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三十五章 太华山 七仙下凡,奉天道 魔人拦路

第三十五章 太华山 七仙下凡,奉天道 魔人拦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孟荀被白龙道人提点,明悟人性之说,即人有五德,五德齐全即为贤,五德去一是为王,五德去二是为人,五德去三即为恶,五德去四即为邪,五德俱失乃大奸大恶之辈。

    吕瀑施法,将王尚书与孟荀提入云头,连带两只马交也踏上天穹,一仙二人两灵兽乘风驾云,径自朝魏国都城而去,不消盏茶时间便已经回到洛梁城。

    此方暂且放下,再说孟姜出城百里相迎七仙,一万精兵披坚执锐,八百祭祀礼官神态恬静,有阵阵神乐响起,笛萧齐鸣,编钟震响。

    此时远方天上有一朵白云飘来,七个头颅从上显化,却正是李辟尘一行七人。

    新弟子参与祭天,除去来时各脉长辈已经交代的诸多事宜,这下凡之后,外观观主会教导诸弟子如何做,怎么做。这也是他的职责之一。

    “前方有一万兵马,看样子应该就是祭祀队伍了?”

    周忌探头朝下望去,见到那番阵仗,不由地暗暗咋舌。心道这不过是个接引,排场居然就如此的大,那八百祭祀礼官俱都有三分修行在身,只不过炼的是祭祀之道,为神道旁系,与他们仙道无关。

    姜壶指着下方对诸人开口:“诸位师兄弟们都且记着,那祭祀队伍中,位居中央的便是祭天三器的胚胎,须得等祭祀当日,由辟尘师弟亲启铁匣,这样才能引动最精纯的龙精之气,这之前不可沾染半分红尘气?!?br />
    “三器胚胎最是重要,前代的祭天三器便是要靠着这三块原料重铸,此三器胚胎乃是取玄黄龙脉中,龙首凝结之龙涎所炼,其中蕴含王道龙气。此三器关乎一朝命脉,诸位师兄弟万万马虎不得?!?br />
    诸人颔首,齐齐道:“我等晓得?!?br />
    于是七仙按落云头,下方公主孟姜身着祭祀之服,眼见那白云渺渺,忽的朝下一个低头,上面露出七个人影,心中顿时明悟,那是诸位镇岳仙人来了。

    她迎上前去,周遭八百祭祀礼官一并随行,这般阵仗倒是把刚刚落地的几个小仙吓了一跳,之前在天上看诸兵卒如同蚂蚁潮水,心中不觉有异。如今入地,便是八百祭祀礼官也显得声势颇为浩大了。

    “魏王之女孟姜,见过镇岳宫诸位仙人。不知哪一位是太华门下,哪一位又是此次祭祀主锤?”

    孟姜头顶九旒冕,抬起首来,那倾城的面容在见到七仙的一瞬间愣住,而同时,七仙之中,穆寻雁踏出一步,对孟姜打个稽首,语气变得淡漠:“孟姜,好久不见了?!?br />
    李辟尘注意到此时穆寻雁眼中有着一抹复杂之色,似是痛恨,似是悲伤。孟姜一时沉默,见到穆寻雁当面,却是想起来那一日其父穆瑜被自己父王杀头的景象。

    面对曾经的挚友,她亦是不知该如何开口,此时孟姜尚且不知当日事出有因,只能无声一叹,对着穆寻雁施礼:“今日我为祭祀主官,你为镇岳仙人,当日我未敢出面阻拦父王,后羞于见你,不料你却遭此大难......我愧对于你,望乞恕罪?!?br />
    她说完这番话便静默不语,此时姜壶见气氛不对,低声与穆寻雁道:“师妹,此时以祭祀为重,便是你当时遭逢仇难,如今也已经过去,暂且先莫要提了?!?br />
    姜壶说完,见穆寻雁后退一步,心中微松,反过头去便瞪了一眼周忌,这家伙自来时便鬼头鬼脑的四处张望,便是想看看当初私下里与他买卖人命的那些官宦,自以为把他下了大狱便没了事情,谁料却让他卷土重来,如今又以成为仙家身份。

    周忌看见姜壶瞪他,不由地撇了撇嘴,但却是收起了那些心思,只是想着现在寻不着那些家伙,且先记在账本上,待到祭祀完毕,自己定要给他们上演一出好戏。

    李辟尘上前对孟姜言语:“我便是此次主锤,公主殿下可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孟姜看向他,一双眸子忽闪忽闪,颇有诧异:“是......可是火工殿仙长?”

    “不是,我是雷脉的?!?br />
    李辟尘解释,这下倒让孟姜疑惑起来,她盯着李辟尘:“这与来时交代的不一样,怎么.....主锤是雷脉?”

    孟姜第一次主持祭祀,按照父王交代的话,主锤者当是火工殿仙家,但眼下这小仙长却自称雷脉仙人,怎得与自己父王所说不同?她微微沉默,想到说不定是有些什么变故,可雷脉的仙人不是不会铸兵么?

