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三十九章 五鬼扯 糖人坑魔,神幡震 渡魂遭难

第三十九章 五鬼扯 糖人坑魔,神幡震 渡魂遭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魔门之中,坑蒙拐骗,背叛欺诈那都是常见的事情。其中弟子师徒交谈,一般都是前言不搭后语,或是顾左右而言他,反正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想着捞利不说,顺带还要坑一下你,不然不叫魔道中人。

    民间常有一句话是如此说的: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这句话的本意乃是指人心冷漠,自私自利,不为他人着想。但若是放在魔门之中,谁若是能得了这个评价,那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人,伟岸的君子,魔道的....败类。

    显然柳随风不准备当这个冤大头,魔道的败类。他眼下气的发颤,自己精心算计,再加上本脉师长赐下法宝,引那罗元子魂魄几乎入魔,令死剑坟提前开启,再让那些弟子没有足够时间修行,如此环环相扣,到现在,自己已把五鬼埋在人海之中,可此时这帮恼人的混账东西居然想来夺取果实,做那顺手君子,这怎得不让柳随风发怒。

    但一想到黄昏地的人魔,再加上极乐明教的两个妖人,柳随风顿时又苦下脸来,心中碎念,这自己本教的五尘弟子不足为虑,算是苍蝇当不得苍狼,但那黄昏地的魔人可真的是一尊恶虎,自己惹不起??!

    云原洲一十五州魔道七大宗,黄昏地为魁首,实力深不可测,而这个魔门也是唯一一个把根据地暴露出来的门派,那正大光明的样子似乎巴不得玄门仙家前去摧扰,可偏偏诡异的是,这么多年过去,玄门去黄昏地砸场子的次数屈指可数!

    于是魔道之中便有传言,这黄昏地其实早已是洞天级的魔道上庭,九玄不过是九个福地而已,合在一起也就堪堪与之抗衡罢了,如何敢深入剿灭?这个说法得了多数魔头的认可,算是除了【官方】之外,流传最多的说法。

    “这人魔惹不得,黄昏地是龙潭虎穴,我可没胆子和他对着干?!?br />
    “那两个极乐明教的妖人,不知是哪一道的?看这隐匿修为,怕不是也有玉液的境界?麻烦麻烦,端得是麻烦!”

    柳随风心中盘算,全然不知其实他早已被一尊仙家识破,眼下李辟尘正站在祭天台上,越过两级看向百姓中的那个士子。

    “魔人还有同伙,只是不晓得位置?!?br />
    李辟尘对着其余几位仙家打着眼色,姜壶等人见道,微微点头,随后传讯于白龙道人。后者见完传讯,微微一笑,不由地对李辟尘多看了两眼。

    祭词仪式进行到最后,魏王口中念诵:“天心不昧,其鉴纳焉,尚飨!”

    话语毕,魏王对天行大礼,只敬拜而不跪拜,此为帝王礼仪,而其余官宦则是在魏王躬身之时伏地,朝天拜了三拜。

    魏王转身,孟姜整理冠冕上前,孟荀紧跟其后,手托祭天三器胚胎。孟姜开始指挥祭礼诸官,完成祭礼所需仪式,正待此时,祭天台最下方,百姓一列中,忽的有孩子哭闹,一串糖人掉在地上,溅起灰尘。

    那少妇开始安慰孩子,而她丈夫则是蹲下身子,将那糖人捡起交给孩子,孩子依旧哭闹,此时有兵士上前,皱眉道:“你这农夫,孩子的糖人脏了,你去买一个便是,在这里哭闹,扰了祭天大典,你怎么担待得起?”

    农夫略有惶恐:“军爷说的是,我这便去,我这便去?!?br />
    他四下望望,看见远处有卖糖浆的商贩,顿时小跑过去,对那三人道:“几位,可帮我糊一个糖人么?孩子哭闹,对不住几位了?!?br />
    那三人面面相觑,正是渡魂道的魔头,眼下颇有些紧张,其中一人道:“你等等!”他说完从糖坛子里取出一勺焦糖,在一根竹签上不断涂抹,不一会便弄了个糖人,丢给那农夫:“给你,没事了?”

    农夫连连道谢:“没事了,没事了。多谢几位!”他说着把两文铜板交给那魔头,径自回去哄孩子了。

    魔人摇摇头,把那铜板放在兜里,边上两人取笑他:“好好的魔门中人,倒是还会哄孩子,卷糖人呢!”

    “不想死就闭嘴,小心我回头抽了你们的魔魂?!?br />
    那人瞥了余下两人,二人撇嘴,却是不再说话了。而此时,那农夫也已经走回到妻子身边,把手中那糖人给孩子拨弄,孩子看见有新的糖人,一把将原本脏了的糖人使劲丢出,落的老远,差点砸在一名百姓头上。

    “哪家的臭小子!”

