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三章 天脉雷音,八脉初开

第三章 天脉雷音,八脉初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玄门妙法清光必须要修行者心如止水,六欲不生,心神清净才能凝聚。监察弟子见寻不到玄法源头,只得作罢,不再理会诸剑奴之事,寻了谷内深处一僻静之地,盘膝坐在大石上,闭目修行。

    剑囚谷如同长龙,洗剑池在最外侧,依次向里,为诸剑奴铸剑台,中央有一大鼎,唤作冶金鼎,即为李辟尘当初见到的大鼎。鼎内流淌铜汁铁水,温度极高,有仙火存其中,长年不熄。

    两侧有四道长渠,外侧为融化的铜汁铁水,如同熔岩一般;里侧为洗剑池仙潭之水,灌注其中。

    徐丘貉收起镔铁锤,口中喷出水汽,将铸剑台洗礼,霎时间谷内升起云雾,朦朦胧胧,幽深静谧。

    铸兵的声音似乎一下消减了不少,他朝着穆寻雁和李辟尘所在的位置瞥了一眼,而后嗤笑一声,径直朝谷内走去,竟也是寻了个僻静地,盘膝坐下。

    李辟尘注意到徐丘貉的动作,小声对穆寻雁道:“铸兵成了,可以像他那样?他是在修行?”

    “不错?!?br />
    穆寻雁开口:“监察师兄曾言,一日铸出削铁,剩余时间便可寻地修行?!?br />
    “剑囚谷内天清之气充沛,但这些清气并不纯净,其中往往包含金铁之中的地浊之气,我们修行,需要先行炼化浊气,剩下纯粹的清气,如此方能修行,却是要耗上不少时日?!?br />
    她瞥了一眼李辟尘:“你也快些,我这长剑已经铸好,只需要再锻十下,便可放入洗剑池中?!?br />
    “你没开八脉,未现仙骨,若是今日无食,则入夜气运陡降,百兵台上诸多兵刃会散出杀气,化作杀劫气运,降临你身躯之中?!?br />
    “仙门大狱多杀伐,我等铸兵,也是为了转移杀劫气运。但你一日呆在此地,那杀劫气运便一日不消,故此日日铸兵,夜夜消劫。兵本就是杀伐之物,属庚金,故此剑囚谷内多杀气,而听闻,我们铸兵,也是镇岳宫用来抵消仙道杀劫的一种办法?!?br />
    穆寻雁说着,手中镔铁锤忽的砸下,砰的一声,那炽热滚烫的铁剑忽然散发出一丝杀气,穆寻雁连忙将那长剑以火钳夹之,投入洗剑池中。

    寒光闪烁,一柄通体黝黑的铁剑从潭水中被取出,上面冒出阵阵白烟,一丝杀气若隐若现,似虚似幻。

    李辟尘心神震动,这一柄剑与之前徐丘貉铸的宝剑又不一样,区别甚大。他那宝剑初成,杀气四溢,似乎如同出水蛟龙,要择人而噬;穆寻雁这柄虽然杀气极淡,但李辟尘感觉这柄的危险程度更甚徐丘貉的剑,似一头蛰伏的猛虎,不出则已,出必杀人。

    不动如山,动如雷震!

    脑海中突兀的浮现这八个大字,一瞬间,李辟尘眉心之中,之前的清光再度现出,微微旋转,隐没眉心。

    念头霎时通达,如同大河开闸一般!李辟尘看了看手中的镔铁锤,再望向那滚烫赤红的铁胚,突然福至心灵,手臂抬起,猛地挥出一锤!

    “叮!”

    清脆的敲击声响彻剑囚谷,婉转悠扬,如风如雾,似化作实质,随烟云飘荡,四散而开。随之而来的,是一道若隐若现的雷声!

    监察弟子猛地睁开眼睛,眸中似有两柄利剑出鞘,寒光爆射。

    “天脉雷音!”

    他猛然起身,一眼便锁定了李辟尘。

    穆寻雁停下动作,她就在李辟尘身边,那第一锤落下的清脆被她听在耳中,先是一愣,而后一惊。

    那是铸兵凝神境,需铸兵者心神凝聚,摒退杂念,凝神于手中所铸兵刃之躯,甚至忘记手中铁锤,此乃凝神境。

    这是一种精神境界,即使是许多仙门的入门弟子都无法做到,毕竟人有七情六欲,即使是闭关之时亦会被各种杂音扰乱。许多弟子想要进入凝神境,都需念诵《一元静始心经》,以此经辅佐,令心神暂时平静,陷入天地空灵之态方可。

    “魂魄凝神?”

