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八十八节 衮衮诸公

第五百八十八节 衮衮诸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勤政殿,崇祯皇帝召集太子、内阁及诸位大臣、科道御史,于这里讨论辽东战事。

    自从首辅薛国观、次辅陈演被拿掉之后,崇祯一直让首辅空悬,没有设立人员。

    因此,现在以张四知、钱谦益为首的内阁,皆是沉默不语,唯有兵部尚书陈新甲为天子分析着辽东局势。

    “皇上,辽东半岛乃是抵御建奴最重要的壁垒。此地在手,可和山海关、锦州、关宁等地连在一起,进退自如。

    失,则辽东不保,辽西也是难以独存,因此,辽东之战不容有失。

    蓟辽总督洪承畴已经兵出辽东,希望可帮助秦督分担部分压力。

    只是人员不多,据报只有三千骑兵,多是精锐。

    但这也是情不得已,毕竟边关的压力很大,万不可让建奴钻了空子,以至悔之晚矣!

    而从九边和山东直隶抽调之兵,尚在整合训练,不堪野战,救援辽东恐怕力不从心,要全靠定南军自己了。

    总之,辽东若胜,则全局稳定。辽东若失,则大局必然崩坏?!?

    陈新甲这番话讲得很客观,不偏不倚,基本在陈述一个事实。只是作为兵部尚书,没有拿出应有的对此,似乎有些失职。

    钱谦益听了报告,起身朝崇祯皇帝躬身说道:“内阁收到许多御史弹劾闽粤总督秦浩明的奏疏。

    皆言秦大人轻率入辽东,杀其百姓,毁其水木,致使建奴大怒,攻击瓦房店,造成局势大坏,请天子降罪处罚?!?

    崇祯闭目养神,闻言瞅着陈新甲说道:“陈尚书之意呢?”

    陈新甲躬身说道:“秦大人虽是年少孟浪,其报国杀敌的勇气也是值得赞赏。

    再说,秦大人乃闽粤总督,非是辽东文武,功罪不在内阁?!?

    钱谦益见陈新甲和稀泥装好人,竟是答得圆滑无痕,便气道:

    “启禀皇上,秦大人入辽东,不在闽粤坐镇,反而裹挟乱军入辽东惹是生非,此乃天子所任非人也,请详查?!?

    钱谦益的走狗御史大夫顾念真上前怒道:“既是闽粤总督,不思治理地方,却不经兵部统一而入建州滋事。

    即入建州,不趁机攻城掠地,却杀建州百姓妇孺,毁其水源村落,焚烧山林,断建州百姓活路。

    方致今日危在旦夕,坏了大好局势,伤陛下之圣明,不合圣人仁心。

    此乃小人欲求富贵而贪功冒进,也是陛下放纵之过。请天子解其职,责其过,辽东之事当由蓟辽总督洪承畴处置,方是正理?!?

    “大明和建奴乃死仇,几无调和的可能。

    现如今,秦督杀人原本杀入属于大明的辽东,实是大快人心之事,怎么诸位大人却多有指责秦大人,望诸位大人指教?!?

    太子朱慈烺年幼,事情有些不明所以,虚心请教。

    顾念真偷偷看了目无表情的崇祯皇帝,俯身说道:“启禀太子,这一心杀敌也要看情势。

    当年北宋联金灭辽,何尝不是一心杀敌,恢复燕云。

    可却引来了更加凶狠的女真,造成北宋靖康之耻,只得划江而治挣扎求存?!?

    朱慈烺疑惑道:“依顾大人的意思,我大明军队,不可进攻,只可防守,才是当前用兵之道?!?

    顾念真捻须说道:“攻守当合乎大局,非是一人可随意而为。朝廷惯例,此乃蓟辽边关文武之责也?!?

    朱慈烺不解,“可辽东半岛已经丢失经年,难不成就不能夺回来?难不成就永远送给建奴?”

    顾念真满脸通红,无言以对。

    此时钱谦益站出来说道:“兵者,危也,不可不慎!因此,不可坏了朝廷法度?!?

    朱慈烺仿佛明白了,点头道:“就是说,甭管丢多少城池,不是职责在身,都应以朝廷法度为大,可以坐视不理。

    跑进人家老巢,不应破坏建奴家园,而应找强大的敌军送死。你且让孤好好想想,当如何理解钱大人的智慧?”

    钱谦益被太子朱慈烺噎得怒火冲天,正要辩驳,崇祯摇手打断,对张四知问道:“张大人的意见呢?”

    老神在在的张四知听天子垂问,便说道:“秦大人有罪无罪,不在此时,如今建奴十万大军,围攻辽东,就是降罪也无从办理?!?

    崇祯听张四知说得客观,微笑问道:“然后呢?”

    张四知心里一转,俯身低头说道:“秦大人乱职守,入辽东却身陷重围,引发困局危及时局大势,日后当降罪处罚。

    当前重点是,不到三万疲弱之师,万万难保辽东,请天子做好局势大坏的准备,当降旨洪承畴设法补救?!?

    “诸位爱卿请各抒己见,都说说应如何处理?”

    今天崇祯的心情似乎极好,一反往日的不耐,笑眯眯的对众人说道。

    “皇上,朝鲜乃不征之国,岂可由地方督抚擅自占为己有,此必有贪渎之事?!?

    “皇上,倘若地方督抚可领军上阵,致内阁、六部和辽东文武于何地,此乃朝纲混乱,若不制止,日后必然动摇朝廷威信?!?

    “皇上,激怒敌人而不能守,此乃轻率孟浪,视国事为儿戏也!”

    ……

    应该说,秦浩明的人缘在大明朝堂真的很差,崇祯皇帝刚刚说完,明知天子心意的众位大人,还是不管不顾的跳出来,纷纷弹劾指责。

    崇祯的心情是真的极好,第一次觉得和群臣议论国事竟是如此愉悦。

    眼光飘向有些呆滞的太子朱慈烺,崇祯心里的决定更加坚决。

    “此事如张大人所言,秦大人有罪无罪,不在此时,不妨再议!

    倒是还有一事需要咨询诸位爱卿的意见,那就是建造忠烈祠的事情,诸位爱卿如何说道?”

    挥手让群臣闭声,崇祯皇帝再次抛出另一个话题。

    顿时,现场的气氛很沉重,没有任何一个大臣敢出声。

    这不比其他人事问题,有个人的利益和情绪在里头,可以肆无忌惮攻击。

    于他们而言,建不建忠烈祠着实不关他们屁事,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但这话却不容易表态。

    为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