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章 剑囚谷

第二章 剑囚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山谷之中,炉鼎轰鸣。

    人影幢幢,挥舞着铁锤,砸在黑暗之中。

    火星迸射,照亮他们的面颊。

    李辟尘挥舞着镔铁锤,狠狠的砸在一块烧红的剑胚上。

    来到这里有三天了,李辟尘也明白了,自己来到了怎么样的一个地方。

    这里是仙门大狱,处于一个名为【魏】的国家境内。

    此处是九仙门中,镇岳宫!

    同名同号,但却不是同一个地方!

    传说这里是天下奇险之地,飞鸟难过,游鱼不渡;

    传说这里是天下至凶之地,死囚漫谷,恶徒遍地;

    传说这里是天下铸兵之地,日出百兵,埋坟葬冢。

    天下百兵出镇岳!

    微微喘息着,热浪滚滚,让李辟尘口干舌燥。

    自己已经不在地球之上,不知道到了哪里,似乎是另一个世界。

    这里是大狱,虽然来到了这陌生之地足有三日光景,但所有的一切依旧笼罩在迷雾之中。李辟尘只能从同为剑奴的一群人中得知外界的一鳞半爪。

    他什么也不知道,莫名奇妙的,就成了奴隶。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这里毕竟是仙门,听有些剑奴讲述,若是在这里表现出色,可以脱离罪籍,去镇岳宫中,当个真正外门弟子。

    那可是仙道大宗??!

    李辟尘如此想着,回忆当初那老道士给自己看了经文,不由地心生怒火。

    定然是那个老道搞鬼!

    砰!

    一锤狠狠的砸在烧红的剑胚上,那铁块被砸的扭曲变形,中央凹陷下去,看上去有些滑稽,丑陋,在李辟尘眼中,就如那镇岳宫的老道士的脸颊一般。

    “不要用上全部的力量,使六分,留三分,余一分?!?br />
    清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穆寻雁开口,对着陈缘道:“你这样的锤击方法不过只是单纯的发泄罢了,对于铸兵没有半点用处?!?br />
    “你那剑胚迟早被你砸烂了?!?br />
    李辟尘一锤砸在剑胚上,沉默着,过了半响,悠悠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穆寻雁容貌俏丽,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是豆蔻年华,但此时却在火炉旁做着如此粗鲁之事,被投入仙门大狱,着实让人好奇。

    “朝廷里权利斗争而已,我父亲失败了,他的对手诬告他,被皇帝杀了头,我就屠了那个一品官的全家,于是被下了天牢。后来有权贵让我去给他当玩物,我答应了,在他要上我的时候,我把他的那活给生生扭断了?!?br />
    穆寻雁淡淡开口,语气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个与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人。

    李辟尘沉默,一锤落下,却是不知该如何接话。

    她语气太平静了,平静的让人感到可怕,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如同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亦或是杀手一般,让人感到可怕,冷血。

    杀人这种事情,是这么平静可以说出来的吗?穆寻雁,在这个女孩的口中,杀一个人,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带过了。

    “我把那家伙的活给扭了,于是他妻子跑到那个儿皇帝面前告状,原本是准备斩我的,正巧镇岳宫要收死囚,原因是上一批的剑奴死了不少,需要补充。那仙门老头和皇帝这么一说,他就和狗腿子一样,头点的飞快。于是,我就这么好运,活下来了?!?br />
    她手中铁锤上下翻飞,单手随意的挽出几个锤花,李辟尘看的略微呆滞,不由地暗自咋舌。

    自己的力量在她面前如同三岁稚童,她手中那镔铁锤足有百多斤,沉重无比。自己手中是极度削减版的,只有二十斤,就算这样,也必须要双手才能挥动。此时与她一比,当真让李辟尘汗颜,无地自容。

    这就是仙门中人的力量。

    “你呢?”

    她反问李辟尘,李辟尘沉默,而后愤怒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来的!”

    “我原本是在山上看经....下山后,就在这里了!”

    穆寻雁似乎有些讶异,听见这个理由,不由地摇头失笑:“呵,你不诚实,这明显是敷衍?!?br />
    “哪里有上山看经,下山......”

    “我说的是真的!”

    李辟尘心中陡的烦躁起来,这个理由千真万确,怎么她还不相信呢。

    “今日出兵三十!”

