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十三章 诓语

第十三章 诓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泰山为何?穆寻雁她们并不知道,这方天地并没有泰山二字,更没有这座山的名讳流传。但从这简简单单的二字之中便可明晓其中蕴意。

    泰之一字有平安,极致,通天之意。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李辟尘是在说剑囚谷一脉,包括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外象所迷惑,看不见那背后真正的景色。

    此时李辟尘踏步而出,放声高歌,在虚空之中如履平地。此等景象将诸人俱都震住,连带之前一直看不上李辟尘的陈子默也是被惊在原地。

    徐丘貉脸色难看至极,而后隐隐有些发白。他目光朝钟灵谷下望去,一条乌黑的大河流淌,好似传说里幽冥海中流淌出的江水,阴森至极,甚至还能看见两三具白骨在河水中沉浮,被巨石所阻,无法朝下游流去。

    这些都是幻术?徐丘貉心中五味杂陈,眼见李辟尘一路朝前走去,那四周幻象开始消退,随着他脚步而泯灭,露出钟灵谷内原本模样。

    即使知道是幻术,但换做是任何一人也没有去尝试的勇气吧。

    无数人这么想着,徐丘貉如是、太子坤如是、周忌如是、鹿汉人如是、黑乘虎亦如是。

    穆寻雁嘴角微微勾起,李辟尘果真给了她一个惊喜,这家伙对于生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强烈,断然不会做出赴死之举。

    “啪嗒?!?br />
    李辟尘走过三百六十五米钟灵谷,四周幻术消退,还了这谷本来面目。

    抬头一看,那上方又刻着两个大字,唯有破开幻术者方能见到。

    “毓秀..........钟灵毓秀?!?br />
    李辟尘失笑,再看看四周,那些过了谷的弟子正目光呆滞的看着他,中央没有什么铁索,也没有什么深谷黑河,只有一条通天大道,在那道路两侧,横七竖八躺着趴着无数弟子,俱都是昏迷过去,神色之中满是惊恐。

    云端上,伍疯子新取出一壶清酒,刚刚饮下,便见到李辟尘破开幻境,登时噗的一口将那些酒水喷了出来。那些清酒化作蒙蒙清雾,有灵鸟飞来,将那些雾气吞咽,而后眼神迷离,飞的摇摇晃晃,砰的一声落在伍疯子头顶。

    “去去去,要酒喝去山上,别来我这里?!?br />
    伍疯子驱赶剩下的灵鸟,那些灵鸟恼火的扇动翅膀,突然飞到伍疯子头顶,拉了一泡鸟屎。

    “诶呀,你们这些该死的瘟鸟,信不信道爷我把你炖了?!”

    伍疯子拨开鸟群,而后目光直愣愣的盯着李辟尘,好半响才出声,语气感慨复杂:“好一个李辟尘,好一个雷脉新人!”

    “这幻境钟灵谷乃是雨法一脉人仙所布,等闲之辈绝无可能破掉这幻境......等等,那是什么?玄门妙法清光?!”

    伍疯子瞪圆了眼睛,见到李辟尘眉心处一道清光一闪而逝,顿时惊呼出来:“他修行过《一元静始心经》?!还是说修行了其他的炼心之法?!”

    “玄门妙法清光,这....这.......难怪能破了这‘雨帘云栋’的幻术神通!”

    “这小子心性修为如此之高,难怪李元心师兄会选他做接引对子!”

    伍疯子只顾着赞叹,却未发现,一尊白衣道人已经出现在他身后,此时那白衣人咳嗽一声,伍疯子顿时回过神来,一见来人先是愣住,而后苦笑不已。

    “李师兄,切莫怪我,切莫怪我!”

    伍疯子尴尬:“那小子有些本事,我只是试一试他们......”

    李元心面无表情,但语气之中有一丝玩味:“那你试的如何?”

    伍疯子抚掌笑道:“厉害!当真厉害!不过区区脱胎四脉,居然能破了雨脉人仙刘天一的‘雨帘云栋’神通,果真......呃....厉害!”

    他此时挠头,却是一时之间想不出好的赞美语句,这幅窘迫之样顿时引得李元心僵硬的笑起来。

    李元心道:“这小子乃是魂魄凝神之境,区区‘雨帘云栋’,又无有刘天一本尊坐镇,自然能被他一眼堪破!”

    话音落下,伍疯子顿时明悟,诧异非常:“他居然是魂魄凝神境?!难怪我观他眉心之中居然有玄门妙法清光,看来是感悟凝神境时修出?!?br />
    他这话说完,反倒李元心微微一愣:“玄门妙法清光?他几时悟出的?”

    这下伍疯子倒是有些呆愣:“师兄你不知道?”

    李元心摇头:“我不知,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

    伍疯子大笑起来,而后对李元心拱手相贺:“恭喜师兄,贺喜师兄,得一天骄对子!”

    “这李辟尘已经悟得玄门妙法清光,而如今境界不过第四脉修为,待到他引青霄天雷铸仙骨后,假以时日,雷法一脉怕是又有一尊人仙出世!”

    “说不得,地仙可期!”

