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十二章 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

第十二章 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李辟尘说完,不只是对方愣住,连带剑囚这里其余一十三人也是瞬间呆滞。穆寻雁却也是没想到李辟尘会说出这种话来,此时任凭她平日聪慧,此时也不知李辟尘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太子坤微微怔住,认为是陈子默激怒了对方,于是转过身去,又恼又气道:“子默,你......哎,大家都是前来求仙,本该同气连枝,共度患难。现在你却说这些气话,平白做出这等迂腐事情?!?br />
    陈子默自小与他一并长大,太子坤视他如手足一般,知晓他平日里素来有些迂腐,但未曾想到弄得这么难看。

    他是太子坤,是下代齐国君王,如今不远万里前来镇岳宫求道,很大一个方面是齐王朝想要自开门户,不想再受制于白衡山。故此太子坤来镇岳宫,此时正是结交朋友,聚集助力之时。虽然李辟尘他们是剑奴,仍旧是戴罪之身,但正如他所说,世事无常!说不得有一日这些蝼蚁便乘风化龙,扶摇直上九万里,可成自己一大助臂。

    他平素喜欢与人结交,此乃天性,现在虽然有任务在身,但这结交之中也有七分为真情,若按照李辟尘曾经的观点来看,这太子坤算的上是与先秦时期公子扶苏一类的人物。

    陈子默不答,只是一昧劝阻,他心中还是有些士子意气,既然一定要有人不过钟灵谷,那么肯定是这些剑囚。清白之身与戴罪之身不可同列,这是他一贯以来读书所认定的东西。

    莫弩笑起来:“果然是剑囚谷罪囚,也就这点胆色,怎么,不是说要硬气到底的么?”

    “你住口!”

    太子坤怒斥,颇感棘手,对李辟尘道:“兄台我知道方才子默的话激怒了你,但那都是意气之语,切莫当真,我在这里向你陪个不是?!?br />
    “殿下不可!”

    陈子默又跳起来:“殿下,您贵为皇子,如何能朝死囚赔礼?!这不符合礼法!”

    李辟尘看也不看陈子默,只是对太子坤道:“殿下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我们真的不争这庇护权。殿下无需多想?!?br />
    看着李辟尘诚恳的表情,太子坤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劝阻一翻,见李辟尘仍旧坚持,也颇有些哭笑不得。

    剑囚谷这一派,徐丘貉愤怒的质问李辟尘:“你什么意思?不争那九合钟的庇护权?难道你有办法让我们过这钟灵谷?!”

    他语气之中满是愤怒,似乎随时都会爆发。

    其余剑囚弟子或者若有所思,或摇头叹息,或眼神阴沉,各怀心思。

    穆寻雁也是看向他,暗道这小子不是这么冒失的主,有了李元心的文篆,自当知晓许多事情。莫非其中有钟灵谷的入谷之法?

    诸人沉默,李辟尘呵呵的笑起来,先是摇摇头,而后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何解?”

    一名剑囚弟子出声,他名唤鹿汉人,修为在第五脉,此时面对李辟尘的哑谜,顿时不耐烦道:“小子别说这胡言乱语,若是有办法就说,若是没办法就闭嘴。说到底这事情还不是你闹出来的!”

    “莫要吵闹,这小子的话有些意思,且听听?!?br />
    又一名剑囚弟子出声,他名唤周忌,年岁十八,曾经是魏朝著名的刺客,后被逮捕入狱,现在是第七脉的修为。

    徐丘貉冷笑:“他能有什么办法,不过是嘴硬而已,你讲,我们且听着,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李辟尘摇头,见穆寻雁也一脸迷惑,不由地轻笑:“一叶.......”

    指了指上天,而后李辟尘再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障目?!?br />
    手指挪动,李辟尘再指向钟灵谷:“泰山?!?br />
    话语打着机锋,李辟尘没有说出真正的意思,全让他们自己去猜测。心道此时若是将真的答案说出,恐怕天上那位又有花招使用,徒增变故。

    一群人大惑不解,徐丘貉冷笑道:“你果然没有任何办法!什么障目泰山的,小子,这一次是你断送了我们所有人入谷的机会!”

    他心智之中妒火再升,道这种货色居然能被李元心垂青,真的是瞎了他的眼睛!

    云头之上,伍疯子见到李辟尘拒绝太子坤庇护,却是有些来了兴趣,他悠哉悠哉的盘坐云端,目光注视着下方,关注李辟尘一举一动。

    “这小子有些意思,拒绝了太子坤的九合钟庇护,他有自己的办法?”