    忽的,一道厉喝凭空响起,在山谷之中悠悠回荡。

    远处那两扇巨大的石门被推开,李辟尘看见,一名身穿灰色道袍的青年从门外走进,眼神冷漠,只是张嘴吆喝一声,随后便不再言语,只是在铸剑台边不断踱步。

    “怎的和市井小贩一般,还吆喝一声?”

    李辟尘失笑,穆寻雁摇头:“你别贫嘴,臭小子,我告诉你,这人是剑囚谷内监察弟子,名唤戚晋元,是真正的仙门中人。虽然修为不高,但似你我这群剑奴百人,便是一哄而上,也伤不得他半根毫毛?!?br />
    “他那不是吆喝,是警告,你现在觉着好玩,待到晚上,今日铸兵不足三十柄,无铸者无食。要知道,那食物可是金穗稻和灵牛肉,其中蕴含天清之气,可强身健体,助人化出仙骨?!?br />
    李辟尘听闻,略有疑惑:“你说金穗稻,灵牛肉我大致明白,但仙骨是什么?天清之气等于灵气?”

    穆寻雁点头:“清浊灵煞,你这么理解也不错。仙骨你不知道?可别是诓我?!?br />
    “人体修行,先开八脉,再铸仙骨,否则难以修行,此乃基础?!?br />
    “人身开八脉,当有天脉雷音伴随,八脉共鸣,其音如天震,而后凝神闭气,吞吐天清之气,引动人体三火重铸体内白骨,便是凡骨化仙,如此方可炼精化气。这一套下来,也就是凡间常说的【脱胎换骨】?!?br />
    “仙骨分九,一骨四境,初时凡骨化仙,只有一骨。脱胎八脉只是踏上修行路,而现出仙骨之后才是真正的修行者?!?br />
    “人间有三十六洞天,为无上之境,不入劫中,为超脱之所。现出仙骨之后,脱胎换骨完毕,自身气运则有一丝受冥冥牵引,引入三十六洞天之中?!?br />
    穆寻雁顿了顿,微微喘息一声:“仙骨之中亦有区别,这是后话,凡特殊之人千万人中难出一尊,每一位皆是当世天骄,非我等囚徒所能目视?!?br />
    李辟尘若有所思,忽的开口:“那你是什么境界?”

    “第六脉,再开两脉便是换骨,我若是在此处铸骨,气运牵引便是第七洞天,你若是铸出仙骨,也该是第七洞天?!?br />
    穆寻雁淡淡说着,李辟尘失笑:“原来你也是....刚刚起步?话说洞天是什么?”

    “那也总比你这个肉体凡胎的家伙强吧,等什么时候你能单手挥动一百五十斤的镔铁锤再在我面前炫耀?!?br />
    穆寻雁摇摇头,二人正说着,忽的,不远处突然有大笑声响起,李辟尘朝那望去,却发现是那徐丘貉。

    “今日出兵一柄,上品削铁剑!”

    他手中火钳末端深入洗剑池中,手掌微抖,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铁剑从池水之中升起,杀气逼人。

    李辟尘看着那剑,心中微惊,暗赞一声。即使不通铸造之道,也能看出这绝对是一柄上好的宝剑。

    “兵级分十,一为削铁、二为精钢、三为百折、四为千锻、五为无垢、六为斩金、七为截玉、八为鬼斧、九为神工、十为天兵?!?br />
    “兵中有法则为法兵法器,兵中无法则是凡道宝兵?!?br />
    “这徐丘貉虽然品行不端,但深谙铸兵之道,故此能在剑囚谷内混的风生水起。之前听闻监察师兄很满意他的表现,他境界比我要高,已然是第八脉的修为,若是再铸出一柄‘精钢’,他便能脱去罪籍,成为真正仙门弟子?!?br />
    穆寻雁解释,语气平淡。

    李辟尘盯着那剑,寒光照耀人眼,隐约间,剑身上似乎浮现出一些文字,仔细看看,却发现那正是老道给自己看的清净经。

    这是怎么回事?

    李辟尘顿时惊诧,那些文字开始变得清晰,如同刻印在眼中一般,他顿时闭上眼,以手覆面。

    徐丘貉感应到目光,顿时回头望来,眼见是李辟尘,顿时嗤笑出声:“凡人,没见过上品宝剑淬火?只是这样就晃瞎了你的眼睛?”

