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百九十二节 总攻之前

第五百九十二节 总攻之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四卷利刃出鞘神州动

    图赖和中间被同袍挡住火力幸存的勇士,呐喊着拼死上前,前方明军几十杆三眼火铳,分批发射。

    将图赖等人打了个血雾弥漫,失去了再战能力。明军一拥而上,举刀就剁,将幸存哀嚎的建奴杀了个精光。

    可还没等他们庆祝,一片落石飞下,将明军和建奴死尸砸成肉泥,混在一起,血染东门。

    幸存的定南军纷纷躲避,却见更多的建奴再次攻上城头,向着自己杀来。

    东门的守军被分成两段连连后退,中间的定南军扔光了手雷后,与建奴以命换命地拼杀,不一会儿就伤亡殆尽。

    张云大怒,东城要求顶半日,此时不过一个多时辰,眼见着东门就要陷落。

    正在着急间,萧飞指引着城下的明军,对着东门城墙上的建奴就是几轮火箭齐射,硬生生杀得建奴纷纷倒下,城墙上的敌军为之一空。

    张云趁机指挥部下,两边夹攻,在手雷和火铳的打击下,终于再次将建奴压下城头,东墙重新稳定下来。

    皇太极远远观望着战局,只见自己的百战勇士,死伤狼藉,落尸如雨,几次即将占领城墙,却被定南军一次次打压下来。

    可看到对方也是死伤惨重,皇太极一咬牙,命令吹响了号角,发出了全军攻击的命令。

    瞬间,听到大汗催促号角的满清大军,在各级章京的指挥下,蜂拥而上,以死攻城。

    瞭望哨上,秦浩明和阎应元等几名将领见皇太极发起总攻,不禁同时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眼前的建奴和蒙古鞑子、大明降军的实力完全不同,个人勇武不说,便是死战的决心也强过他们。

    定南军用战兵和辎兵混合守城,若不是有城防和火器之利,单凭战场厮杀还真不是建奴对手。

    尤其是在被命名华夏一式的燧发枪没有投入战场,用总督府改建的各式火铳和建奴拼斗,还真是相当吃力。

    “秦督,末将下去准备,您来指挥,一定指哪打哪?!?

    阎应元一脸喜色,兴冲冲拱手一礼,转身就朝下楼梯离去。

    “秦督,让末将也指挥一队人马!”

    下面的兵戈铁马,让随身?;さ氖涛莱ず谱右惨涣晨是蟮那胝?。

    秦浩明无奈的摇头苦笑,挥挥手算是答应。

    拼着巨大伤亡和建奴苦干蛮干,等的便是这一刻,目的是要敌人松懈,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招制敌。

    “浩子,让王茂天调一百三阶将士过来!”

    望着迫不及待离去的浩子,秦浩明高声大叫。

    他娘的,为了军功抛弃领导,不是一个合格的侍卫长。

    不过,战场紧张的激战让秦浩明无暇分心,眼里的单筒望远镜距离有限,只能紧紧的锁定几个特别的目标。

    此时的建奴听到总攻命令,一个个悍不畏死埋头往前冲,跟二战时期鬼子的猪突战术有异曲同工之处。

    秦浩明赞叹着建奴死士的勇武顽强,提前半个时辰下达了放弃东门的命令。

    萧飞所部一千将士,对着东门的建奴又是几轮火箭,将建奴射得伤亡累累。

    掩护着张云的部下,顺着东门城楼边站边退,逐渐退下城墙进入了城内的防御工事。

    于此同时,北楼连接东城的炮台,刘欣雨三百士卒纷纷举着火铳和弩箭,将城墙通道堵了个严严实实。

    而东城中部的炮台,张云余部全部退守,严阵以待。

    这两处得到的命令,是死战到底,一步不退,确保城墙不失,为城内决战提供火力支援。

    攻占了东门的建奴,轰然欢呼,上下用命。

    在刘欣雨的火箭和炮火打击下,慢慢打开了城门,城外的建奴一拥而进,不做停留,便向着瓦房店内城杀去。

    刘欣雨所部的火力平射而出,北墙的火力倾泻而下,将建奴的人潮打得人仰马翻,死伤累累,败退而回。

    张云趁机收拢了部队和全部辎重武器,撤回了北城的第一道工事内,五千守军严阵以待,萧飞部不足一千人退守第二道防线修整。

    甲喇章京里尔哈接收了城墙上的满洲士卒,一分为二,向着北城和东城的炮台攻击前行。

    先是被守军不断的火铳打得连连后退,接着被内城配重式抛石机的乱石,砸得飞灰湮灭,死伤无数。

    城下的诸克图再整军列,指挥着东门外的盾车纷纷进入,大军成扇形进入攻击位置,又派兵上城援助里尔哈。

    杜度随着大军终于进入瓦房店的时候,城内的诸客图正指挥着大军,盾车在前,弓箭手在后,死士冒着定南军不断的火力开路。

    后续勇士压阵猛扑,已经开始了对城内的第一次攻击。

    城外的皇太极长长呼了一口气,放下了焦急的心情,命人传令死伤惨重、连城墙都没能够着的多尔衮暂缓攻势。

    配合多铎佯攻,减少士卒伤亡。而自己的中军开始前移,向着瓦房店前去。

    血流得太多了,不足两个时辰就失守了东门的定南军,到底杀害了多少大清勇士,也该经受大清的怒火,付出代价了吧?

