一团团暴起的血雨,组成坚不可摧的铁壁防线!

    悲哉齐大志,壮哉,定南军,英雄豪气,华夏千古!”

    客人如痴如醉,为英雄含泪洒酒,为定南军鼓掌喝彩,为鳌拜战死辽东而欢呼。

    这些时日,茶馆酒肆青楼皆是酒,满堂为之醉,定南军的事迹传遍京都。

    国子监外的柏林寺,宏伟的戏台上,亦有刚刚组建的军乐司人员,把《辽东英烈传》的英雄搬上舞台。

    用悲壮、肃然、英雄、雄浑、低沉的和声,仿佛将辽东烽火一幕幕的血雨腥风,一一展现在学子面前。

    山寨上陈二狗面对惊慌逼近的建奴,从容一笑点燃引线,齐大志滚进建奴的脚下,怒吼着炸起血雨。

    插满了箭矢的定南军用血肉之躯化为铁壁横流,用胸膛顶着建奴的刀枪,在漫天乱石间无视生死,始终坚守在城墙上。

    血迹斑斑的瓦房店内外,只有如山的断臂残躯,和处处熊熊燃烧的烽火。

    北京,大明的都城,没有风花雪月的伤春悲秋,只有铁血男儿,只有辽东风雨,只有金戈铁马,只有万载华夏。

    国子监的学子,不敢出去和草民一齐高歌,手不释卷,看的不是《春秋》和《论语》,而是掩盖其下的《辽东英烈传》。

    不时有人低声吟诵着,不时有人掩卷而叹,不时有人悄然拭泪,不时有人借机外出,偷偷地慷慨悲歌。

    同时,复报分社的杨廷枢亲自担任读报人,向台下的士子朗读战斗情形。

    “一周的围城,南城的城墙已经被石弹打得摇摇欲坠,城池上的定南军将士皆是疲惫之极。

    死亡的战士越来越多,箭矢弹药已经处于匮乏的储备线上。

    建奴的攻势不定,有时是清晨,有时是白日,有时是半夜。有时是偷袭,有时是全军四面猛攻。

    抛石机的弹雨,连绵不绝的箭雨,给予瓦房店凄风苦雨。

    偷袭、重点突破、四面强攻、挖城、地道、远程打击,建奴用一切他们能想到的法子,肆虐南城。

    一波接着一波,一轮接这一轮,从不停顿,从不放弃。

    我们只能分作三班,一班作战,一班待命,一班修整。

    可是有时候一连几天,我们都无法真正休息,因为不仅仅是建奴如潮水般的攻势,更因为天上不断掉下的石雨。

    地上到处是飞来的山石,快要将南城掩埋,工匠营只好再将山石一一抛射回去,不能停,否则南城就没有下脚的地方。

    定南军发挥了创造力,他们向地下挖出了一个浩大的堡垒,那一夜,我们终于能入眠。

    但是我们不去想明天,我们没有精力去想明天,我们只知道,我们活着,就要战斗,我战斗着,定南军就不会屈服?!?

    虽然有些艺术加工的方式,但基本都是真实事件。

    秦浩明正用各种方式,不停的宣传华夏英烈的事迹,唤起民众的觉醒。

    PS:感谢书友汉王张云、爻释、虢过儿打赏,感谢诸君投票支持,祝愿大家新年快乐,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