    徐丘貉睁眼,朝李辟尘望来,其中有一丝惊讶。

    若说之前的魂魄凝神让诸人惊诧,那接下来的雷音就让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脉雷音,此乃八脉初开之人才独有的状态,每个人第一次开脉,天脉雷音有大有小,意为开脉多寡,雷音大者开出两脉,雷音小者开出一脉。

    八脉一开,便是踏上修行道路,可以炼化灵气,化出真元。

    此时还是真元之属,无清浊之分。

    每开一脉,便增百斤神力,气血暴涨一倍,凡人之中,多有任督二脉打通,实力大进之说,便是源自于此。

    而待到八脉齐开,化出仙骨时,其力有千斤,真正达到脱胎换骨之境。

    八脉齐开是为脱胎,仙骨一现便是换骨!

    天音不大,显然只是开启一脉的状态。

    “这小子前不久刚刚被捉回剑囚谷,这才短短三日过去,他就已经开了一脉?!”

    徐丘貉惊诧,初时他言这小子活不过三日,如今正是第三日,他料到监察弟子今日会来,李辟尘若是今日铸不出削铁级兵刃,定然活不过入夜之后的杀劫。

    可眼下这小子居然震开八脉,现出天脉雷音,踏入修行路。如此一来,人仙气运转换,这小子得剑囚谷一丝气运加持,今夜杀劫无忧。

    “不过只是一脉而已,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难不成你三日一破境,夜夜都能躲开杀劫?”

    徐丘貉皱眉,冷哼一声。

    不说他心中略有恼怒,感到失了面子,李辟尘这处,现在他的脑海中空无一物,诸般念头如同大河滔滔,汇聚在一起,成为一个原点。

    又是一锤砸下,那清脆声音再度响起,随着铁锤挥舞,李辟尘身躯上的气息渐渐变得高涨起来。

    挥舞铁锤的手从双手变成单手,那气息渐渐蒸腾,监察弟子的双眸变得越来越亮。

    敲击的声音越来越清脆,如同山涧泉水叮咚。

    一锤落下,那道声音悠悠回荡,渐渐变得刺耳嗡鸣。

    监察弟子顿时目光一凝,当下低声喝道:“钳剑!”

    似乎是自然反应,李辟尘下意识的以火钳钳起剑胎,与监察弟子的呼喊声恰好吻合。

    监察弟子又道:“洗剑!”

    哗啦!

    与他声音同时动作,李辟尘将铸出的宝剑丢入池水之中,脑海中一片空灵,眼中只有那存在池水之中的宝剑。

    隐约之间,脑海中有大道纶音响起,天清地浊之言再度出现在脑海之中,散发出幽幽清光。

    监察弟子再喝:“取剑!”

    唰!

    洗剑池水流分开,火钳将铁剑取出,一瞬间,寒光照耀,一闪而逝!

    监察弟子一步踏出,袖袍一挥,那刚刚被取出的长剑便化作一道剑云,直接飞入他的手掌之中。

    李辟尘呆在原地,脑海中大道天音回荡,眉心中玄门妙法清光隐现,明明之中勾动一道气运,他双目闭合,原地盘膝而坐,只是三息之后,又听得一道天脉雷音响起!

    轰隆??!

    第一道天脉雷音不大,但这第二道却如同真正天雷一般,轰鸣在整片山谷之中。

    穆寻雁瞬间怔住,脱口道:“第二道天脉雷音?”

    这短短铸剑时间,他居然又开一脉?

    监察弟子见到她有些惊异,淡淡道:“这小子之前铸剑时踏入凝神境,恰逢他自开八脉,又勾动了剑囚谷气运,故此连开两道天脉雷音,虽然少见,但并不稀奇?!?br />
    他袖袍擦拭那刚刚从池水中取出的铁剑,衣衫拂过,监察弟子手指轻轻在剑躯上一叩,那剑身上的铁屑落下,露出本来面目,霎时间一道寒光亮起,在诸多囚徒身上铁衫中现出模样!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监察弟子戚晋元顿时暗赞一声,剑躯布满鳞纹,寒光照耀,杀气内敛不显于外,却又有萧瑟肃杀之意,当真是一柄好剑!

    只是品级不高,只有中品削铁。

    戚晋元默默将此剑与徐丘貉的宝剑相互比较,在他眼中,两柄铁剑上各自化出一道气运,纠缠在半空之中,互相厮杀,只一个照面,徐丘貉那柄铁剑气运应声而断。

    “中品削铁便可斩断上品削铁,此剑果然不凡,若是当初铸造时,那持锤者境界再高上一些,那便圆满了?!?br />
    戚晋元暗道可惜,此时,李辟尘身躯中,天脉雷音渐渐减小,缓缓消失不见。

    李辟尘睁开眼睛,眼中有些迷茫,眉心中玄门妙法清光滴溜溜的一转,将他灵台上尘埃拂去,霎时魂魄清明。

    汹涌澎湃的力量从身躯各处涌现,李辟尘眼中,精神识海中,三道虚幻的天脉若隐若现,一尊小人盘坐灵台,若看面相,与李辟尘一般无二。

    眸子睁开,似有雷光暴起。但凡与李辟尘眼神对上之人,心中尽数一跳,不知为何,下意识便避开他的目光。

    “你很好?!?br />
    戚晋元开口,眼中颇多欣赏之意:“今日傍晚,你领一两灵牛肉,二两金穗稻?!?br />
    “师兄!”

