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十四章 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

第二十四章 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眼见白袍离开,李辟尘面对李元心,后者叹服:“看来你心境已经至凝神极致,你不修《一元静始心经》,居然能有如此心性,从剑囚谷出,断然不可能修行其他经文.....真是让我羡慕?!?br />
    李辟尘微微苦笑,心中无言,这心性可不是先天所生,乃是《清净经》的功劳,而他现在的魂魄心境也不是凝神,就在方才神游洞天之时,魂魄早已踏入心动之中了。

    修行者擅长推演,尤其是以玄门仙道为尊,天机之法算无遗策,可惜自己这本《清净经》不在此列,并且李辟尘曾经试过,如果想对其他人说出《清净经》三字,那听字之人便如同魂魄出窍,什么也听不见。

    也就是说,李辟尘即使想说这个秘密也是无能为力,而这更加笃定了李辟尘心中的想法,此经确实为道祖出关前所写。

    那个华山的老道士并非凡人。

    至于说不出的缘由,李辟尘常常心中有感,那大道纶音回荡,谁也听之不得,再结合道家传法之习俗,恐怕当是“法不传六耳”的缘故。

    正所谓“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敝匾牡烙敕ú荒艽诟?,缘分不合适的人,而弟子修行之后更不能告诉第三人。

    如此一想,李辟尘却是有些懵逼,之后心中也不知该笑还是该哭,这么一看,自己倒是间接成了老聃的嫡传弟子。

    既然道祖为师,那自己岂不是与孔丘,关伊子一个级别了?李辟尘想了想,却是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暗道这事情真是太荒唐了。

    “你敲自己脑袋作甚?”

    李元心疑惑的声音传来,李辟尘顿时尴尬,连道:“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呃......比较荒唐的事情?!?br />
    迎着四周弟子的目光,李辟尘颇感心虚,打岔道:“师兄,我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但讲无妨?!?br />
    李元心答应下来,李辟尘询问:“当初死剑坟开.....是哪一位长老私动权限?”

    “你不说我倒还忘记了?!?br />
    李元心点点头:“当初早该跟你讲的,结果给我忘了。想必死剑坟之事你是听戚晋元他们说的吧,当日燕未央还来了镇岳宫,上了太华峰一趟,这事情我记得清楚?!?br />
    “那人唤做罗元子,曾经与剑囚谷主为同辈真传,但一世被压,故此心生怨愤,二人比斗,罗元子性子急躁,为人狠辣,不似清修之人。后来锋芒太甚,逼得剑囚谷主不愿再见他,求掌门赐他剑囚谷主人之位,实则为了躲避那罗元子而去?!?br />
    “可罗元子不依不饶,想方设法要把剑囚谷主从剑囚谷中逼迫出来,为此精心设计,直至后来半疯半癫,以取人魔法兵意图击谷,被定烟峰主宁真人擒住,人魔法兵被收缴,将他关入悬命崖忏悔三十年?!?br />
    李元心娓娓道来,将事情来龙一一梳理给李辟尘听。

    “前不久三十年期满,罗元子自悬命崖出,气质大变,不复之前戾气,于是掌兵殿刘长老轻信了他的鬼话,将百兵印套来,私开死剑坟,而目的却仍是不改,为的就是逼迫剑囚谷主走火入魔,不得不出谷来镇岳宫?!?br />
    “他的可怕之处在于执念深重,故此我之前才会对你说那些话......辟尘师弟,我为你的接引对子,你既然选择不消执念,那我就有义务随你一路走下去,若是有一日你化成罗元子这般样貌,届时莫要怪师兄心狠手辣,将你押上斩魔台?!?br />
    李元心神色严肃,李辟尘也是重重的点头,眼中有一丝清明坚毅:“罗元子乃执念入魔,师兄放心,我若有此日,当自行兵解而去,不劳师兄动手?!?br />
    前者僵硬的笑了笑,随后继续道:“现在罗元子已经又被押入悬命崖,若是百年之后仍旧如此模样,恐怕......只有请他斩魔台上走一遭了.....”