    伍疯子笑眯眯的,见太子坤已经开始祭起法钟,嘴角微微一翘,颇有些阴谋得逞的意味。

    “凡间有话,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说的乃是人间真理。但这道理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适用的??上?,可笑,可好玩了!”

    “哈哈哈哈!”

    伍疯子不知从何处掏出一个酒壶,先是鬼鬼祟祟的在周围看了看,而后仰头,将那酒壶对准双唇,里面琼浆倒灌,被伍疯子一口喝了个干净。

    山下的少年们开始挑起扁担,一些人看了看剑囚谷一脉,眼中有着幸灾乐祸的神情。

    他们认为自己为清白之身,自然要他们先过,这不仅仅是体现在庇护上,包括如今双方决裂,他们也认为戴罪者不该先行仙家洞谷。

    对此李辟尘只能报以无奈的笑容,这些人想要过去,那就让他们先过去。

    九合钟被太子坤祭起,悬在谷中,散下蒙蒙清光,将过索桥之人护住,外部罡风呼啸,却都被那九合钟挡住,不能影响到其中庇护者丝毫。

    见到此情景,诸人放下心来,于是加快过索桥的步伐,一人一人挑着那百来斤的水桶从铁索桥上稳步前行。太子坤专心祭起法钟,额头上已然渗出少许汗珠。

    李辟尘见太子坤专心祭钟,倒是有些佩服起对方的为人,不论他打着什么算盘,这大义且无私的精神已经让李辟尘心生好感。

    不一会,三百米铁索桥已经过去数十人,而太子坤的法力也开始坚持不住,那九合钟开始摇摇欲坠,他心中知晓法力已经快要干涸,但眼下仍旧有人快步从铁索上走过,让他无法撤走法钟。

    法钟上的力量渐渐消失,那些清光忽闪忽闪,见到此景,后方那些还未过谷的弟子顿时急了,连忙一个个拥挤而上,你推我攘,甚至还有人被推的坠落谷去。

    剑囚谷一脉冷眼旁观,周忌冷笑:“这就是所谓读书人的修养,如同一群猪在过桥一般,哪里有半点风度?丑陋至极!”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们!”

    太子坤眼看坚持不住,陈子默大急,连忙阻挡那些求道者继续朝钟灵谷去:“太子殿下已经不支,你们不可再朝前去了!”

    “陈子默,你速速闪开,趁着现在太子还有余力,我们赶快过去,定然不会耽误太长时间!”

    有人跳出来,推开陈子默,后者想要阻挡,却被两人直接拉住,那两人修为不下于他,此时陈子默被制,顿时惊道:“不行!你们再上去,不仅是太子殿下会有昏迷之厄,你们也会有坠谷之危??!”

    一人诡笑道:“正是太子殿下快不行了,所以我们才要更快过去??!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您多担待下吧?!?br />
    他说完便快步走上铁索桥,剩下两人互相交换眼神,一人一下把陈子墨推到地上,而后立刻转身,大步踏上铁索桥。

    如此行径自然又惹得剑囚谷一脉不屑,鹿汉人冷然道:“我等虽然为罪人,但也知道忠义二字,没想到这些读书人,却是连我们这些罪囚都不如!”

    “一心只读圣贤书,可却忙着勾心斗角,此时来得仙门仍旧如此,看着吧,镇岳宫绝对不会收下这些人的?!?br />
    穆寻雁淡淡开口:“国有国法,仙有仙规,天有天条。有时候规矩不是没有,而是藏在了你看不到的地方,这种暗中的规矩,比明面上的要危险千百倍?!?br />
    周忌笑起来:“言之有理,丫头不愧曾经是朝廷的人,这大道理说起来一道一道的?!?br />
    他是刺客,当初刺杀的人中就有穆寻雁的父亲,只是当时听闻穆寻雁之父为民请命,是不可多得的好官,故此收了一手,没有去杀,这也成为他间接入狱的缘由,因为雇他去杀穆寻雁之父的,就是当初那个幕后黑手,也是后来想要上了穆寻雁的那个官员。

    李辟尘笑了笑:“人可不仁,我也可不仁,但做事无非讲究良心二字,不论是救人还是杀人,只求本心无愧便是?!?br />
    “没了良心,也就和走兽飞禽没有什么区别,就连魔头都不如?!?br />
    徐丘貉冷然道:“怎么,现在你又有什么话要讲么?”

