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三十六章 大劫时 仙门入魔,魏都外 六贼欲动

第三十六章 大劫时 仙门入魔,魏都外 六贼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五尘魔教原本是仙道一支,名为九思宗,修行浩然之气,更曾是七十二福地之一。门中弟子谦和有礼,乃世间君子典范。

    九思之意:一为视思明,即要看的明确,不可有丝毫模糊;二为听思聪,即为听要听的清楚,不能含混;三为色思温,即脸色要温和,不可以显得严厉难看;四为貌思恭,即容貌要谦虚恭敬有礼,不可以骄傲,轻忽他人;

    五为言思忠,即言语要忠厚诚恳,没有虚假;六为事思敬,即做事要认真负责,不可以懈怠懒惰;七为疑思问,即有疑惑要想办法求救教,不可得过且过混日子;八为忿思难,即生气的时候要想到后果灾难,不可以意气用事;九为见得思义,即遇见可以取得的利益时,要想想是不是合乎义理。

    可以说九思宗当时乃是仙门一面招牌,为玄门典范,有道之门,尊德之门,其属第三洞天,最是有德。

    但物极必反,当时的九思宗宗主因为感悟天心,正在得道关键之时,却被渡魂道的地魔影响,又同时遭到三个魔门的设计,道心不稳,真灵蒙昧。最终走火入魔,悟错了天心,狂性大发,将整个门派拖入魔道。

    也正得是那时杀劫刚起,三千年大劫之时,九思宗举宗入魔,九思教义被扭曲,当时九思宗主立下魔道大愿,把九思改为五尘,即色境,声境,香境,味境,触境,此为凡人五尘,眷恋五尘者可入五尘魔教,不论是仙是凡,都会立地成魔!

    凡人有欲而不可止,如此五尘魔教某种意义上还算顺了天意,这下可捅了大窟窿,三千年大劫居然有一个玄门福地举教入魔,简直不可想象。

    也正是因为九思化五尘,七十二福地又空出一位,于是镇岳宫从一百零八仙玄山晋升,一跃化为七十二福地!

    镇岳代九思,如此九思彻底入魔,再无回头可能,这也是三千年大劫中,在仙道中影响最为恶劣的一次事件。直至今日,世上再无遵循九思之理的修行者,可以说彻底断了传承。

    自此九思.....不,应该是五尘。自此五尘魔教不尊礼法,不观心道,只求快活逍遥,彻底沦为魔道大派,而当年的九思宗主则早已被数位地仙真人斩杀,一点真灵打入幽冥海去,被诸位真人施加三昧真火,日夜炼化,待到浊气尽消之时,真灵方才能入海中转世投胎。

    只有这样才能帮助九思宗主重归仙道,并非是诸位真人无情,实乃无奈之举。

    而又因镇岳代九思,故此五尘魔教与镇岳宫被冥冥气运牵扯,成了对头,实因九思宗主尚未转世,一丝牵扯总是不断,所以才造成如今局面。

    那五尘魔人在原地闭眼,口中念诵一些魔门咒语,不多时地上探出一个头颅,他从地底浮出,浑身笼罩在黑袍之内,看不见面容,似乎没有双脚。此时站定,五尘魔人住口,对那黑袍人道:“我要的东西可送来了?”

    黑袍人不答,之是一抖黑袍,下方一阵冲天杀气弥漫,噼里啪啦掉出五具骸骨。骨骼晶莹如玉,显然是经过特殊处理,不是刚刚杀死带来的尸骸。

    五尘魔人见了微微颔首,却又一皱眉:“这确实是上好的骸骨,但.....我要的是六副啊,为何只给我五副?”

    黑袍人抖了抖袍子,从下方伸出一只手来,那手上满是伤痕,在五尘魔人面前摊开五指,晃了晃,而后又指了指对方,意思是他只给了五个人的钱。

    五尘魔人一置,顿时气道:“好歹也是老顾客,你就不能让我赊一次?!”

    黑袍摆摆手,并且伸出两根手指,在自己脖子上坐了个斩杀的动作,若是李辟尘在这里,估计要把这个意思曲解为------你再问我就自杀?

    实际上他的意思是-----谁赊账谁死。

    五尘魔人闭口,那黑袍人的动作绝不是说着玩玩的,恐怕要不是自己为老顾客,这一次付了五个人的钱要六副骸骨的事情,等他回来自己便要去死一次了。

    当下五尘魔人也不再计较,和这帮【枉死城】的魔影讲道理,简直是自找麻烦。他仔细检查了一次五副骸骨,确认完整无误,其中浊气已经被处理干净,不由地很是满意,同时也又一次感慨枉死城的厉害,明明是魔道大宗,居然能触碰三清之气,当真是神鬼莫测的手段。

    他口中开始念诵起来:“五阴得力,谓之五尘;五阴亦尔,烦恼因缘合成此身......惑者偏门,断念五根;五根之底,又生五尘........”

    随着他的念诵,那五副骸骨忽的颤动起来,排做一列,直起身躯,双腿骨盘膝坐地,双手捏道印,眼窝之中有白烟朝外渗出,模样骇人。

    五尘魔人口中不断念诵魔咒,忽的腹部鼓胀,似有一团气体聚集其中,他面色变得铁青,复又化为煞白,随着一阵潮红呼吸,哇的一声将那团气吐了出来,却是在瞬间分化五道,盘旋在五尘魔人头颅之上,似有化入他气运的趋势。

    五尘魔人见此情景不敢怠慢,此乃五尘本气,若是入了自己气运,那接下来起码一月都要倒霉,当下他一指第一副骸骨,口中轻叱:“此为色尘气,注你鬼骨,以土为肉,以沙为血,聚!”

    第一副骸骨忽的张开下颚,口中哭嚎起来,第一道色尘气注入骸骨,下方沙土朝上凝聚,渐渐凝聚成一个人形。待到一盏茶后,那土人成形,却是一个寻常农夫模样,面上满是风霜之色。

    五尘魔人一指那农夫:“从今起,汝真名唤作眼看喜?!?br />
    那农夫拱拱手,不说话,五尘魔人再次施法,将剩余四尘气注入剩下四副骸骨之中。他指着第二副骸骨道:“从今起,汝唤作真名耳听怒!”

    他又指着第三幅骸骨:“从今起,汝真名唤作鼻嗅爱!”再指第四副骸骨:“从今起,汝真名唤作舌尝思!”

    最后指着第五副骸骨道:“从今起,汝真名唤作意见欲!”

    五副骸骨成型,一为农夫,二为樵子,三为少妇,四为稚童,五为蓑笠翁。黑袍站在一旁,五尘魔人瞪了他一眼,随后口中再念咒语,化作一名上京士子。

    “吾真名唤作身本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