    李辟尘不答,过了半天才睁开眼,此时从黑暗中睁开,眼中那些经文渐渐变淡,随之消失不见。

    奇哉怪哉,这些经文是什么东西,居然还会再度出现在眼中?

    李辟尘暗自思索,忽的心有所感,抬起头来,正见到穆寻雁古怪的眼神。他不由地有些诧异,询问道:“你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穆寻雁无奈摇头:“目光不可长时间注视淬火之剑,否则双目会受到杀气的伤害,尤其你现在还是肉体凡胎?!?br />
    是这样?

    李辟尘沉默,说是杀气,但自己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异样,之前遮住眼眸,不过是因为见到了不该见到的文字罢了。

    那徐丘貉将手中宝剑擦拭,口中喷出云雾,化作细雨落在剑刃上,这般神奇术法,顿时看的李辟尘有些呆滞。

    口喷云雨,弄云捉雾,这是仙家法术。

    徐丘貉取起宝剑,此时监察弟子已然走来,一手取剑,在那剑身上屈指一弹。

    “叮!”

    一道清脆空灵之音响彻山谷,监察弟子眼眸微微一亮,点点头:“不错?!?br />
    “上品削铁剑,可取一两灵牛肉,二两金穗稻?!?br />
    他将那剑遥遥一抛,霎时间谷内泛起一道剑云,那削铁宝?;榷?,落入洗剑池中央一处剑台上。

    那是百兵台,上面插满各种奇门兵刃,即使隔着如此之远,依旧有一股逼人的寒气从兵台之上散发出来。那些是杀气,兵刃铸造完毕之后,经过铸者的洗礼,之后便会放置于百兵台上,等候仙门来取兵。

    镇岳宫乃是玄门大宗,天下百兵出镇岳不是说说,铸炼之道乃是镇岳宫立派根本,同时铸兵者一定好战,修为不够无法驾驭百兵,故此战力在九仙门之中排位第一。

    若不是洗剑池环绕,其中百兵杀气爆发,定要将这里化作一片死地。

    李辟尘想着,忽然身前出现黑影,抬起头,却正见到监察弟子那张僵尸一般的脸。

    “你就是三日前守谷师兄捉回来的剑奴?”

    监察弟子眼神没有波动,似乎在对着虚空谈话,没有看李辟尘一眼,但那股压力却让李辟尘几乎站立不稳。

    仅仅是站在自身面前,就如同一座大山当面,李辟尘明白,这是因为修行之人脚踏大地,寻山而居,是以承天之运,得享清灵之气,故此仙凡相见,凡人便如山岳临身,受天清之气所摄。

    监察弟子沉默半响,没有等李辟尘开口,自顾自道:“原来如此,肉体凡胎,受不得天惠,气运飘忽无根无萍,见不到一点真灵,果然是将死之兆。难怪想要从这里逃离出去?!?br />
    “魏国居然送凡人来谷,你这小子怕不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这是要置你于死地。也罢,来了便来了,无可更改。你肉身凡胎,八脉未开,仙骨不现,让你铸兵也铸不出上好兵器?!?br />
    他摇摇头:“今日日落之前,你要交给我一柄下品削铁级兵刃,否则,今日无食?!?br />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也有力气活下去。你今日铸不出下品削铁,那今天晚上,气运一降,你只有自求多福?!?br />
    监察弟子说完,转身便走。李辟尘脸色微白,呼吸有些急促。

    他说自己肉体凡胎,受不得天惠,气运飘忽无根无萍,是将死之兆?

    李辟尘忽然心烦意乱,一股热气直冲头顶,霎时间让他浑身涨红,只觉得眼前世界隐隐扭曲,恨不得一锤砸下,将这破谷砸个窟窿,还一个天地清明。

    “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

    宏大又飘渺的诵经声传来,浩淼高远,如同天音阵阵,回荡在李辟尘的脑海中。

    六欲之火骤然而降,李辟尘眉心中,一道清光乍现,化作一个原点,瞬间隐没消失。

    仙运有感,监察弟子忽的顿住脚步,回过头来,而此时李辟尘已经转身,回到铸剑台边上。他目光扫视一圈,诸剑奴气运尽入他眼底,除去李辟尘气运飘忽不定,冥冥之中感不到源头,如无根浮萍。其余剑奴周身皆传来一股浩荡之意,为第七洞天之属。

    监察弟子顿时有些疑惑,之前那感觉似乎是玄门妙法清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