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十九章 真传定座,玄光加身

第十九章 真传定座,玄光加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死剑坟内剑光激荡,一名师兄手持桃木剑,其上缠绕蒸腾之雾,高温灼烧,如同烈火烹油一般,将那些煞气尽数消弭。

    相比死煞二门,生玄二门之中的情景就有些诡异了,没有凶悍雷光,亦没有狂风暴雨。生门之中存有无数枯木,一旦有生灵入内,那些枯木便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朝着活人所在之处缠绕而去,直至将其体内清气吞噬殆尽方才罢休。但此时那人也该变成了人干模样,死的透彻了。

    生门恐怖之处在于生生不息,那些枯木虽然状若濒死,但其实内里暗藏机锋,如嗜血吞气的魔物一般,以外表迷惑众生。

    玄门之中则是机关重重,并且有无数变化,缘由便是死剑坟中,许多失败的或是损毁的奇门兵器上死气汇聚而成,虽是虚影,但其中杀伤威力皆为真实,若是大意便会直接死在里面。

    死剑坟四门乃是四种不同类型死兵所化,其中死门埋葬断胚败亡之兵、煞门埋葬战损毁伤之兵、生门埋葬无主遗弃之兵、玄门埋葬奇门遁甲之兵。

    死门凶,煞门厉,生门惧,玄门诡。

    列位弟子在四门之中激斗,各显神通,以求破门入坟,取一柄死兵晋升真传。

    终于,一番激烈交战,死门之中,有一名弟子破开壁障,冲入死剑坟中。

    有黄袍弟子惊呼:“是风法一脉的邱言师兄!”

    “风法至烈,此时破死门而入,已夺魁首!”

    “看来这一代真传首席已经定下了!”

    诸人惊叹,只见死门内一名弟子手持一面古镜,镜上刻有奇诡纹络,此时发出炽烈光辉,将死剑坟内三浊之气驱散。

    邱言手持古镜,射出神芒,感应到前方深处有一柄强横死兵,他正欲动作,但突然异变陡升。

    百兵震动,有死兵破土而出,斩向邱言,后者冷哼一声,古镜震动,爆出一道神芒,将那破土之兵击的粉碎。

    轰隆??!

    一兵碎又有一兵起,死剑坟内死兵众多,杀劫轮转不休,三浊运转,稍有不慎便是性命之危。

    故此才会在外界派遣三位镇岳长老持夔牛鼓压阵,一旦坟内有变,夔牛鼓立刻震动,以地仙之威镇压三浊之气,化解百兵杀劫。

    邱言被百兵所摄,手中古镜接连震动,将那些兵器击碎,此时,忽的地面裂开,有强横杀气破土而出,化作一道剑光朝天穹斩去。

    此气一处,外界顿时哗然。

    一名弟子震惊:“是百折法兵?!”

    “人仙至宝雏形?!”

    “居然有这等危险死兵在内,这要是换上我,怕是现在已经死了?!?br />
    有黄袍弟子拍拍胸口,脸上满是惧怕之色。

    外门弟子境界不高,面对人仙至宝雏形死兵,只有死路一条。

    人仙至宝雏形一出,挟带百兵杀气,三浊之威,瞬间将那古镜光芒压制,这镜子还不达人仙至宝,比之此?;挂钌习氤?。

    邱言一时之间陷入苦战,他身为结丹境,与李元心实力相当,但此时古镜被压,一身通玄法力却是施展不出五成,处处收到三浊之气限制。

    他心中略急,这一下也怪自己太过激进,先行一步来此,却没有想到居然有至宝雏形复苏在此拦他,这一下进退两难,倒是没了半点办法。

    “糟了,邱言师兄被困住了?!?br />
    “百兵杀气岂是好相与的,再加上人仙至宝雏形,那死剑招式凌厉,剑剑要人性命,那古镜更是被直接压住,驱不得浊气?!?br />
    “功亏一篑......等等,那是!”

