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六章 妒火作祟,死剑坟开

第六章 妒火作祟,死剑坟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入夜,剑囚谷内仍旧火光照天,许多剑奴铸不出削铁,依旧在反复捶打铁块。他们的身躯上汗如泉涌,在极高的温度下,化作阵阵白烟蒸腾。

    中途有黄巾力士来送吃食,此事表过不提。

    李辟尘盘坐谷内,默默修行《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眉心中一尊神人若隐若现,手中掐出印诀,一片青色高天在紫府内浮现,其中有雷霆闪烁,浩大刚正。

    身躯之中四道天脉轰鸣,浩荡的灵气如同河水一般在其中奔涌不休,肆意奔流,似乎要撞开一切枷锁,再开一方崭新天地。

    人体如同大鼎,鼎中化分两仪,清者为灵,掌紫府高天;浊者为煞,掌丹田大地。此乃天清地浊之道,为天下大道之二。

    是以玄门修元神,炼清,真灵不昧;魔门修肉身,炼浊,真灵蒙蔽。

    而灵怪之属,无视清浊二气,皆可吸取。

    天脉震荡,似拥有生命一般,与紫府之中雷声呼应,剑囚谷内诸人睁眼,只听得一声雷霆乍起,绵延不绝,回荡在剑囚谷内。

    第五条天脉贯通,李辟尘闭目,身躯动也不动,没有半分反应。

    穆寻雁睁开眸子,眼中有一丝惊诧之色,想到对方修行镇岳宫青霄雷法,有如此进境,也是属于情理之中。

    相比穆寻雁,徐丘貉则是烦躁的睁开双目,眉宇之间有一丝化不开的阴云。他眼眸盯着李辟尘,心中暗怒,想着若不是他突然出现抢了自己的机缘,那如今自己便是那本《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的主人,按照自己的修为进境,必然能在月底之前达到仙骨一重。届时被李元心接引,可直入镇岳宫中雷法一脉。

    这《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乃是是镇岳宫的根本之法,由此法衍生可化作雷法,云法,风法,雨法四道,宗门之中分化四脉,各有侧重。

    而历代掌门皆是把四道修至极致,届时功法演变,从《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之中脱胎而出,化为《太华青霄两仪天罡真解》。

    所谓青霄天罡,为风雷云雨四者是也。灵虚意在其虚之一字。灵者为虚,为无形无相,象征雷风云雨四天时法,而由虚化实,便是罡元。

    李心元便是镇岳宫中雷法一脉,他手中阴阳垂云扇乃是人仙级至宝,能搅动青罡神雷,呼风唤雨,威力莫测。

    四脉之中,雷法一脉修“乙木神雷”;风法一脉修“五运八风”;云法一脉修行“两仪吞云”;雨法一脉修“凝元癸雨”。

    四脉弟子联手,可布【四象天时大阵】,敌方入阵,先有雨蚀,再有云卷,后有风削,最后雷法临身,不断不息。

    直至半夜,炉火的光辉终于渐渐消退,洗剑池边不比浊漳河与清漳河,杀气虽然盈满,但是被锁在百兵台上不敢妄动,况且三日时间尚未到达,那些一缕一缕的杀气如同寻不到家的游子,在百兵台上不断晃荡,惧于洗剑池之威,不敢朝外扩散半点。

    三清之气镇压三浊之气,洗剑池水乃是源自洞天仙泉,第七洞天洗象池,威能莫测,区区精钢境都不到的百兵,难以脱离洗剑池镇压。

    大雾迷蒙,入夜反而比白日更为浓重,李辟尘盘坐原地,心神放空,忽的有所察觉,睁开眸子,朝前方望去。

    一道人影从大雾之中走出,神色阴沉,正是徐丘貉。他走到李辟尘身前一丈处站定,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而后只是拉开架势,似乎想要和李辟尘交手。

    李辟尘起身,心中空灵清净,诸多烦恼抛之脑后。

    徐丘貉见他如此,不由地冷笑:“我是第八脉,你不过区区第四脉,就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能得李元心垂青?!”

    一只手伸出,李辟尘与徐丘貉搭手,左掌中指食指叩上徐丘貉左腕,那左腕翻飞,一个回擒将李辟尘手腕抓住,下一刻,那徐丘貉左手被推动,李辟尘左手诡异的一推,徐丘貉顿时朝后连退两步,待他抬起头来,李辟尘右手化作两龙爪之态,已然定在他眼前不足半寸之地。

    徐丘貉瞳孔微缩,他不相信自己居然会被这小子制住。

    对方入谷才不过几日,如今却是七数也未到,就从一个凡人蜕变成如此高手?

    徐丘貉与李辟尘皆是沉默,下一刻,两双手臂再度交织,咔哒的交击声不断响起,二人手掌对撞,李辟尘右手反叩,左手又是一道龙爪定在徐丘貉脖颈之上。

    两次失利让徐丘貉恼怒至极,但他终于明白李辟尘厉害的奥秘,沙哑道:“靠着凝神境才能打败我,算什么本事?”

