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九章 一饮一啄,镇岳仙宫

第九章 一饮一啄,镇岳仙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戚晋元说的严肃,其余四人也是点头,如此搞得李辟尘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忙对几名弟子道:“我不过随口一说,只是看诸位师兄神色不对才出此一言,实在得不了戚师兄抬爱?!?br />
    “一次是巧合,难道两次也是巧合?”

    燕未央笑了笑,眼珠子微微一转,拍了拍李辟尘的肩膀:“我说小子,你这洞察力不错,去雷法一脉可惜了,哪里都是些大老粗,遇到敌人不理三七二十一,只管一袖子青霄神雷砸出去,反正炸不死也能把对方炸残废了,你去那里犹如羔羊入虎圈,格格不入。不如留下来,跟着师兄我混!”

    燕未央自傲道:“李小子我告诉你,你燕师兄我可是结丹之下第一人.....的候补,这手里还是有些本事的!别看李元心手里持着阴阳垂云扇,那是人仙至宝,你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除非你被某个资历极高的长辈看上!就像李元心师兄的师傅,曹荣华,守正上人,那可是即将晋升抱元的强大仙人,炼气化神快要走到圆满了!”

    “你看你一没法宝,二没跟脚,还不如......”

    燕未央循循善诱,李辟尘看的古怪,只好道:“师兄,我已经答应李元心师兄入雷法一脉,那《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我也练了入门的篇章,如此已经定下去留,我若是此时反悔,岂不是背信弃义?大丈夫言出必行,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一言九鼎?!?br />
    李辟尘大义凛然,俨然一副正人君子模样,燕未央却是一窒,而后有些碎碎念:“雷法一脉而已......”

    “师兄,莫在背后嚼舌根,你怎的不去雷宫当面喝问?”

    伍风波笑出声来,燕未央老脸一红,似乎想起曾经某些不愉快的事情,连忙道:“去去去,一边忙活去,咋哪里都有你事情,净瞎插嘴?!?br />
    经过此次事情,未曾想到五位守谷弟子都对李辟尘有了些许好感,便是开开玩笑也无不可,这般作态让其余剑奴看的大跌眼睛,尤其是燕未央,素来以心狠手辣闻名,没想到却是如此跳脱的一个性子。

    李辟尘心有所感,看见五名弟子的态度,明显是已经把自己当做与他们同样的镇岳弟子,在他们眼中,自己已经不是剑奴之身,成为雷法一脉弟子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若不是李元心,只怕这一次入宫,不可能有我的名额?!?br />
    李辟尘心中念想,虽然不知道李元心为何对自己刮目相看,但好歹是一份天大的人情,自己定然要承下这仙家因果,日后互相帮衬。

    李辟尘不知道的是,当初李元心之所以突然对他刮目相看,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李元心算出李辟尘与镇岳宫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渊源,而且天机居然被遮蔽,算不出李辟尘来历,而后又明悟那丝渊源似乎某种因果,若是放着不管,日后又有劫难。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若是当日李辟尘不上华山顶,不入镇岳宫古观,不看那清净道经,也就不会来到这个镇岳宫。故此因果纠缠难以明了,李元心又见李辟尘天资实在不凡,故此将他指定为接引对子。

    机缘巧合之下,促成如今局势。

    ..............................

    七日时间过去,正是剑囚谷内诸多剑奴出谷之日。镇岳宫弟子开收,可当下死剑坟开,剑囚谷内杀机运作,令五名弟子脱不得身。无奈之下,只有对李九歌等一十八名剑奴弟子仔细嘱咐,并且一人赠与一件法宝,连带一柄精钢级法兵护身,趁着酉时已经过,杀劫消弭的时间,五名弟子联手作法,化出真气神云将一十八人杀气洗去。

    戚晋元摇头,对诸人嘱咐之后,又对李辟尘道:“原本这次你们去该是由我护送的,但此时我们被算计,出不得谷,那转劫丹还有三颗,你与穆寻雁一人一颗,拿着去吧,日后若是被人算计,说不定能派上用处?!?br />
    李辟尘收下那两颗转劫丹,忽的拉住呆愣的穆寻雁,二人走到戚晋元与燕未央身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原来是此丹借由戚晋元之手交予李辟尘,但这转劫丹又是燕未央所炼制,若是先谢戚晋元,则把燕未央放在了他的后面,但如果先拜燕未央,又等于无视了戚晋元。

    故此李辟尘拉住穆寻雁,反正一人一颗,那么二人拜二人,也是正好,不落了任何一人脸面。

    见到李辟尘如此做派,戚晋元反应过来,顿时摇头失笑:“你小子,当真想的周全!”