    有外门黄袍惊呼起来,一时之间,众人尽数朝那里面望去。

    一尊白袍弟子踏步而来,手持一柄芭蕉铁扇,朝前方猛然扇动,霎时间风起雷涌,那人仙至宝雏形被击中,顿时朝后退去。

    其余百兵杀气尽数被刮散,来者正是李元心!

    “两仪罡风!”

    李元心催动阴阳垂云扇,暴烈的狂风涌动,夹带青霄神雷将那人仙至宝雏形震退。

    外面雷法一脉欢呼起来:“是李元心师兄!”

    “阴阳垂云扇一出,谁能相抗?!”

    人仙至宝雏形被激怒,顿时调动四周死兵,一时之间破土之声不绝,无数死兵升天,三浊气暴动,汇聚在那至宝雏形剑身之上,朝着李元心劈砍而来!

    李元心挥动阴阳垂云扇迎战,而此时邱言却是稍微怔了几息,眼中眸光闪动,忽的遁走,却是朝里面直接飞去,把人仙至宝雏形甩给了李元心。

    他这番举动却是让外面众弟子呆滞,雷法一脉诸弟子顿时怒斥:“李师兄前去救他,结果他倒是跑了?!”

    “风法一脉如此没有担当?!”

    雷脉弟子质问,风法一脉沉默,而此时天边有一道声音传来,将诸人震慑。

    “死剑坟内无有师兄师弟之称,谁占先机,谁便能当那真传首席!李元心放弃首席之位,前去相助邱言,也是他自己的决定,邱言怎样,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一名俊朗弟子乘云而来,面色冷淡,身着两仪道袍,显然是一尊真传弟子!

    风法一脉顿时有了主心骨似的,纷纷上前对那弟子见礼,那弟子还礼,而后目光转向死剑坟内部,无视了雷法一脉愤怒的目光。

    “风法一脉真传,苏忘归!”

    有雷法弟子低声开口,苏忘归朝他瞥去,淡漠道:“今日真传晋升.......饶你等不称呼本真传尊讳之罪?!?br />
    “且给你们雷法三真几分薄面,不然回头被我收拾,面上难堪?!?br />
    他语气没有感情,完全没有把雷法诸弟子放在眼中。

    雷法诸弟子又恼又怒,但三位真传不在,他们也只能忍下这口恶气。

    观礼台上,诸位出窍神人交谈,公羊羽见到邱言抛离李元心,顿时笑呵呵的对周长老道:“我说周文晦,你们这个弟子....是风法一脉的吧?那雷法一脉的小子帮他脱困,可他这手金蝉脱壳玩的倒是挺溜啊?!?br />
    周长老面色微沉,眼中有一丝不虞之色。

    “虽说死剑坟内全凭自己本事,但是这小子的作法是不是有些......你们这里的弟子之间,似乎颇有嫌隙啊.....”

    “风雨雷云四脉同出一源,本应当互相扶持,但眼下这却是有些太过看重自己利益,也不知贵宗平日里是如何教导弟子相处的?我们烂柯地从小便是要求弟子互相扶持,便是考核之中,也不会出现这些事情.......”

    公羊羽话未说完,边上金庭宫的出窍神人插嘴:“公羊道友,这些事情都是镇岳宫之事,你我都是外宗之人,也不必多言,静观其变便是了?!?br />
    “呵呵....道友所言甚是,却是我公羊羽多嘴了,周长老,莫怪,莫怪?!?br />
    周长老摆摆手,面上与公羊羽称无妨,但心中已然提高警惕,暗道这烂柯地果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却说李元心与诸兵缠斗,此时邱言则已然抵达死剑坟深处,而他之前所感应到的那柄强横死兵就在此地。