    此时赵无恨见到孟姜疑惑,上前一步亮出火工玉牌,一指李辟尘,对孟姜公主道:“我是火工殿的,此番为随行。至于祭祀的主锤者,确实是他?!?br />
    姜壶也是上前言明情况,孟姜这才相信,但那双眸子还是不时间飘向李辟尘,显然心中有些打鼓。

    李辟尘笑着对姜壶道:“看来这次是不按剧本演戏,魏国的祭祀礼官倒是懵了?!?br />
    姜壶想了想,道:“剧本?你说的是皮影戏?嗯,我以前看过,挺好看的?!?br />
    李辟尘:“..........”

    这个小师兄似乎有点脱线,自来时候便是有点端倪,李辟尘揉揉眉心,只能无奈回应:“嗯,皮影戏的剧本,小时候看过的《青云?!?,不知师兄看过没有?!?br />
    姜壶点点头,颇有些兴奋,忽的一见孟姜,这位公主殿下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顿时一拍脑门:“不说了,回头再讲吧,咱们快走,去魏朝都城?!?br />
    孟姜见姜壶说话,这才松口气,同时对镇岳仙人的印象也有了些变化,这样看起来,此代都是一些刚刚入道的少年,年纪与自己也就一般大小,居然还讨论起皮影戏来,这让她这个常年处于深宫大院的公主怎么接话。

    不过那《青云?!啡词亲约盒∈焙蚰钅畈煌?,想要看一次的皮影呢??上?,一直也没有见过哪个匠人能演这段故事。

    公主指挥八百祭祀礼官散开,七位仙家遵循古礼,随着孟姜一并朝前走去,诸人中,李辟尘位居孟姜之后,其余六人依次落后李辟尘半步,此为祭祀主次之礼。

    来至队伍中央,一万精兵散开,化作两道长廊,中央六灵拱卫一尊红车,那其上放着三个铁匣子,便是祭天三器的胚胎了。

    “诸军转身,随我归城!”

    孟姜下令,四周精兵呼喝一声,其音铿锵有力,军阵浩荡之气弥漫。诸人行进,这一路归去,也是有个讲究,凡祭祀所走之路被称为奉天道,真是所谓“奉天承运”之意。

    刚走了不出十里之地,四周突的刮起阴风,同时有怪笑响起,那些树木似乎化作扭曲的魔鬼,开始朝着军队蔓延。此情此景,诸仙哪里还不知道是遇到了魔人,当下纷纷笑了起来,正此时,孟姜呼喝一声,那万军顿时从手中抛出一物,一万“祛魔印”被抛入高空,顿时有浩荡清气弥漫,将四周浊气驱逐。

    “祭祀礼官,敲十三编钟!”

    孟姜下令,此时她显现出与她柔弱的外表全然不相称的强势,八百祭祀礼官分开,有一列编钟被抬出,叮叮咚咚的敲响,顿时那暗中传来惨叫之声,接着就见到一道真灵升入天空,却是那魔人被震死,真灵转入幽冥海去了。

    “我镇岳宫四十九编钟的仿制品?”

    姜壶见到这列编钟,顿时脱口而出,此物正是镇岳宫地仙重宝,【太华四十九编钟】的模样。

    孟姜回应:“正是,这十三编钟是仿制四十九编钟所制,威力虽弱,但此物是祭天法器,当重铸祭天三兵时,要敲响此钟。刚刚那魔人被编钟镇死,当得是境界不高.....嗯,也许吧?!?br />
    她对于仙道境界不太明析,只是知晓部分而已。

    李辟尘见那魔人真灵消逝,眼中再度化出一片漆黑大海,只是瞬息便没了踪迹,但自己眉心中,八卦盘里,坎卦却是忽明忽暗,亮起阵阵黑色光华。

    “幽冥海对应坎卦,为世上最纯最净也是最初之水,但要我去取得幽冥海水化入坎卦,这便是地仙真人也办不到吧?!”

    李辟尘苦笑,这八卦给他的指引也太过奇葩,幽冥海是一位天尊道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生者决不允许入内,便是元神都不行!须知一入幽冥海必死无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击退诸魔,众人再度上路,临走之时,李辟尘忽的心中有感,朝后方看去,但除了寻常草木砖石,再无其他特殊情况。

    李辟尘心念许是自己多疑,但又想着有《清静经》加持自身真灵魂魄,怎么会出现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略微一想李辟尘便猜了十之七八,许是那魔人还没退去,在暗中窥伺呢。

    如此心中一动,李辟尘暗道:既然尔等贼心不死,那便让我给你们送点礼物,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待到诸仙家离去,边上一处山木枝干上忽的浮现出一张人脸,面目狰狞,眼中闪烁着狠辣的光彩。

    “树人”从山木之中脱出身来,双脚踩在地上,身着白袍,像是个俊秀书生,但若是李辟尘回过头来便能认得,这人打扮正与当初那被夔牛鼓震死的五尘魔教之人一般无二。

    他盯着诸仙远去的方位,自顾自的说道:“七个弟子,两个三火境,一个四海境,剩下的都是换骨境......啧啧,这一次死剑坟开,让镇岳宫弟子入门与祭天大礼碰到了一起,如此一来新弟子修为不够,这般参差不齐,看来今年有戏?!?/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