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四十一章 斩鬼人 穆寻雁伤,埋木雷 瓮中捉鳖

第四十一章 斩鬼人 穆寻雁伤,埋木雷 瓮中捉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樵子捂住耳朵,他真名为耳听怒,此时李辟尘只不过是以魂魄心动境来观看他本身,看出五尘气聚于耳上,耳又代表怒意,故此樵子的表情被李辟尘看在眼中,虽然没有唤出真名,但亦是相差不远矣!

    他见赵无恨来到,那铁锤上燃起风火,顿时骇的魂不附体,此时赵无恨一声厉喝:“好个鬼人,哪里走!”

    他把手中铁锤丢下,砰的一声砸在那樵子的头颅上,霎时间那脑袋就和西瓜一般炸开,只是爆出来的不是白花花的脑浆,而是一团五尘气。

    赵无恨积蓄法力,对着那五尘气就是一声暴喝,顿时风火气轮转,那五尘气被消弭,忽的从中响起声音--------“今日起,汝唤作耳听怒!”

    这声音响起,李辟尘听得清楚分明,顿时一愣,脑海中思索,猛地想起人身六贼之说!

    “我懂了!我懂了!”

    李辟尘大笑,目光再看下方,右侧阮书绫寻不到鬼人,正是焦急,李辟尘对她呼喊:“师妹,你左侧那个蓑笠翁便是了!”

    阮书绫一惊,转过头去,那蓑笠翁怔住,猛地转身逃遁。阮书绫连忙从腰间取下一盏莲灯,朝前照去,顿时一道清光打出,有水汇聚成莲花,朝那蓑笠翁当头压下!

    蓑笠翁看着那莲花降下,口中怒叱,顿时一道浊气化作孤舟,霎那间破开水莲。阮书绫见水莲被破,顿时惊住,那蓑笠翁大笑一声:“小丫头你道行不够,捉不住我!”

    阮书绫慌乱,这魔头眼看就要逃掉,自己却拿不住他,这可怎生是好?

    正待此时,忽的祭天台上李辟尘朗声开口:“五尘聚脑,心含大欲!意见欲!你哪里走?!”

    蓑笠翁听得此音,顿时脑袋如同被重锤砸中,嗡的一声,天灵中升起五尘气,整个人躯差点跌落尘埃!又是同时,前方现出一人,手掌一翻,只见一面大碑转出。姜壶口中念念有词,那手掌中,石碑突的变作五丈方圆,轰鸣着朝蓑笠翁拍去!

    后者大骇,那石碑上爆发出天清之气,将上下四方封锁,蓑笠翁被困在原地,惊喝出声:“太华巨灵碑!”

    “眼力不错!”

    姜壶把那石碑拍下,大碑横压,蓑笠翁顿时被碾成肉酱,整个身躯嘭的一声散开化作尘土,一团五尘气从中飞出,姜壶施法,那石碑飞起把五尘气击散,从中传出一声厉喝-------“今日起,汝唤作意见欲!”

    第二尊鬼人授首,姜壶带上阮书绫,对祭天台上李辟尘喊道:“还有谁是?”

    “听我之言......寻雁前方,那一家三口俱是魔头!”

    李辟尘双目绽放雷光,天瞳观世,却是把那稚童手中的魔气看的一清二楚!当下立刻呼唤穆寻雁,后者接到讯息,再一看那一家三口,却是呆住了。

    穆寻雁手持一面令旗,乃云脉法宝【令云行光旗】,能唤八方天云,引玄元之气,端的是厉害无比。但此时穆寻雁见那孩子年幼,妇人可怜,那农夫更是死死护住妻儿,那手中旗幡却是怎么也挥不下去,定在了原地。

    李辟尘看见下方情景,顿时暗道不好:这少女,她以前也是一言不合便斩人全家的狠辣之辈,怎么现在面对真魔恶鬼却是下不去手了!

    “穆寻雁!你还不醒来!他们是鬼人,不是活着的生灵!”

    李辟尘大声呼喝,清静经运转,言语化作拂尘扫过穆寻雁灵台,后者顿时魂魄一清,此时那农夫忽的眼中闪过狠辣之光,全身发力,一个健步冲上前来,在穆寻雁胸口狠狠打了一掌!

    同一时刻,少妇与那稚童同时动手,两人各自施法,喷出一口五尘浊气,化作利刃击伤穆寻雁,后者喷出鲜血,连退三步。农夫猛然伸手,就要去夺那【令云行光旗】,却不料一拽之下,那旗子纹丝不动,再抬头,一双玉手死死的把旗柄攥住,穆寻雁眼中闪过清光,口中低喝一声:“两仪吞云!”

    玄元二气涌动,一团阴阳云打出,那农夫顿时惨叫一声,紧接着把自己的手臂直接斩断,一个健步退出十丈,离开两仪吞云的范围。

    “速退!玄门仙人凶猛!”

    农夫对少妇与稚童二人低喝,三贼转身欲走,忽的后方有乌云白雾暴涌,转瞬之间便将三尊魔人包裹,形成云壁,让他们进出不得。

    穆寻雁喘息着,噗的又喷出一口血来。之前她停住手,并不是不相信李辟尘的眼睛,而是看见那农夫死死护住妻子儿子,顿时心中动了恻隐之心,当时却又有一个念头闪过,若这些不是鬼人,而是被魔气沾染的凡人,那自己这一旗当真挥得下去么?