    此兵兵魄已彻底死灭,连带三浊气都几乎消弭,只留下一副躯壳,正好可以作为铸炼的材料,将他手中【镇妖镜】提升为人仙至宝,而他自己也可以顺势化作人仙。

    三度回转,邱言取兵而回,此时李元心已然将那百兵镇压,那人仙至宝雏形见阴阳垂云扇凶横,只有化作流光遁走,算是认输了。

    此兵兵魄有灵,与其余死兵全然不同,乃是死剑坟内天地造化所致,缘由正是因为死之极尽便是生,总会有遵循道理之物超脱规则所造化。

    李元心收回阴阳垂云扇,待到他出剑坟之时,邱言以及另外一尊风法弟子已然在前方等候。

    无奈一笑,李元心上前,垂首而立,静待其余诸弟子出坟。

    外界,李辟尘见李元心那无奈笑容,也是颇感可惜,之前若是不去救那邱言,则此时首席定然是李元心无误了,这一下吃力不讨好,看那邱言神色,似乎并不承李元心的情。

    真传首席就此失之交臂,李辟尘摇头,但见李元心神色洒脱,似乎并不在意这个首席真传的位子。

    司礼长老从观礼台上走下,此时时间又过去一个时辰,其余后续弟子已经尽数出来,矗立于死剑坟外。

    二十四人去其一半,一共十二人得真传之位。

    司礼长老手中现出古卷,他挥手拉开,开始诵读十二人名讳。

    每人手中皆有一柄兵魄死亡之兵,持此兵回去炼化,可提升自己法宝品阶,若是强横的,还可化作人仙至宝。而当人仙至宝出世之时,便有功德气落下,此时如邱言,李元心之流,距离人仙只差一步,便可借此机缘突破,化作真正人仙之体。

    而成为真传弟子,太华峰中又会有灵丹赐下,助真传晋升人仙。

    司礼长老的声音落下,接着又道:“真传晋升已毕,赐两仪玄袍!剩余新晋弟子跟随各脉新真传径自回峰!”

    “新弟子分封开始了!”

    众弟子议论纷纷,此时天空中有玄光显现,除去李辟尘外,其余新弟子皆有玄关照耀。

    而唯一没有受到玄光照耀的李辟尘自然成为了诸多弟子的讨论对象。

    “他为何没有玄光加身?”

    “不知道......”

    “听说他是李元心师兄的接引对子?”

    “此话当真?可....李师兄何等天骄人物,为何会选这么一个剑囚作为对子?”

    “是,之前这小子连听夔牛三震才堪堪打开一脉,且雷音极小.....”

    “这种天赋.....弱了,当真弱了?!?br />
    几名弟子目光闪烁,盯着李辟尘的神色有些古怪。

    “也就是说,他已经被定为雷脉弟子了?”

    “看来是这样的?!?br />
    “如此懦弱身躯,居然能入雷法一脉?”

    此时听着周围议论,雷法一脉弟子脸色也是颇为难看,剑囚身份暂且不谈,之前夔牛三震,李辟尘的表现确实差强人意,可以说是极差了。

    周遭目光注视,李辟尘颇感诧异,看来自己之前开脉之时,凝练清气一事被其余弟子误会,现在倒是觉得自己资质不高了。

    正好此时李元心落下,李辟尘走上前去,对李元心打了个稽首,李元心还了一礼,而后目光在周围一扫,却是心底明白了十之七八,顿时感到好笑,也不解释,只是对李辟尘道:“让你看了场好戏,现在可随我回去,铸炼仙骨了!”

    李辟尘询问道:“一番真传之战,师兄方才何必去救那邱言?不然现在岂不是首席?”

    李元心摇头,洒脱道:“我救他是遵循我本心,本是同门,根出一源,随手而为之。虽然说即使我不救他,他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若对上的不是死兵,而是魔道凶人呢?没有了夔牛鼓与诸位长老坐镇,若是不救,那结果又该如何?”

    李辟尘摇头笑道:“师兄大义,师弟不及?!?br />
    遵循本心,这是李元心的道路,李辟尘想着,看来自己的这位师兄修的是心道,无愧于他名字中带有一个心字。

    李辟尘再问:“那师兄可有所获?”

    李元心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顿,而后一股意境散发出来,将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幻。

    “之前我已将《一元静始心经》修至极限,但却迟迟无法堪破壁障,此次所得,我终于踏入魂魄凝神境!”

    李元心回答,眼中有一丝喜色,而李辟尘则是眨了眨眼,恭敬一礼。

    “恭喜师兄?!?/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