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292章【去香港】

第292章【去香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跟懂得法律条文的韩红云聊完之后,陈天朗第二天上去就去跟武成功签约,同时也表明自己要派自己的班底来共同跟进这件事。听到这个的时候,武成功略微有点不高兴,但是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也不好反对,只能点了点头,不过他要求陈天朗一定要派一个比较好合作的人。

    这个要求也不过分,陈天朗当然是马上点头,但是点完头之后,他才发现有点为难。因为盛世传媒这边招募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新人,猛然之间让他找一个靠谱出来还真难。不过此事先放一放,陈天朗还要忙着解决其它的事情。那就是买飞机票飞去香港。

    在离开上海之前,陈天朗接到了一个电话,却是熊长林打来的,熊长林在电话里显得很是得意,他告诉陈天朗自己已经在上海找好了工作,是做编剧的,前途远大。

    陈天朗莞尔,就笑着他问:“是哪一家公司呀?”

    熊长林就说,“当然是一家大公司了,说了你也不知道?!?br />
    陈天朗就没再追问下去。

    熊长林又说,“孔月媛最近和你联系没有?”

    陈天朗就说没有。

    熊长林就说,“那你可别生气,现在的孔月媛眼高于顶,别说你我了,就算是再高一级别的都看不上?!?br />
    说完这些,又压低声音鬼祟地说,“知道吗,听说这几天孔月媛跟着她的好姐妹,攀上一个公子哥,一起去了香港。香港啊,那是什么地方,咱们以前在老家看的香港电视剧,香港电影,都是那边拍出来的,有许文强,令狐冲,还有一眉道长……四大天王也是那边的!”言语间充满了羡慕和憧憬。

    陈天朗就说:“喜欢可以去旅游啊?!?br />
    熊长林就立马斥责道:“胡说,香港那种地方是谁想去就能去的吗?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去,何况我还没钱!”

    陈天朗就笑笑不语。

    熊长林就又说:“我跟你说这些是想问问你有什么东西需要捎带的吗?我打电话给孔月媛,好歹咱们也是老乡,让她捎带个电饭锅,收音机什么的,还是可以的?!?br />
    “没有,我没有什么要捎带的?!背绿炖拭σ⊥匪?。

    “诺,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已经知会过你了,你到时候可不要埋怨我。香港的东西大陆可是没有的,你不要可别后悔!”

    陈天朗笑而不语。

    熊长林打完电话就挂点了,这边却又有电话打过来,却是黄珂珂打来的,告诉陈天朗,帮他买的飞去香港的飞机票已经买好了,不过还需要他办理去香港的各项手续。

    这年头不同于未来,去香港旅游简单的像写个一一样。这个年代,香港简直就是很多人希翼的圣地,以至于很多时候大陆人去香港必须要经过很严密的审核。为什么要这样做?怕你去了香港一去不复返,毕竟这个年代偷渡去香港是很常见的事儿。因此去香港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做梦一样的事情。

    幸亏陈天朗跟武成功有联系,又幸亏武成功经常去香港,因此轻车熟路,就托人帮助陈天朗办理了去香港的各项手续。

    陈天朗也把自己去香港找导演合作的事情对武成功说了,武成功觉得用香港导演倒是个很好的卖点,于是就鼓励陈天朗马到成功。

    在去香港之前,陈天朗又打电话催促了一下写剧本的“厨子”姜伟,告诉他自己去香港的时间,要求他尽量在此之前把剧本写出来。

    姜伟给出的回复是没问题。

    果然,姜伟是个很守信用的人,只不过才两天时间,就打电话说要拿剧本过来。

    陈天朗对于剧本的审核可不能自作主张,他还是第一时间通知了武成功。

    约好见面的地点以后,武成功马不停蹄地赶过来,此时陈天朗则通过电话对姜伟反复嘱咐,《智取威虎山》这部戏他能不能做,就看武成功的决定了,所以一定要好好表现。

    事实证明,一切都是陈天朗自己多虑了。

    半个多小时后,姜伟出现在武成功面前的时候,武成功确实是微微一愣,觉得有些诧异。但是两个人开口聊了大约四五分钟后,就开始热络起来。

    料到半个小时的时候,两人发现彼此的理念极为合拍,于是就开始相逢恨晚,称兄道弟了。到后来,坐在一旁的陈天朗就干脆先行告退,让他们两个继续讨论了。

    当天晚上,陈天朗拿了姜伟写出来的《智取威虎山》剧本仔细地看了一遍。不得不说,天才毕竟是天才,自己只不过提供了创意,而这个姜伟却把整部戏都给包装成了一部惊心动魄又不失红色精神的动作戏。