    燕未央哼哼着:“师兄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你这也太看不起我了?!?br />
    李辟尘道:“二位师兄赠丹,辟尘定不敢忘,来日若还能回剑囚谷,定当前来看望师兄,不过只怕那时,师兄们早已修成人仙,脱谷去了?!?br />
    “那便借你吉言?!?br />
    戚晋元笑了笑,手中拂尘一抖,其余四名弟子同时作法,让十八人脚下升起云雾,并且嘱咐徐丘貉,让他操纵云朵降落。

    徐丘貉心中有气,此时听着吩咐,也只能照做,但心中却有一股恶念升起,暗道我驾云雾,那在入宫之时,故意撤去云头,到时候言称李辟尘气息紊乱致使诸人落地,正好让他在诸多新弟子面前失了面子!

    于是他答应下来,戚晋元似有似无的瞥了一眼徐丘貉,看的后者心头一跳,似乎自己的脑海想法被看穿一般,这股感觉让徐丘貉不由地更加恼火。

    “戚晋元明显是想要警告我,恐怕刚刚我若是皱一下眉头,露出半点不满的姿态,他就要施点法术,让我乖乖听话了。哼,说来说去,要不是为了保证李辟尘这小子的安危,何必如此堤防我!”

    “你们想要保他,我偏要落了他的面子!让他在一干老仙新子面前丢人,失去颜面!”

    云朵升起,自带诸人前往镇岳宫,不过多时,前方出现一座山峰,在那半山腰上,有一面庞然牌坊落坐,中央有镇岳二字刻印,威风凛凛。

    下方是通天石阶,此时可以见到无数少年从那石阶朝上攀爬,不少人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牌坊下一名白袍弟子站立,面色如白净小生,但却不苟言笑,给人一种极其怪异的反差之感。

    他心有所感,抬头观望,正见到一朵白云从远方飘来,认出那是腾云驾雾之术,同时见一丝杀气在云彩之间流转不休,眼珠微转,暗道莫不是剑囚谷的弟子来此?

    通天石阶下,终于有人踏上最后一阶,他抬起头,看清眼前站立的“仙人”,顿时露出笑容。

    他是第一个到达台阶上的,仙人肯定会对他高看一眼。

    少年喘息着起身,原本满怀欣喜的想要得到仙人的赞誉,结果却见那位仙人看也不看他,只是径自朝左侧悬崖边走去。他正奇怪,猛一抬头,却见一朵白云御风而来,上面站立着十八名神态各异之人。

    “那些也是仙人?”

    少年看见那些人驾云腾雾,虽然衣衫破旧,但却自有一股仙家风范。

    正想着不知这又是哪里的仙人,忽的他听见,那位接引仙人忽的出声:“可是剑囚谷新入弟子?!”

    剑囚谷新入弟子?

    他们也是弟子?不是仙人?

    少年忽的怔住,随后有一股无名之火从胸膛中窜出,几乎要炸开。

    他们不是仙人,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新的弟子。

    那凭什么他们可以乘风架云而来,自己就要爬这三千通天石阶?

    少年的双拳紧握,心中有一股不平之意在酝酿。

    这不公平!

    原来仙门也并不公平。

    伍疯子没有注意这个新的弟子,他目光看着那朵云彩,上面有杀机缭绕,虽然只是淡淡的一丝,但也足以让他警觉。

    剑囚谷不是别地,那里常年沾染三浊之气,故此大部分弟子都不会进入剑囚谷中。

    徐丘貉按落云头,目光微微瞥了李辟尘一眼,忽的撤去云彩,而后换上一副惊惶神色。

    那云彩从李辟尘的脚下开始散去,朝周围扩散,并且呈现波动的姿态,砰的一声,云朵粉碎,十八名弟子惊惶,从天而坠。

    李辟尘心中大惊,目光猛地望向徐丘貉,却见到后者也是一副惊惶的神态。

    “不是他?那是.......”

    李辟尘心中惊异,眼看着就要坠落地面,李辟尘心中捏起法诀,《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中便有驾云之法,当下脚底升起云雾,连带周遭十七人一并托起。

    伍疯子见到那十八人坠落云头,先是一惊,刚要起云升雾,突兀见到那中央一十五岁的少年脚下升起云雾,其中有丝丝青色雷光弥漫,显然是雷法一脉的招数。

    青云托起诸剑囚弟子,李辟尘按落云头,微微喘息,眉心中,玄门妙法清光浮现,将他亏损的气息恢复。

    “青霄雷云?”

