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二十九章 雷火斗法,造化神兵(下)

第二十九章 雷火斗法,造化神兵(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越无疆皱眉,那剑的模样根本就是快要粉碎的状态,如此仓促出炉,如何能放入池水中淬炼?这怕不是一丢入水中便碎了吧。

    这李辟尘当真是垂死挣扎了。

    “哼!”

    越无疆面色不愉,原本以为他还能造出什么奇迹,结果现在看来,就是这种水平,临死也要挣扎一番,做这无用之功,白费力气!

    李辟尘把那通红炽烈的铁剑丢入池水之中,一阵白烟升起,池水中传来清脆且接连不断的咔嚓之音。

    如同墙壁碎裂,砖石断开。赵无恨在听见这声音的一瞬间,心中长出一口气,一块大石落地,那铁剑坠入池低,此时碎灭,便是对方输了。

    “你输了?!?br />
    赵无恨对李辟尘开口,语气之中有着轻松解脱的意味:“师弟好本事,剑囚谷出身的弟子果然有两下子?!?br />
    “只是师弟之前乱了方寸,师兄我也只是捡了个漏子......呵....”

    他语气似笑似平淡,似惋惜,李辟尘只是站在池水边,手中火钳落下,丢入池水之中。

    李辟尘抬头,对赵无恨无奈一笑:“败了啊?!?br />
    “既然败了,那就下来吧!”

    越无疆开口示意两人下台,赵无恨对李辟尘打个稽首,在火工殿诸弟子的注视中径自下台,那王卫上前对赵无恨抱拳,心中也是大大松了口气。若是李辟尘最后出奇制胜,那他便要面对雷法一脉的喝问了。

    相鼠之说意思是讲:老鼠有皮,人却没有容仪,既然毫无容仪,不死还有什么意思呢。

    总之三句加起来便是骂人连老鼠也不如,虽然被李辟尘怼了回来,但是雷脉却不会因此善罢甘休,因为皆是自己出言不逊在先的。

    李辟尘摆了摆手,越无疆微微皱眉:“你这雷脉的小子,还不下来作甚?是看我火工殿地方不错,准备在这里歇息一晚?我这里可没有给你的床位!”

    “我取个东西?!?br />
    李辟尘弯下腰来,双手忽然伸入池水之中开始摸索,下面诸弟子微微愣住,有人古怪笑起来:“难道他还想把那些碎片从池底捞出?”

    “捞出来有什么用,都已经碎灭,重铸不了了?!?br />
    一群人不解的看着李辟尘动作,只见李辟尘双手在池底捞着,忽的有鲜血漂浮起来,似乎是被利刃划伤而致,这种情况更是让不少弟子吃吃的笑起来。身为铸兵者,居然会被自己铸造的兵器划伤了手,这当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赵无恨面色古怪,此时他也有些看不懂李辟尘在做什么了,但他心头却是忽一跳,之后便和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平静下来。这让他不由地有些紧张,这种情况定然是冥冥之中要出什么事情。

    他是三火境的修行者,君相真三火重新引动,化入魂魄之中,为性命之地,真灵护持,此时已然可以感应到些许恶事,但对于?;苯僭蛭弈芪?。

    在场诸人都在笑,除去赵无恨外,就只有越无疆面色严肃,他看着李辟尘的动作,手指不由地微微抬起,却是在轻微抖动,显然有些僵硬。

    造成他这幅模样的原因便是那池水,在水池中,有一道杀气正在朝上浮动,那杀意似要化成实质,隐隐间有刺目寒光从池底闪过。越无疆心头一跳,猛地怒喝出声:“小子,还不拔剑更待何时?!”

    “老夫算你赢了!”

    这一声喊过,顿时整个火工殿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赵无恨呆滞在原地,边上王卫大惊道:“长...长老......您这是什么意思?!”

    “闭嘴且看!”

    越无疆呵斥出声,此时李辟尘握住那剑柄,从池底把那长剑拔出,剑出水而闪寒光,一道刺寒入骨的杀意震颤全殿,紧接着消失,此时宝剑上尚有黑色的铁壳未曾脱落,但在铁壳之下,闪烁着的,是一层层鱼鳞般的寒光。

    一瞬间,所有人眼中都出现了一枚剑尖,随后一瞬间消逝无踪。

    “精钢!下品精钢!”

    有弟子惊骇的呼喊出来,紧接着就是一阵静默。

    下品精钢,若是放在凡间,那就是盖世神兵一般的宝物,非五十年岁数的铁匠打造不出,甚至有可能心力交瘁而死。

    赵无恨感到四周的声音正在离他远去,此时他双目中只有那闪烁着鱼鳞纹的长剑,那反射的剑光似在嘲弄,狠狠砍在他的心坎上。

    李辟尘把长剑在空中挽了个?;?,宝剑轻吟,剑身三震,似有灵一般。

    “败了啊?!?br />
    同样的话从李辟尘口中说出,这一次的意思,赵无恨明白了。

    那是在说,自己败了,他赵无恨,败了。

    越无疆神色复杂,看见赵无恨呆默在原地,又对李辟尘道:“好了小子!你赢也赢了!别在我这造化台上炫耀了!”

    李辟尘对越无疆见礼:“我与赵师兄有约,谁若输了,自去给对方当三年下手,如今不知还算不算数?”

    越无疆眉头微微一皱,三年时光不算短了,至少在赵无恨他们这个年岁不算短,三年是非常关键的,如果去给一个新弟子当下手,那这三年就算是白白浪费了,日后成就有限.......别脉弟子又会怎么看火工殿.......

    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玄门重诺,魔门无信。他摇头一叹,目光朝着赵无恨望了一眼,却是自己出了火工殿,感到没脸待下去了。

    想到自己之前还有偏袒的想法,现在看看,倒是被一个新入弟子狠狠打了这张老脸。

    ..............................

    五日后,雷脉有一弟子在铸剑比试上击败火工殿内门的消息不胫而走,渐渐在外门黄袍弟子中扩散开来,而内门弟子们则是把此时当做一个谈资,听听也就过去,大部分并未放在心上。

    除了风脉的几位。

    苏忘归负手站立,微微一叹,他在听得这个消息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当时越无疆已经到来,他不得不走,原以为胜券在握,却没想到又被李辟尘绝地翻盘,狠狠压了火工殿一头。

    “入门不满一月便搅风搅雨,这小子当真麻烦?!?/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