    “切记,日后归山,当避开悬命崖,山崖之中有一洞,名唤囚圣窟,罗元子就被关在其中,面壁百年,渴饮铜汁,饿吞铁水。便是他已经修至辟谷,这一日三餐也不得少了?!?br />
    李辟尘听得咋舌,这不就是孙猴子的待遇么,只不过罗元子比孙大圣好了不止一点半点,起码他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并且牢狱期也只有一百年而已,想想当年孙猴子被压了五百年,动也不能动,那该多么可怕。

    “罗元子虽然被关,但其弟子仍在宗门之内,并且与诸多剑囚谷出身弟子不合,你日后见到那人,切莫小心,他境界高强,便是我手持阴阳垂云扇也不过勉强打平,他为上一代真传,实力强劲。若是日后遇上,他为难与你而我又不在,你可去求云脉江陵云,她会助你?!?br />
    云脉江陵云?似乎也是上代真传?

    听完师兄嘱咐,李辟尘点头:“师弟省得了?!?br />
    ............................

    鲁皓轩风风火火的赶回洞府,径自回峰,山门前值守弟子见鲁皓轩回来,认得他面容,顿时双双笑道:“师兄可回来了,之前苏真传正找你呢?!?br />
    “找我?找我做什么?”

    鲁皓轩一头雾水,一名弟子道:“听闻你之前去雷脉找那新晋弟子李辟尘修兵,那小子又是李元心师兄的接引对子,当初死剑坟外,夔牛三震而开一脉,可是人尽皆知?!?br />
    他话语之中有些好笑,另一名弟子也是不知可否,见他们二人模样,鲁皓轩顿时嗤笑:“七窍业障蒙了自己,你们啊.....”

    “师兄何意?”

    两名弟子愣了愣,鲁皓轩哼了一声:“自己悟去?!?br />
    他说完便朝里面走去,脚下升风,向天岚峰半山腰而去。剩下两名弟子面面相觑,想着七窍业障的意思,百思不得其解。

    脚步匆匆,鲁皓轩来至庐舍边缘,苏忘归坐在庐舍外,见鲁皓轩来到,站起身来,似乎已经等候多时。

    二人见过面,苏忘归笑道:“我听说你去找那个雷脉不成器的小子铸兵,怎么,这火工殿弟子收费让你心疼了是不是?你认为那个小子能把你的大戟铸好?”

    鲁皓轩摆摆手,无奈笑道:“师兄,你可错了,可错了!”

    “神物自晦,这人也是一样的道理。那小子哪里是什么不成器的......那是个真的天骄啊?!?br />
    苏忘归眼眸微闪:“哦,这么说果然有过人之处,何解?”

    ……

    却说李辟尘随李元心修道,十日光景匆匆而过,二人自在青霄峰上修炼,如今李辟尘已然九骨圆满,将要化入五精境。

    李元心坐于李辟尘对面:“关隘之难,难于上青天,五精为人身五气,四海是人身根本,三火为人之性命,此三境根基务必要打牢夯实,否则日后道路坎坷?!?br />
    “修道亦是修性,以人身成大道,五精为肉体,四海为联系,三火则是护罩魂魄,而人本则是真灵?!?br />
    “我与你讲,你且一听,不过按照你的魂魄境界,怕是很轻易便能领悟五精奥妙?!?br />
    李元心摇摇头:“我倒是真没想到,你小子居然将了我一军,魂魄心动,即使是上代真传中也没有多少人达到这个境界?!?br />
    “你在开脉之时便有胎息异像,若是凝聚五精气,便是直入圆满也是在情理之中?!?br />
    李辟尘心神入定,八脉九骨齐齐震动,身躯之中,原本分散流淌的清气开始汇聚到一起,慢慢凝入身躯五处门户之中,是为心门,肝门,肺门,脾门,肾门。

    五道门户洞开,清气法力如同大河决堤一般奔涌入内,身躯外部有白色烟云升起,却是白日升烟的异像。

    “不错,就是这样?!?br />
    李元心点头,但他不知道,李辟尘早在八脉化骨时便已经生出白日升烟之像,此乃肉身凝练之兆,此时再出,却不知其肉体要强横至何等地步。

    修炼之人,根基必须夯实,就如同登山,那山为大道,若是无径,则时刻都有坠山之危,若是有径,则一步一个脚印,最终能够走到尽头。

    正所谓:吾等于地步行,不去云端起舞。

    体内五藏精气流淌,清气汇入,只听得八脉震颤,九骨雷动。李辟尘身周有烟云汇聚,他睁开双眸,有白色烟火从中缓缓流淌而出。

    踏入五精境界,此时已是炼精化气!

    李辟尘起身,对李元心打个稽首:“多谢师兄?!?br />
    初开五精,李辟尘握了握拳头,只觉得这手臂之中起码有万斤神力,比之前八脉九骨时所得力量足足多了好几倍。

    八脉锻体,九骨聚神,人身如大龙,修行引气自丹田起而入紫府,如鱼跃龙门,踏地登天。

    ......................................