    “当然有?!?br />
    李辟尘还以他一个温和的笑容,眼中夹杂着嗤笑之意。

    徐丘貉顿时怒火升起,面色阴沉下来,看着李辟尘动作。待到他看清后者做的事情,顿时愣住。

    只见李辟尘走到太子坤身后,一掌打在他的肩头,后者顿时气息不稳,那九合钟感到法力不继,瞬间回转太子坤身前落下。

    陈子默见到太子坤被李辟尘一掌打在肩头,顿时惊怒,身形暴起朝着李辟尘扑过来。

    李辟尘单手挥舞,隐约间有一道青雷打出,将陈子默击退。后者顿时震惊,自己是第五脉的修为,李辟尘不过第四脉,居然一掌便将自己击退数步!

    “太子殿下!”

    陈子默大吼,太子坤抬手,制止陈子默的话,而后转向李辟尘,先是道谢,而后变得极为愤怒:“兄台,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但我一撤九合钟,这谷内又要多添几个亡魂?!你怎么可以这样??!”

    太子坤神色哀伤:“是我错了,兄台,你莫朝心中去.....此时我姜坤谁也不怪,只怪我自己修为不精.......哎........”

    李辟尘的动作让身后诸人惊讶,周忌在吃惊之余,不由地大笑起来:“死得好,这帮伪君子,是该死上两个!”

    “说的也是,虽然这行为也不算光明磊落,但好歹也出了口恶气!免得咱们平白受人白眼!”

    一名大个弟子哈哈大笑起来,他唤作黑乘虎,因为喜欢打抱不平被人报复,冤假错案下了大狱。

    徐丘貉冷声道:“呵,那这下好了,你们是痛快,那我们怎么办?!这杀了人,属于蓄意报复,而且还是在那伍疯子的眼皮底下做的,你们认为咱们还能进入仙门?!”

    “管他的,一口恶气难平,我爽快了就是!”

    周忌笑眯眯的开口,顿时让徐丘貉一滞,后者神色愤怒,冷冷的瞥了周忌一眼,一挥袖子,不再说话。

    正当这时候,李辟尘回过头来,先是看看诸人,再看看太子坤,忽的失笑道:“谁说那些人死了?”

    “从来也没人说他们死了,都是你们自己认为的而已?!?br />
    鹿汉人道:“那从铁索上摔下去,没有百丈也有几十,一群脱胎境的家伙,不会驾云之法,又有罡风撕体,还能命大活下来不成?”

    李辟尘古怪一笑:“我正是这个意思,他们其实都活着?!?br />
    随手从时石缝之中摘下一片叶子,李辟尘扛起扁担朝着钟灵谷口走去,行至末端,对天上喊道:“伍师兄,我剑囚谷一脉剩余一十四人皆在此地,弟子不才,想到一法可过钟灵谷,不知有无忌讳?”

    伍疯子在云头听得李辟尘喊话,心中微微思索,而后古怪的想着能有什么忌讳,过去是本事,过不去活该,跟自己有甚么关系,本不欲回他,但这小子是李元心钦点的接引对子,李师兄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伍疯子朝下方喊话,简洁明了只有一个字:“无!”

    李辟尘点点头:“多谢师兄?!?br />
    手中叶子被李辟尘捏起,朝后方诸人摆了摆:“古语有云,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真做假时假亦真,假做真时真亦假?!?br />
    李辟尘把那叶子朝谷内掷去,而后一脚踏出,却是看也不看脚下,神色一片平静,眉心处玄门妙法清光浮现,似有仙家歌谣唱响。

    后方诸人看的惊呆,穆寻雁连忙上前,惊呼道:“辟尘,你不要命了!”

    徐丘貉先是一惊,心中第一想法是这小子疯了,不过这样也好,没有人再与自己争机缘。但他心念又动,想着李辟尘都可将生死置之度外,难道自己就不如对方?!

    于是当下他也踏出脚步,硬着头皮朝钟灵谷口去,想看看李辟尘使得是什么花招。

    就在诸人惊骇欲绝的时候,李辟尘一步踏出,双肩上的水桶稳稳当当,却是没有丝毫晃动,而李辟尘的双脚则是踏在虚空之中,没有半分依托!

    钟灵谷前诸人呆滞,穆寻雁冰雪聪明,在见到李辟尘踩在虚空中的一瞬间,她立刻回头望向那些水桶,而后惊声道:“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这些是幻术!”

    都是幻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