    李辟尘不答,此时处于凝神境中完全听不见徐丘貉在说什么,下一刻二人再度动作,不出十招,徐丘貉又被一掌劈翻在地,他三战三败,狼狈不堪。

    李辟尘从凝神境中退出,起身离开徐丘貉,后者眼神阴森:“先一步踏入凝神境而已,等到我也进入凝神境,你还能如此猖狂吗?”

    “凭着外力,算不得本事?!?br />
    听着对方不忿的话语,李辟尘心神平静,只是道:“凝神境是我所悟,为我所得,自然是我本身之力,如何算的外力?”

    李辟尘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br />
    徐丘貉面色阴沉,冷哼一声,转身走入大雾之中,身形消失不见。

    有人影从旁边浮现,穆寻雁拨开大雾,与李辟尘并排而立,轻声道:“徐丘貉眉心紫府被煞气笼罩,似有杀劫临身,又半夜来找你比斗,似乎心有业障?”

    李辟尘也是微微皱眉,徐丘貉一直以来看自己不顺眼,如今更是半夜与自己交手,细细一想,却是有了些眉目。

    边上穆寻雁微微沉吟,寻思道:“我观白日徐丘貉就面色不虞,据我所推测,大致是因为上品削铁被中品削铁斩断之事,此为其一,其二当是《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一事,他应当是觉着若你不曾入谷,那册子原本当是他的?!?br />
    “如此他才半夜挑衅于你,结果又被你所败,这下怨气更大,不过那杀气到底是从何而来,仍不知晓?!?br />
    李辟尘听完,暗道自己是穿越而来,而且是莫名其妙的就来了这个地方,不是魂穿而是整个身躯都被送了过来,霎那之间便换了天地。

    也许冥冥之中自由定数,原本自己不来,那今日李元心师兄来此,挑拣兵器的时候,遇到的应该是徐丘貉的上品削铁,继而对他青睐有加,传下《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如果推测成真,那徐丘貉本不该被杀气笼罩,而是潜心修行,待到数日之后成为镇岳宫弟子。

    如此看来,却还是自己抢了他的机缘?所以天数有变,一步一步走到如今这种情况?

    自己推测不出,想来想去,李辟尘不由摇头,自己不过是脱胎境的小家伙,这种算天机之事,待到炼精化气才有这种能耐,现在多想,不过是平白无故给自己增添烦恼。

    李辟尘对穆寻雁道:“既然他觉得我抢了他的机缘,梁子已经结下,又有冥冥气运纠缠,那我二人迟早要做过一场,他若来,那我便接下?!?br />
    二人交谈一番,不再想这些事情,既然摸不着头绪,何必多费脑子。

    谷内深处,戚晋元睁开双目,朝李辟尘与徐丘貉交手之地望去,暗道这小子进步如此之快,徐丘貉已开八脉,却还不是李辟尘对手。

    他心中盘算,李元心将李辟尘定为他的接引对子果真是有几分道理,这般实力,若是入了镇岳宫中,假以时日,雷法一脉怕是又要多出一位人仙高手。

    ...........................

    大日未升,剑囚谷内炉鼎便再度轰鸣起来。

    徐丘貉面色阴沉,昨日搭手他被李辟尘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三战皆败,已然丢尽了脸面,虽然无人见到,但这件事已经化作一个疙瘩,存于徐丘貉心中。

    那《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原本该是自己的东西,如今却成全了那个小子。李元心何等身份,那是雷法一脉五大长老之一曹荣华,守正上人的嫡传弟子,修为极为接近人仙,炼精化气已然快要圆满,五精炼,四海定,三火旺,道基化作玉液。

    李辟尘被李元心赠法,等若告之其余诸脉,这个剑奴日后必是他雷法一脉弟子,其余诸脉不可收录,等若钦定。

    算算日子还有大约七日,七日之后便是月末,估计也是入谷之期。徐丘貉暗自将心头怒火压下,此次入谷,原本是需要铸出一柄精钢,但眼下情况有变,恐怕此次选拔入谷弟子,无需铸出精钢兵刃,此事对徐丘貉略有不利,但他乃第八脉的修为,即将凡骨化仙,这一次的名单中不可能没有他的席位。

    眼下虽然李辟尘被钦定,但自己也不是羸弱之辈,等到入了镇岳宫中,徐丘貉觉得,凭借自己的修行,定然能够赶超此子,压他一头。

    李辟尘感到徐丘貉注视的目光,顿时回头望去,二人目光相交,徐丘貉眼中有一丝阴沉之色,撇过头去,开始锻打自己的兵器。

    李辟尘收回目光,从一开始二人就有梁子,当初入谷,自身还是凡人,懵懵懂懂,他便上前羞辱,若不是当时穆寻雁出手阻拦,怕是早就被他打了个半死。对于这种人,就算自己抢了他的机缘,那也是冥冥之中注定,活该他得不到宝物。

    忽的,李辟尘目光一动,见到石门被推开,前些日子见过的那名报信弟子驾云而入,对戚晋元打个稽首,神情略有严肃。接着李辟尘就见到,戚晋元忽的站起身来,神色阴晴不定,喃喃道:“你说....死剑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