    那百姓吓了一跳,顿时喝骂出声,随后便被前方兵士瞪了一眼,顿时悻悻的闭上嘴,只是一双眼恶狠狠的四下搜寻,找那刚刚丢糖人的小子。

    农夫眼见糖人被丢入人群中,回过头去,沉默不语,而那稚童则是哈哈笑着,忽的也闭上嘴巴,少妇抱着孩子朝后微微退去半步,对那农夫说了一句:“成了?”

    农夫点头:“成了?!?br />
    稚童拍手:“成了!”

    祭天台上,孟姜下场,孟荀将祭天三器的胚胎放置于台之中央,前代祭天三器之前。同时下方抬起一尊火炉朝上搬来。

    李辟尘肃正衣冠,走上祭天台,取过那火锤,待到炉火旺盛,玉石台上升起白烟,他将祭祀胚胎放置于前,按照鼎钟印的顺序依次锻造。

    正待此时,渡魂道的三尊魔人顿时眸光一凝,就要动手,他们还未动作,那为首者兜里忽的飘起一丝烟云,伴着一道轰鸣,那魔人头顶化出一团魔云,三浊气冲上云霄,却是伪装被突然扯了!

    四周百姓顿时惊的散开,而渡魂道三人顿时懵了,而就在此时,祭天台上传出一声厉喝,孟姜上前,从身后取下一柄长幡,正是那【震天幡】!

    “魔人授首!”

    人仙至宝挥舞,三尊渡魂魔人顿时骇的魂不附体,一人大惊:“怎得伪装突然破去了!”

    “不晓得!”

    “等等,是这铜钱!”

    为首之人脑海中划过灵光,顿时把那兜里两文铜钱取出,这不看不知,一看吓了个半死,这哪里是什么两文钱,那是两颗阴秽毒雷!

    “该死的五尘魔教!”

    那渡魂魔人怒啸一声,同一时刻,震天幡摇动,有天地震荡之力传开,三名渡魂魔人所在之处顿时地裂,土石倒卷,一石便是一震,一震又连着一震,三名渡魂魔人被震的大口吐血,惊骇欲死。

    孟姜舞幡,正惊诧与此宝的强悍,却是忽的头昏眼花,体力不支,那震天幡从手中滑落,跌在地上。却是孟姜体内没有法力,全凭一身真气在支撑,此时真气耗尽,她也就跌坐在地,站不起来了。

    震动平息,渡魂道三人又惊又怒,心中想着要和五尘魔教算账,脚底却和抹了油一般,溜得飞快。就在同一刻,震天幡忽的又被取起,那震动之力再起,渡魂三人又被扣住,遭蹂躏的死去活来,大声叫苦。

    “混账!混账!混账!”

    渡魂魔人肠子几乎都要被震出来,就在此时,另一侧又是一团魔云升起,露出其中两个满脸呆滞的极乐明教妖人。

    那两人一脸惊诧,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自己暴露,顿时怒上眉梢,他二人皆是玉液境的妖魔,此时见台上诸弟子法力低微,顿时化作黑云缠上祭天台,其中有明光闪烁,忽的化出一只大手来,却是想要直接把那祭天三器胚胎给一把捉了。

    忽的有笑声响起:“顺手牵羊可不好,合该打一鞭子?!?br />
    边上一道长鞭挥下,那明光大手顿时被抽的散去,魔云之中传来惨叫之声,却是刚刚那一鞭子直接抽在了他的真臂之上。

    “是玄门人仙!速退!”

    他二人想要遁走,白龙道人一抖拂尘,手中长鞭脱手,化作一头白龙,也有人仙道果,口中吞吐玄光,却是一口把那两个魔人直接吞了。

    李辟尘在祭祀台上看的清楚,不由地微微咋舌:“真是好暴力啊?!?br />
    边上周忌挥起震天幡,大声喝道:“一震山河转!”

    “二震江海颠!”

    “三震万军倾!”

    “四震乾坤倒!”

    他连挥四下,顿时法力耗尽跌坐在地,口中低喝:“真是好宝贝!”

    四道神言打出,一时之间山河震荡,那渡魂三魔差点被神言直接轰死,悲嚎连天,叫苦不迭。

    农夫与少妇对视一眼,他们混在逃难的百姓之中,此时又藏匿起来,如寻常人一般无二。之前那铜板乃是五尘的阴秽毒雷,当时炸开,直接扯了那三个魔人的遮羞布;那童子丢掉的糖人,正是朝两个极乐明教的方位丢去的,其中也是有着破咒之法,将那两个魔人伪装撕下。

    柳随风心中发狠:既然你们这么想把我当做冤大头,那就好好品尝下冤大头的怒火!我这人身六贼可厉害的紧!

    他躲到个地方,手掌在地上画了个符号,却正是枉死城的标志,不过三息,便有魔影探头,装扮与最初的黑袍一模一样,但并不是同一个魔头。

    柳随风对黑袍魔影道:“我给你五十斤的金玉珍铁,换你当我一次替身,可够么!”

    魔影点点头,意思是完全够了。

    柳随风眼中闪过毒光:“好,我这便来一个借刀杀人,再加个移花接木?!?/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