    徐丘貉顿时出声:“监察师兄,这小子不过铸出一柄中品削铁,为何与我领一般吃食?”

    他不过区区脱胎境界,未开仙骨,自然看不见方才那气运相争,戚晋元瞥了他一眼,暗道这小子所铸中品削铁一个照面便把你的上品削铁斩断,你还有什么好争的。

    “若想知道缘由,你且看?!?br />
    戚晋元手指遥遥一伸,百兵台上,两道剑光显化,现出剑气虚影,二剑相对,初一照面,那上品削铁当啷一声被中品削铁斩为两段。断裂剑光回转,遁回剑躯之中,另一侧,那中品剑光也是遁回,再定睛看去,那上品削铁的杀气骤降三分,色泽明显晦暗;而中品削铁则如之前一般,没有半分变化。

    徐丘貉看见此幕,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戚晋元摇头:“明白了?还有疑问?没有了,就去修行吧?!?br />
    徐丘貉告罪一声,面色阴沉的朝谷内走去,临走之时,瞥了一眼李辟尘,眼神复杂难明,而后轻微摇头,不再逗留。

    李辟尘连忙对戚晋元施礼,言语之间颇多感谢,毕竟这监察弟子方才提点自己,若非他相助,自己也不会打开后续两脉。

    戚晋元道:“此为你自己顿悟所致,与我干系不大,你也不必多谢于我,好生修行便是?!?br />
    他说完便转身离开,李辟尘暗道这里虽然为仙门大狱,但到底还是与凡间不同,不说如今世界,单单是地球,古籍里记载的天牢也绝不是什么善待犯人的地方。

    穆寻雁摇头,低声开口:“我知道你现在心思,莫不是在想仙门大狱没有凡间严苛?呵,只要是大狱,哪里又会不严苛?”

    “剑囚谷之所以如此做,不过是为了消弭杀劫罢了。须知兵为天下杀伐之源,铸兵之地必然杀气冲宵,而剑囚谷却一反常态,一副静谧幽深,云遮雾罩的状态,正是由于洗剑池的存在?!?br />
    “洗剑池消弭杀气,那口池水乃是仙潭,取第七洞天洗象池一滴真水精魄而化,能压十方煞气,可以说,有了洗剑池,才有剑囚谷这么个地方?!?br />
    她语气认真,俏脸紧绷,看的李辟尘心头一跳。

    “剑囚谷乃方圆八万里内至凶之地,死囚漫谷,恶徒遍地。待到入夜,你便能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到那时候,三日杀劫一起,凡身上沾染一丝杀劫气运者,皆难逃一死?!?br />
    李辟尘听得心惊,再一抬头,发现天空渐渐昏暗下来,虽然被云雾笼罩,但是光线的衰弱仍旧可以感觉到。

    此时铸剑台边,许多剑奴忽然奋力挥舞铁锤,神情惊恐异常。

    “时间已到!”

    戚晋元的声音传来,霎时间,所有未完成的剑胚尽数化作剑云坠入洗剑池中。

    有剑奴面如死灰,如丧考妣,穆寻雁一拉李辟尘,道:“走,回茅草屋去?!?br />
    剑囚谷尽头,云雾弥漫,清灵气升腾,像是农家田园。两道溪流化作大河,又在中途分岔,一正一逆,将田地划开。那些田土上有数百间茅草屋,每隔三丈便有一座茅屋坐落。

    穆寻雁对李辟尘道:“你已开三脉,踏入肉身脱胎境,应当可以随气息牵引寻到你所属的茅草屋了?!?br />
    李辟尘皱了皱眉,刚刚他便感觉有一道冥冥气机在指引自己,似乎正是某间茅草屋所发出。按照心中感觉,李辟尘逐渐朝内部深入,终于在一块略有偏僻的田地上寻到了气息源头。

    这是一间略有低矮的茅草屋,看上去很新,似乎刚刚搭好没有多久。

    穆寻雁的声音传来:“你前两日,算上刚刚被捉回来的那天,都是在剑囚谷内渡过,那是因为正巧到了出兵之时,而今日铸剑圆满,正是三日铸剑结束,杀劫起时。我们便回来这茅草屋避劫?!?br />
    “这河名分为两道,上游的是清漳河,下游的是浊漳河,俱都是自洗剑池中流淌而来,那两道溪流便是之前谷内的淬火槽,其中蕴含清浊二气,这里居于下游,乃是浊气汇聚之地,水不可饮用,若是天脉污浊,仙骨便开不成了?!?br />
    穆寻雁继续道:“我现在也要回茅屋中,以躲杀劫,你若是无事,便早早进去,今日你领取的吃食,半个时辰后自会有黄巾力士给你送来,记住,酉时过半之后,千万不要踏出茅屋半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