    听到皇太极的军令,多尔衮挥手叫停了攻势,无喜无悲。

    南城平原外宽内窄,越靠近城池越难展开兵力,上万士卒往往士气高昂地攻进护城河附近,就被挤成一团。

    然后被定南军精准的火箭和炮火,打得伤亡累累,无法前进一步。

    瓦房店南城都是定南军精锐,守城时丝毫不见慌乱,建奴大军不靠近护城河,不挤成一团绝不轻易攻击。

    一旦在护城河前挤在一起,守军的火力便精确无比,源源不断,节奏更是拿捏得恰到好处。

    往往都是一层打击之下,前方建州勇士刚刚被射杀摔倒,第二波打击就到,如此一层层的削弱下,勇士的尸体堆满了护城河南岸。

    多尔衮也曾小部队穿插,试图分批投入攻击南城,可是仍然被一一射杀。

    持续不断的铁球根本无视自己的攻击波次,只是一次次百十颗炮弹直接覆盖在护城河的区域,将自己的攻城器械和士卒一次次笼罩在百颗炮弹的打击之内。

    这种齐射在大范围的攻击模式下,威力十足。

    即使没有皇太极的军令,多尔衮也打不动不想打了,光是自己攻城器械的残骸,以及无数将士的尸体,就如小山般挡住了进攻的通道。

    只是,望着东门前方勇武无敌的多铎,多尔衮眼中充满忧虑。

    忽然辽阳南门大开定南军数百人冲出来,在城头火箭抬高角度远射的掩护下,飞快的一人砍下两三个头颅,便跑了回去。

    义愤填膺的勇士再次主动攻击上去,又被覆盖式的炮火和火箭,打了个狼狈而回。

    多尔衮气得指着城池大骂,却引来定南军的哄笑,只得无奈收兵。

    多铎看着诸克图如潮水般的攻势,不做任何调整,直接挥动三军跟着压了过去。

    又将自己的亲兵卫队,调上城头,参与里尔哈对东、北两处拦阻炮台的攻击。

    里尔哈已经打红了眼,五个波次的攻击,除了增加勇士的伤亡,竟然无法突破至炮台的十步。

    最可恨的不是定南军的死战,不是火箭和手雷,不是弩箭和火铳,而是一个大转盘上四个交叉捆绑、前后左右均匀分布虎蹲炮炮口的炮台。

    每每大清勇士冒着箭矢和飞弹,突进到二十步,虎蹲炮便及时鸣响,将数百颗铁丸扇形喷射出来,将进攻的勇士横扫一空。

    等后续的部队继续跟上,另一门弹药皆齐的炮口,便被转了过来再次喷发。

    然后被炮兵转回空炮重新添加弹药,另一门齐装待发的炮口又被转了过来。周而复始,弹雨不停,无情收割着无数建州勇士的性命。

    多少豪勇无敌、被建州百姓称颂的英雄男儿,就这样白白轻易地失去了性命。

    里尔哈不敢去看攻击东城南边的损失,也丧失了拿下全部城墙的信心。

    因为即便拼着伤亡,再加上运气,拿下这座炮台,可是北城、东城、西城的城楼,每隔着五十步就有一座同样的炮台,大清勇士要流多少血,才能全部攻取。

    诸克图已经亲自上阵了,挥舞着砍刀,身披三重重甲,领着亲兵,鼓动着士卒,奋勇而攻。

    头上是不断同时覆盖的乱石,眼前是无数箭雨,两侧还不时响起火铳连射的声音,脚下尽是同袍的血肉。

    诸克图心里发寒,却是不敢有半点松懈,只怕白白消耗了这么多勇士,却徒劳而攻,于是不停叫骂催促着满清勇士攻击。

    张云看着距离更近的建奴大军,回头对身后的刘欣雨说道:

    “前两排抛石机卸掉三成配重,后面两排两成配重,再后面一成配重,最后面的不动,装好石弹,同时发动?!?

    刘欣雨回头大喊大叫,传达张云的指令,不一会儿就完成了准备。

    张云又回头喝到:“向右偏一块砖距离!”等刘欣雨再次示意准备完成,张云一点头,喝到:“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