    伍疯子看的清楚,待到那弟子落地,他才反应过来,眼中略有惊异。那青霄雷云乃虽然是入门道法,但至少也要开了仙骨之后才能施展出来,眼前这小子不过是脱胎境界,居然能使出青霄雷云之术?

    脑海中有记忆想起,前几日似乎李元心师兄曾来此告之,若有一个修行青霄雷法的剑囚弟子到三千通天阶上,便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这么说来,此子的青霄雷云之术是李元心师兄教授的?

    十八人落地,李辟尘喘息,感受着体内气息的流逝,似有所悟。这是第一次使用青霄雷云,还很不娴熟,而且消耗过大,体内积攒的清气几乎消耗殆尽。

    “李辟尘!”

    徐丘貉忽的出声,他眼中闪过一丝羞恼,暗道这家伙居然修成了驾云之术,这本该也是自己先学会的东西,连带那《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也本是自己的机缘。这一下却是让他出了个风头。

    这个小子现在有此成就,全因他抢了自己的因果。

    若是第一日入谷时将他杀了便好了......可那样自己也出不得剑囚谷了......

    徐丘貉心中纠结,眼神愤怒,而后心生一计,遂引真气震伤自己心脉,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指着李辟尘道:“你......之前我驾云落下,为何那云头从你脚下散去?”

    “是不是你在云头之上修炼导致自身气息不稳?你.......真是全然不管我们的安危!”

    都是脱胎境的小子,即使肉身强悍,可刚刚那个高度,若是落在地上,虽然不至死亡,但仍旧会身受重伤。

    李辟尘被他质问的一愣,而后回过神来,意识到徐丘貉是在针对自己。那么刚刚云朵散开应当是他的所作所为?

    矛头直指自己,徐丘貉未免太过心急。在李辟尘看来,这等若不打自招。

    徐丘貉假怒道:“从你方才驾云之法就能看出一二,我们都是脱胎境界的小辈,如何能习得驾云之法?定然是你强自在云朵上模仿修行,这才导致那云团从你脚下散去!”

    他说的有理有据,一十七弟子中,除去穆寻雁,其余部分看向李辟尘的眼神都有些怀疑,但碍于修行境界以及身份背景,没有一人多说话语。

    李辟尘是李元心钦点的修行对子,只凭这一点,他即使做出什么出格之事也不会受到太大的责罚。

    徐丘貉心中暗自诡笑,这一场若是成功落了他的面子,连带着李元心也要受到牵连,免不得被其余同辈弟子指指点点,说他识人不淑。

    “你抢了我的机缘,我的报复很快就会还给你?!?br />
    他心中暗恨,连带当初的李元心也是一并恨上,还有戚晋元,若是当初他不说中品削铁斩断上品削铁之事,李元心也不会求证,那么最终唯一能够铸出上品削铁的自己便能入李元心法眼,得他传授神功仙法,成为雷法一脉唯一钦点弟子。

    李辟尘见到其余弟子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躲闪,心中明了,再看徐丘貉时,双眸中有些森冷。

    自己与对方免不了做过一场,但这种手段实在算不上光明正大??上?,他的算盘也是落空了。

    穆寻雁走到李辟尘身边,低声道:“你之前使的莫非是雷法一脉的‘青霄雷云’?”

    “是,那并非普通的驾云之术,刚刚云朵散去,定然是徐丘貉想要落我面子,如此一来,李元心师兄也要受我牵连,免不了得些闲言碎语?!?br />
    穆寻雁秀眉微蹙:“他一直以来都是太过自傲,上次的事情看来他认定是你抢了他的机缘,现在报复心极重,若是不能压住他一头.....”

    李九歌低声道:“放心,他的算盘打的错了?!?br />
    “我使用青霄雷云,诸多弟子剑囚不认得,徐丘貉也不认得,难道这位接引师兄也不认得吗?徐丘貉刚刚说我是在云端参悟驾云之法所以才让云彩散去,可我早已从《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中修得青霄雷云,只是法力不够,从未敢妄自催动罢了?!?br />
    “戚师兄送我们来的云彩乃是剑囚谷独有的劫云,与青霄雷云格格不入,我又怎么可能在上面参悟云法?”

    李辟尘摇头:“他不知道这件事情,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br />
    “好小子,算计的不错?!?br />
    一道天音突然在李辟尘脑海中响起,李辟尘先是一惊,想起这是仙家独有的传音入密之法,顿时对伍疯子行礼,口中称道师兄恕罪。

    徐丘貉看不出伍疯子的传音法,见李辟尘对伍疯子行礼,口称恕罪,自然以为他是承认了之前自己指证他的话,顿时怒嘲道:“一声恕罪就能算了吗?师兄,弟子斗胆,请您为我们一十七人做主?!?/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