    曾经杀了那官宦,那是因为他该杀,与自己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但眼前的一家三口与自己没有任何牵扯,玄门中人自诩代天而行,秉承天意,那么自己这种举动,算得上是善么?

    “但眼前的不是百姓而是鬼人,无需再想了,是我自找麻烦?!?br />
    穆寻雁眼神坚定,她举起【令云行光旗】,就在此时,大雾之中传来喝骂之声:“抢了她的法宝!”

    一道黑影骤然掠过,把她手中旗帜捉住,一道寒光闪过,那行云旗被斩为两段,砰的一声炸开!

    枉死城魔影!

    “不好!”

    李辟尘顿时大惊,那魔影遁入地底,大雾之法被破去,前方云阵顿时瓦解,那农夫抄起一把阴秽毒雷,面色狰狞朝着穆寻雁冲去!

    区区鬼人也敢在此放肆,李辟尘怒目圆睁,穆寻雁当初对自己有救命之恩,此时如何能让她陷入如此险境?当下大喝一声:“五尘聚目,心含喜意!眼看喜,你嚣张甚么!”

    “??!”

    天音如雷,李辟尘这一喝带上煌煌雷音。真名被唤,那农夫当场惨叫一声,双眼朝外喷出五尘之气,砰的一声跪坐在地。正在此时,姜壶与阮书绫匆匆赶来,眼前当前情况,姜壶念诵法诀,那“太华巨灵碑”再度被他祭出,朝着前方直接压下!

    轰隆一声,农夫被镇的粉碎,五尘气脱体而出,被石碑打散,又是一道厉音响彻---------“从今日起,汝唤作眼看喜!”

    第三尊鬼人授首,剩余两鬼早已逃的没了踪影,姜壶暗骂一声,身边阮书绫赶到穆寻雁身边,略有焦急道:“师姐,你怎么样?”

    “莫动我,我调息一下.....”

    穆寻雁喷出一口鲜血,神色颓然,双手捏道印,缓缓调息起来。边上姜壶却是躁道:“你现在调息没了用处!三浊气伤了你的法体,你未踏五精之境,受不得魔浊之气,不成,必须赶快把你带回宗门,否则日后你仙骨有损,无望大道!”

    他说着就要给穆寻雁疏通八脉,后者摆手:“我走了,祭祀之人不全,四天时中,云又让谁来担任?”

    “那这也不行??!你这么拖着,不过区区八骨境,如何能扛得住这三浊气侵蚀!”

    姜壶皱眉,忽的祭天台上李辟尘传音:“师兄,把她带上来,我可救她!”

    听得此言,姜壶只是犹豫一瞬间,便决定相信这个师弟,李辟尘心境修为极高,能说出这种话来定然不是无的放矢!

    阮书绫把穆寻雁扶起来,姜壶扯着另一只胳膊,二人驾起云头,把穆寻雁带上祭天台。后者盘坐在地,见李辟尘前来,顿时苦笑道:“倒是在你面前丢脸了?!?br />
    “心神紧守,凝元抱意!不要多言!”

    李辟尘低喝出声来,心念一动,头顶八卦盘显化,震卦与坎卦亮起光辉,雷水交融,顿时化作清气法力注入穆寻雁身躯之中。

    “召神出吏,发为雷霆!”

    李辟尘轻叱,乙木神雷打出,在穆寻雁头顶炸开,顿时阵阵生灵之气散布,四方凝聚出雷道四圣虚影。青龙、夔牛、狴犴、勾陈四圣齐齐运起震卦,为穆寻雁逼出体内三浊伤气。

    另一侧坎卦幽幽放出光华,河图洛书从中化出,川瀑之水倾倒,气运浇灌,为穆寻雁洗炼仙骨,冲刷污秽之气。

    而李辟尘的真实境界也在此显露出来,端的是让姜壶吃了一惊:“辟尘师弟居然早已是四海境了?!”

    边上阮书绫也是轻轻捂住小嘴,看着李辟尘运雷使水,颇有不可置信的神色。

    穆寻雁被雷水炼体,顿时喷出一口鲜血,那乌黑的血水散发着污秽恶臭,正是洗刷掉的三浊之气!

    李辟尘回首,见得一人归来,顿时道:“无恨师兄,还请暂且代我掌火!”

    来着正是赵无恨,他此时点头,面色严谨:“我晓得!”

    见赵无恨接过祭天火锤,李辟尘顿时专心为穆寻雁逼起浊气,眼角余光瞥向下方,却正是魏王与孟荀稳住了局面,百姓们渐渐停下脚步,慌乱虽然仍旧存在,但比之前已是好上了太多。

    只是那两个魔人不知去了哪里。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她们是走不出这洛梁城了。李辟尘心道:来时我已在整个城池外布下一百零八颗“乙木神雷”,那浩大生命之气正是这类鬼物的克星!只要那两尊鬼人踏出城池半步,百颗乙木神雷便会都被引动,循着五尘死气而去,最终炸裂!

    这便是李辟尘留给魔门的礼物,是为瓮中捉鳖!但这仅仅只是第一道步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