    青霄峰下,两名黄袍弟子值守,忽的前方一阵风起,见一尊麻衣道人与一黄袍弟子从远方而至,他面容枯槁,但依稀可以看出俊朗模样,身后负着一个破口袋,腰间悬一柄大铁锤。

    在他身侧,鲁皓轩面色难看,只是被他拖拽,不得脱身,此时又恼又怒:“我不给你修了,你又拉我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是要找别人修吗?我不信,除了我火工殿的人,谁还能修好你那接近百折的法兵?!?br />
    麻衣道人神色冷冽,只是眉宇之间有一丝疲惫。鲁皓轩恼火:“你这厮......怎得听不懂话?!”

    麻衣道人开口:“只是想见见你推崇备至的那个新弟子,到底手上有几分斤两?!?br />
    “他有几分斤两与你火工殿何干!”

    “他自剑囚谷出,为铸剑殿弟子,怎么与我无关?!”

    麻衣道人忽的怒斥:“择二挑一,你是高兴了,那我的脸面朝哪里放?!”

    “我何时说过要让你帮我修兵器了?!”

    “你曾经来过火工殿,去我庐舍之前,那就是等于寻了我!”

    “你怎得蛮不讲理?!”

    鲁皓轩怒不可遏,顿时反手一掌打过去,那麻布弟子也是一掌落下,其中夹带烈火之风。二人交手,双掌对击,鲁皓轩顿时蹬蹬退了两步,又被那麻布道人一拳打在肩头,一个站立不稳,差点跌坐在地。

    “服不服!”

    “不服!”

    鲁皓轩喘着气,对方那霸道的风火之气让他极为难受,火工殿里的弟子,修为最低也是内门白袍,个个都是三火境界的修为。

    “赵无恨,你仗着境界高,强行押我来此,若不是我没带传讯玉简,否则请动苏忘归师兄,你定然讨不得好!执法殿等着你呢!”

    鲁皓轩斥责,麻衣赵无恨面无表情:“执法殿中走一遭又如何?!我会怕吗,倒是苏忘归有些棘手,不过没关系,反正你现在也联络不上他?!?br />
    “呵呵.....赵无恨,你来这里找那李辟尘的麻烦,难道不知道新晋真传之一,当代第三李元心是他的接引对子,亦师亦友之人吗?你便是后台再硬,在李元心手中阴阳垂云扇前,非得你火工殿当代首席出马,就凭你......你还丢不起这个人!”

    “我只代表我自己!”

    赵无恨拽住鲁皓轩,朝山门前走去,两名雷脉黄袍对视一眼,二人上前,打个稽首,对赵无恨道:“还请师兄出示玉牌?!?br />
    “火工玉牌没带,让我进去?!?br />
    赵无恨一挥手,那两名雷脉黄袍顿时被他震飞,二人跌坐在地,赵无恨踏入山门,再度驾起云头,将鲁皓轩拽了,径自朝某处山峰飞去。

    来至川瀑之上,山腰庐舍之外,赵无恨将鲁皓轩扯下云头,眼见庐舍在前,顿时出声:“李辟尘可在?”

    “李辟尘可在!”

    他连吼两声,中气十足,其中满是愤怒意味。庐舍之内,李元心睁眼,对李辟尘笑道:“师弟,你这才刚刚搬来,客人倒是有些多了?!?br />
    “诶,不知又是何事?!?br />
    李辟尘苦笑,他对李元心告罪一声,转身推开庐舍门户,见到来着身着麻布道袍,心中了然,打个稽首道:“火工殿师兄来此寻辟尘何事?”

    赵无恨一扯鲁皓轩,后者见到李辟尘顿时一脸尴尬,李辟尘也是微微一愣,古怪的看着赵无恨与鲁皓轩,不知二人这是何意。

    “师弟,你听我说.....”

    鲁皓轩开口解释,却不料赵无恨忽然一掌打向他,顿时把他吓了一跳,二人互换一掌,鲁皓轩连连后退,赵无恨神色冷冽:“没有你的事情!”

    李辟尘皱眉:“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赵无恨转头望向他,上下打量一番,眼眸微眯:“听闻十日前你一日九骨,华盖光耀三十里,很是厉害?”

    “区区五精境界居然也敢大言不惭,说能修好那赶日戟,可笑,可笑!你可知那是什么品阶的兵器?!接近精钢,就凭你的境界也敢大放厥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