    伍疯子笑嘻嘻的拱拱手,李元心也是又惊又喜,脸庞有些僵硬的笑了笑,坦然接了这一贺,而后又想起这小子天机尚未明朗,倒是还不能如此高兴。

    不过李辟尘修成玄门妙法清光一事他确实不知,此时初闻,当得是喜上眉梢。

    李辟尘为他接引对子,此时前者越是表现出不俗,越是长了雷法一脉的脸面,并且此时李辟尘气运与他相连,直至铸骨,后者成就越高,李元心所得气运反馈越是丰厚。

    暂且按捺下心头激动,李元心对伍疯子开口,那万年不化的冷漠脸庞也有一丝微笑:“先不说这些,你还是先下去,把这考核结果报给他们罢,谁去谁留,已经明朗,那晋升大典明日便要开始,算算时间,他们从那静心道上走过时,也差不多了?!?br />
    伍疯子一拍脑袋:“嘿呀,差点忘了这茬子,我这就下去.......师兄......”

    “干吗?”

    李元心面无表情,语气之中有一丝疑惑,伍疯子扭捏道:“师兄,我听说雷脉上次酿了一些青梅酒,是用天青石里煮出来的.......”

    “没有,滚蛋,下去?!?br />
    李元心一挥袖子,伍疯子只觉得眼前一花,再恢复时,已然落入钟灵谷顶。

    抬头望天,李元心的身影已经不可见,伍疯子撇撇嘴,想起自己上次前去雨脉讨酒差点被打出去,不由地缩了缩脖子。

    “雷脉也如此小气,诶~”

    伍疯子咂咂嘴,从钟灵谷顶跳下,砰的一声踩碎数块青石砖,落在众人面前。

    他这般出场让不少人吓了一跳,李辟尘对他拱手,言称师兄。

    “好小子,居然破了这钟灵谷幻境!”

    伍疯子赞叹,神色古怪道:“你可知这谷中幻境是何人所布?便是李元心!”

    李辟尘摇头:“师兄诓我?!?br />
    “我诓你?我会诓你?!”

    伍疯子大笑起来,一脸嗤笑之色。

    李辟尘只是道:“我曾在剑囚谷为奴,恰逢李元心师兄前去取兵,李元心师兄使得乃是人仙至宝‘阴阳垂云扇’,他本身又乃是雷法一脉的高手,云雷相伴,至刚至大。而我来此之前,曾听闻镇岳宫中有四脉,这《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亦有四种修行之法,对应四天时‘风’、‘雨’、‘雷’、‘云’?!?br />
    “风法至烈,雨法至柔,雷法至刚,云法至合。李元心师兄专修雷法,故此不可能布出这种幻境?!?br />
    李辟尘微微笑起来:“师兄诓我?!?br />
    一番话说完,在场诸人皆是静默无声,太子坤上下打量李辟尘,眼中微微有精芒闪动,心中大是赞叹,暗道当真是天纵之人,我若有他为相国,定然能完成一统北地的伟业!

    少年心绪激荡,立刻把李辟尘划归至交一列。而穆寻雁则是嘴角微微勾起、徐丘貉面色略有阴沉、周忌嬉皮笑脸,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各人表情相异,伍疯子眯了眯眼,忽的放声大笑,对李辟尘赞道:“好小子,厉害!真厉害!”

    “不错,我是诓你?!?br />
    伍疯子笑着转身,手中酒壶一甩,顿时有漫天酒水雾气洒下,将那些昏迷弟子尽数唤醒。

    “过关者五之一二,下山者十之八九!”

    他挥动手臂,一部分弟子身上浮现出淡淡清光,头顶上有一丝白烟环绕,看这样子,便是过关了。

    而让人吃惊的是,大部分过了铁索之人身上却没有半分异像,见到此状,尤其是看那些坠谷之人居然也过了考验,一些着急的少年顿时朝伍疯子呼喝:“师兄,为何我们不算过关?!”

    “虽然没有破了幻境,但好歹也过了铁索桥??!”

    一名弟子站出来,恼火道:“师兄,我们也不知道这是幻境??!您之前所说,过了铁索桥就算成功,那现在这样,岂不是出尔反尔?!”

    伍疯子玩味的看着那人,反问道:“我出尔反尔?你自己想想,我几时有说过了那铁索桥就算过关?”

    那少年顿时着急,忽的,一直沉默的陈子默开口:“之前伍师兄只说,过了钟灵谷便是过关,并未有说过了铁索过关?!?br />
    有人仔细一想,又道:“不对,那后来也说过钟灵谷中只有一根铁索,可览尽谷内风光,这.........”

    他还未说完便愣住,转而脸色变得煞白。

    四周许多人也想起来这段话,仔细一琢磨才发现,伍疯子确实只是言这谷内只有一根铁索,其余什么过铁索便是过关的话,却是半句也没有说过!

    诸人大哗,顿时有少年愤怒:“你这是欺骗!”

    “这不算!我们要求重来!你就算是仙人也不能这么玩我们........”

    “不算?”

    伍疯子歪了歪头,朝那出声之人望去,而后手指一勾,那人脚下顿时升起一团白云,径直将他载起,随着一声惨叫,却是直接把他丢下山去了!

    那人面孔一闪而逝,李辟尘见得清楚,却正是之前一直阴阳怪气的那人,名唤莫弩。

    “跳梁小丑说什么?”

    “算不算是我说了算,不是你们说了算?!?br />
    伍疯子饮下一口清酒,笑眯眯道:“这里是仙家福地,不是你们人间王宫大院,少来跟我搞那些小动作?!?br />
    “你们之前靠着九合钟过铁索也就罢了,但那后来,这齐朝太子明显体力不支,我观你们面色,只有极少数心中不忍,大多数都是一副庆幸模样?!?br />
    “庆幸?庆幸什么?庆幸好在有他给你们当了踏脚石?”

    “啧啧,似你们这种心性,还是回家种田,过个十年八载再来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