    以至于看完这个剧本之后,陈天朗在书桌前端坐良久,终于伸出手指,拨打了电话,然后对着接通电话的姜伟说了一句话——“此剧必成经典!”

    ……

    第二天,陈天朗一大早就赶到盛视传媒公司,着手将手头必须要完成的工作处理掉,以便自己可以放心离开上海去香港。

    中午,大家都在午休的时候,陈天朗却见韩红云依旧趴在办公室里勤勤恳恳地工作着,陈天朗见了不由得又心疼,又感动地缓步走上去,摸了摸韩红云的头发,笑道:“唉,我花的这三千块真是值啊?!?br />
    因为工作得很专心的关系,陈天朗走进来,韩红云都没有察觉到,一直到他说话才知道她回来了。她于是抬起来,娇笑着看了陈天朗一眼,然后一手把他的手打开,“夸人就不能好好夸吗?非得装成一副黄世仁模样?!?br />
    陈天朗笑着坐了下来,说道:“这样才真诚嘛,我是黄世仁,你就是白毛女!”

    “跟你们这种地主资本家斗嘴,我是永远没有胜算的?!焙煸菩α诵?,说道。

    陈天朗笑了一会,长出一口气,问道:“韩红云同学,有没有兴趣去香港???”

    “好啊,早就想去玩了?!焙煸葡仁遣患偎妓鞯匦ψ潘档?,过了一会,她又忧虑起来,“我要是走了,那上海这边的工作该怎么办?虽然都上了轨道,但是总有很多琐碎的工作要人去做的呀?!?br />
    陈天朗摇了摇头,“不是去玩,是去工作?!?br />
    “什么?去香港工作?”韩红云惊讶地问道,“做什么?”

    “因为我觉得你工作能力很强,又是学习法律出身,搁到咱们内地算是屈才了,不如带你去香港,卖给一家律师楼,我也能赚些中介费……听说那边的律师都很有前途的,人家也不叫律师,叫大状,打一场官司就能买一栋楼,怎么样?开心吧?”陈天朗故意逗韩红云道。

    果不其然,韩红云马上把笔一摔,“我不去?!?br />
    “这可由不得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这是工作需要?!背绿炖使室庋纤嗟厮档?。

    “少给我来这套?!焙煸频闪顺绿炖室谎?,“要是你非要丢我去香港,那我就辞职。离了你陈总,我还就不信我会饿死?!?br />
    韩红云说完,还恶狠狠地瞪了陈天朗一眼。

    陈天朗一见,知道不能再玩了,再玩就要出火了,于是笑道,“好了,好了,跟你说实话吧,我带你去香港不是为了要卖掉你,真的是工作需要,要去和人签约的,不过香港人都很狡猾,什么都讲法律,带上你那才安全?!?br />
    韩红云本来吹鼻子瞪眼的,被陈天朗这么一说,才知道他心里的心思,真想狠狠地锤他一顿,但是碍着是办公室的关系,又不好打闹。

    于是,她就对陈天朗说道:“把手伸过来?!?br />
    陈天朗不明就里,但是隐约知道没什么好事,不过拒绝也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只能乖乖地把手伸出去,刚伸出去,就被韩红云一把抓了过去,把他的袖子撸起来,然后张开嘴巴,在他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可怜的陈天朗被咬得龇牙咧嘴,还不能叫出声来。

    咬完之后,韩红云还恶狠狠地对陈天朗说道:“以后要再敢这样戏弄我,我就把你的手给咬断?!?br />
    陈天朗苦笑了一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过了一会,韩红云喝了口水,问道:“好了,说正事,和什么人签约?”

