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三十七章 鬼人隐 魔高一尺,四眸对 道高一丈

第三十七章 鬼人隐 魔高一尺,四眸对 道高一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若是有六具骸骨,哪里又要我柳随风亲自上阵?!?br />
    五尘魔人哀叹一声,他化作一名上京士子,风尘仆仆的模样,身后背着个臭皮囊,正是应了他这“身本忧”之名,即人躯表象不过是个寻常皮囊,真实的模样还在更深之处。

    黑袍站在原地,直至五尘魔人变化完毕,他才伸出手来,对着五具鬼人指了指,言下之意便是【交易完成】。

    五尘魔人点头:“完成,完成了。你那功劳簿我回头会给你记的,把人皮纸给我?!?br />
    黑袍点点头,从袖袍里取出一张泛着肉色的纸片,五尘魔人柳随风接过,手中升起一丝毒火,将那人皮纸烧毁。只见人皮纸中升起一缕轻烟,忽的被风吹散,消失无踪。

    看见此烟消散,黑袍顿时颔首,对着柳随风拱了拱手,接着化作一道黑影遁入地下,却是完成交易,径自回转枉死城去了。

    那人皮纸里的轻烟类似于确认的意思,只要烟气散去,便是任务圆满完成,没有瑕疵,回去之后可在枉死城中领到“工钱”。

    而若是雇主对任务完成度不满意,那么就不会点燃人皮纸,而是朝魔影索要其余的几种皮纸,猪皮最贱,羊皮次之,牛皮最贵。而人皮作为第四等,与三牲并列,即表示在魔门眼中,凡人也不过是一种高级牲畜罢了。

    若是非常满意,则烧毁人皮;若是觉得不错,则烧毁牛皮;若是不满意,则烧毁羊皮;若是极度不满意,那么就烧毁猪皮。

    而雇主的态度直接决定着魔影能不能领到【工钱】,故此就算雇主不满意,他们也要乖乖的把四皮纸奉上,不过不会做任何辩解。

    枉死城是魔道大宗,地位与七十二福地齐平,手段狠辣,但诡异的是,虽是魔门却最讲究原则,而这个原则,便是枉死城苦界老祖立下的。

    苦界老祖修为极高,为魔道一方巨擘,自他开始,枉死城开始“收钱办事”,并且来者不拒,不论是仙是魔还是凡,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枉死城便会为你做事,且此事未完结之前,枉死城接活之人绝不会背叛。

    而更令人感到诡异的是,枉死城修行三浊气,但却能毫无顾忌的触碰三清气。之前那些特殊的骸骨便是经由枉死城弟子之手加工,祛除凡人死后残留的浊气,朝内灌入清气,化作晶莹之骨,若是不懂行的凡间道人见到,怕是还以为见着了玄门的仙骨,说不得还会取走供奉一番。

    柳随风送走魔影,指挥五具鬼人动作,眼下奉天道不可走,那么便稍微放慢步子,顺着其余外道朝洛梁城去便是。

    改了个道路,行不多远,五鬼便隐没在人群之中,他们五者俱都是骸骨所化,又受的清气灌骨,与那五尘法术相互抵消,气息与凡人别无二致,等闲修士即使是人仙也不能轻易辨识。

    那农夫与少妇扮作一对夫妇,男人木讷老实,女子则是稍显哀怨,让人看了不由地心生怜惜。那稚童扮作二人膝下顽子,手里取一根冰糖葫芦,呵呵的笑着。

    樵子与蓑笠翁扮作熟识路人,分两侧而走,同时柳随风本人与樵子擦肩而过,不过短短几步,便距离原本城池已是十里开外。

    五鬼一魔疾走,四周凡人不觉有异,这都得益于清气之骨的伪装,而柳随风自己乃是玉液境的魔头,在镇岳宫地带打滚多年,身上自然有掩盖浊气的宝物。

    至于为何上次镇岳宫击夔牛鼓时未死,这正是因为,那死剑坟开便是五尘魔教算计好的。

    罗元子早已心生魔障,被五尘魔教高人暗暗引导,他还以为开死剑坟只是为了逼迫剑囚谷主人现身,实际上这都是五尘魔教的手段,目的便是让新弟子没有时间巩固修为,这样一来,魏朝祭祀上天的时候,那些来的弟子定然修为不高,心性不稳,正是夺取祭天礼器的好时候。

    祭祀之礼都是新弟子下凡,承一丝宗门气运,玄门自认为有诸多手段可防备魔道,实际上却不知,魔道也已经准备诸多手段来防着玄门。

    “夺了祭天礼器胚胎便得速速离开,不然引动镇岳宫人仙,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不过这一次应该会比较顺利,毕竟以往修为最高的太华一脉,这次来的居然只是个三火境的小子.....啧啧?!?br />
    五尘魔人与五鬼先镇岳诸仙一步踏入洛梁城中,刚刚入城,柳随风胸口一尊法器便有所异动,他心头一跳,面上不动声色,只是轻轻把手放在胸前,口中咳嗽几声,只是心中惊骇不已:“那外观观主居然已经到了?”

    “玄光境的仙家,还真是麻烦的紧?!?br />
    他摩挲了一下胸口的宝物,嘴角边微微勾起一丝笑容,心道:可便是玄光人仙也看不破我这幻面,此宝连清浊二气都能掩盖,便是伪装出浩然气,你又怎么识得破呢?

    玄门有道,魔门有法,是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柳随风暗自想着,若是自己夺了这龙气,那么先抽了三分,剩余的再交上去,给自己那便宜师傅定夺,这黑锅丢给他,自己只管得了好处便可拍屁股走人。

    他心中独自盘算,再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然数个时辰过去,忽的听闻礼乐阵阵,自西方而来,心知乃是出城迎接的队伍归来了,当下朝前走去,装作寻常百姓挤在人堆之中,探出脑袋,向奉天道张望。

    八百祭祀礼官缓步前来,魏王之女,祭祀主官孟姜走在前列,她额头已经渗出汗水,每一步走着都颇为吃力。而她身后,有七位身着玄黄道袍的仙人,他们脚步轻快,不时之间朝四周张望,模样轻松至极,与孟姜形成鲜明对比。

    “于凡人来说这些毛头确实是仙人,但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群娃娃。若不是顾忌那玄光境人仙,我自有办法取到祭天三器的胚胎?!?br />
    他盯着队伍,从主次之上看出主锤之人,那是个四海境的玄门小子,只是身上没有火工殿的浮躁之气,倒是有些意思。

    正当柳随风盯着李辟尘时,后者忽的转头,双眸正与柳随风对上。前者顿时身躯微僵,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对着李辟尘打个稽首,后者回了一礼,之后双方目光便错开。

    柳随风心中微出一口气,那个小子看见自己的一瞬间,自己居然有一种被他看穿的感觉,当真古怪。不过终究还是魔高一尺,这些蠢笨的玄门仙家,哪里看得穿这至宝的伪装。

    他这么想着,却没见到,李辟尘收回目光时,眸中闪过一丝清光。

    “浊骨难掩,此人当是魔修?!?/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