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十八章 雷火斗法,造化神兵(中)

第二十八章 雷火斗法,造化神兵(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所有人都不看好李辟尘,因为他差的赵无恨太远了。

    光是剑胚的模样,李辟尘这边还只铸炼了一半多些,而赵无恨已经基本完成,剩下的只是淬火重来,再次锻打,最后洗剑了。

    火工殿弟子们从暴躁中清醒过来,在听见那声暴喝的时候他们已经清醒,此时却是大气也不敢喘,尤其是王卫,那额头上满是冷汗,却是想着自己之前的恶语,暗骂真是被鬼迷了心窍,这下要是传出去,自己以后就别想出火工殿了,雷脉定然大举来犯,不把他收拾个半死此事绝对没完。

    越无疆盯着造化台上的两人,眸光微眯,低声道:“这雷脉弟子挺厉害啊,可惜,之前被那赵无悔一打搅,现在是输定了?!?br />
    守缺长老开口,其余火工弟子都是竖起耳朵,当他们听见李辟尘必败的言论时,不少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要李辟尘在火工殿失败,那就是愿赌服输,雷脉也没有办法来找他们的麻烦,最后追究起来,还是有理由进行开脱的。

    赵无恨锻打宝剑,忽的一声厉喝,那宝剑身躯之上顿时升起炽烈之火,熊熊燃烧,生生不息,赵无恨把宝剑朝池水中丢去,只听得一声极为清爽的刺啦之声,池水中升起白眼,赵无恨以火钳捉住剑身,猛地朝外一抽!

    一道杀气暴起,在极短的时间内收敛起来,不显锋芒在外。台下诸多弟子大声呼喝,纷纷叫好,那王卫更是长出一口气,眼角余光不住瞥向李辟尘,心道这下放心了,这小子输定了。

    越无疆微微点头:“不错,不愧是我火工殿之人,这洗剑取剑恰到好处,宝剑锋芒内敛,但却锋利无比,有削铁如泥之威,只可惜.....距离精钢还差了那么一丝。只能算是上品中的上品?!?br />
    听得越无疆如此说,赵无恨顿时长出一口气,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后辈已经被汗水打湿。他已经很久没有进入到这种状况了,这也侧面的表明了李辟尘的强悍。

    之前那第一锤挥下,便有天音诡律响起,直击心田,让赵无恨方寸皆乱,若不是后来渐渐调整,怕是不能完好的把这柄宝剑铸炼出来。

    而关于之前李辟尘的呆滞情况,赵无恨也猜到了十之七八,心道肯定又是赵无悔那妮子从中插手。他心知肚明,张了张口,看见还在铸剑的李辟尘,又想起鲁皓轩去寻他一事,顿时火从心起,便闭上嘴不再言语。

    “只怪那鲁皓轩当初去寻李辟尘修兵,便是随意找个火工弟子,我也不会去找李辟尘的麻烦?!?br />
    赵无恨不知,其实当初正是徐丘貉对鲁皓轩说的李辟尘铸兵很有一手,正好当时李辟尘在诸多弟子心中为羸弱之辈,几乎没有弟子与他交流,若是此时鲁皓轩找李辟尘修兵,无论李辟尘接不接,这事情都会落了雷法一脉的脸面,从而更让其余雷脉弟子对他不喜,乃至厌恶。只可惜当日鲁皓轩被李辟尘所激,留了下来,却是见到了一日九骨的神异之景,如此一来引动整个雷脉弟子俱都到场,看过那动静之后,自然不会再有人认为李辟尘是个羸弱之徒。

    故此当初鲁皓轩一至,便不是那兵器修不修的问题,而是雷法脸面丢不丢的问题了。

    徐丘貉曾在凡间厮混,为人浮躁且多疑,借刀杀人不过是小伎俩罢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李辟尘用最有力的“巴掌”扇了回去,却是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越无疆是火工殿长老,现在李辟尘输掉比试已是板上钉死的事情,那越无疆肯定是向着我这边,便是赵无悔从中作梗之事被李辟尘抖出,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不利的冲击?!?br />
    赵无恨心道:火工殿颜面不可失,尤其是李辟尘不单单是雷法弟子,他还是剑囚谷出身,对于铸兵有着不弱的造诣,若是被人知道火工殿内门输给了剑囚谷罪徒,那自己这边的脸面可就丢尽了。

    台下火工弟子皆是一派兴奋之色,在他们看来,铸出此等兵刃的赵无恨已经胜出了,虽然有所缺憾,此剑不入精钢下品,但仍旧是削铁极致的宝兵。

    而李辟尘此时在台上的反复捶打已经成了无用功,在这种状况下,有人对着台上嘘起来,声音微小,引得越无疆朝他望去,只是一个警告,但并未做出什么惩罚。

    显然,这位守缺境的巨头长老也已经认为尘埃落定了。

    “再打也是没有用了,你下来吧?!?br />
    越无疆开口,示意李辟尘下台,那些火工弟子都是笑了起来,甚至有人喊出剑囚谷弟子不过如此的话语。

    造化台上,李辟尘专心捶打剑胎,心无旁骛,浑然不知外部事情。

    越无疆眉头微微皱起,他有些不喜这个小子了,虽然常言贵在坚持,但此时坚持已经无用,火工殿不比修行四脉,若是资质不够可以用勤奋来补,这里是铸兵地,一个五精境的小子难道能铸出精钢兵刃不成?!

    “既然你不听,那么时间还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造化台关,判定胜负?!?br />
    越无疆摇头,双手抱胸,四周火工弟子皆涌到赵无恨一侧,站在台下,对他称恭喜。

    赵无恨一一回礼,看着李辟尘仍旧在挥舞铁锤,不禁摇头,对诸人道:“大家也先别祝贺,此时胜负还未定下呢?!?br />
    “还有甚么说的,师兄稳了!”

    “那李辟尘不可能铸出精钢兵刃,师兄放心?!?br />
    “师兄谦逊了?!?br />
    那些弟子上前道贺,王卫走出,恭敬道:“无恨师兄这次击败剑囚谷弟子,当真是扬了我火工殿威名,日后看还有谁敢说剑囚谷弟子比火工殿强悍,不过都是一些死囚罪徒,入了仙籍难道就是玄门仙家了吗!”

    “王师兄所言不错?!?br />
    “嗯.......剑囚谷这次,算是栽了?!?br />
    “什么剑囚谷,他早就不是了?!?br />
    赵无恨对王卫拱拱手,越无疆在侧,看着一群弟子的行为,不由地微微皱眉。

    “火工殿的风气.....似乎有些不对了?!?br />
    他目光微冷,心道看来需要整顿整顿,不然这帮家伙马上就要刮起歪风,这溜须拍马的习气助涨不得。

    越无疆在边想着,台上李辟尘出声,声音平静:“成了?!?br />
    众弟子举目望去,只见李辟尘以火钳钳剑,那剑长有四尺,浑身通红,朝外冒着白烟,似乎快要崩碎一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