    陈天朗一边摸着依然在隐隐作痛的手臂,一边把自己去香港的计划大致说了一遍。说完之后,韩红云两只眼睛冒绿光,“和香港影帝梁家辉签约?我喜欢!我一定会陪你去的?!?br />
    “咳咳,可是刚才你咬了我一口,我觉得带你去香港这事儿需要好好斟酌一下?!背绿炖?*道。

    韩红云闻言,立马站了起来,走到陈天朗身边,扯着他的衣袖撒娇道,“不行,我要去,我要去,无论如何,我都要去香港?!?br />
    陈天朗一方面是挡不住韩红云的撒娇攻势,一方面他还真就需要带韩红云过去。最重要的是,韩红云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这是比任何人都优胜的地方。

    这样想着,陈天朗便咳嗽了一声,然后做疲惫状,“哎呀,不知道怎么了,陈总我的肩膀,突然有点累啊?!?br />
    韩红云赶紧笑着跑到陈天朗的背后,给陈天朗揉了起来,“是不是这里?”

    “嗯……还好,还好?!背绿炖世值酶隽松裣伤频?,倒也不是韩红云真的按得有多好,只是这么久已来,能把韩红云使得这么听话,这还是第一次。

    按摩完,陈天朗又呼喝着让韩红云端茶递水,过了好一阵的老板瘾,直到看到韩红云的脸色渐渐不对的时候,他才故作深沉地用手指轻敲了敲桌面,“经过一系列的考验,我觉得你的表现还可以。嗯……可以先带到香港去考察一下,干得好,那当然好,就算干得不好,也可以锻炼同志嘛?!?br />
    韩红云听到陈天朗这话,马上双手高举,做出一个胜利状,“哈哈,我也马上要去香港了!梁家辉,刘德华,周润发,你们等我!”

    看着韩红云花痴模样,陈天朗目瞪口呆。

    ……

    1994年9月11日的时候,陈天朗带着女律师韩红云搭乘飞去飞去了香港,来送行的只有黄珂珂一个人。

    这个年代的香港绝对不同于未来。

    这个年代的香港代表着购物天堂,电影圣地,超级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

    因此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年代能够去一趟香港,就跟出过去了好莱坞一样光荣。

    但是对于陈天朗来说,却丝毫没有新鲜感,前世的时候他在香港呆的时间太长,都快呆腻了。不过看着身边韩红云一脸兴奋的模样,禁不住也被感染了一些。

    何况,陈天朗这趟来香港除了办理公事之外,还要探望一下自己的老姐陈红。

    听说这几年老姐陈红在香港混的很不错,陈天朗入股的艾薇尔香港服饰公司也由她帮忙打理,再加上陈红的服装设计频频在香港的各大服装比赛上获奖,以至于此时的陈红好像在香港已经很有名气了,听说为了进军国际服装界,她还取了一个英文名字叫Marry。

    当然,陈天朗关心的都不是这些。前世的时候老姐陈红虽然有才华,却止步于家乡,在工厂打了一辈子工,然后结婚生子,变成了一个普通女性??墒钦庖皇?,陈天朗却帮她插上了翅膀,让她飞上了更加宽广的天地,找到了自己的梦想和舞台。

    只是可惜,在南都还有一个男人在默默地等待着她。打电话回去南都的时候,听老妈刘玉萍说,周晓军这个痴情种隔三差五还来探望她,又是帮忙买米买面,又是帮忙照顾刘玉萍的身体。比陈天朗这个亲儿子还要孝顺。

    对此,陈天朗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周晓军,因为陈天朗知道,从他把老姐陈红送去香港那一刻开始,他们两人之间已经有了巨大的天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如今的老姐陈红俨然已经是香港服装界的女强人,不管是服装设计,还是服饰经营,连创立艾薇儿公司的陈查理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厉害,即使周晓军在南都市已经坐到了派出所所长的位子,也是比不上的。

    想到这里,陈天朗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隔着飞机的窗户,向外面望去,香港,越来越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