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五十一章 岁寒松 重剑无锋,照地青 神物有名

第五十一章 岁寒松 重剑无锋,照地青 神物有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古松包裹石板从息壤中探出,之前朝李辟尘伸展来的松枝,正恰好如同剑柄一般,粗大蜿蜒,树根与其余古松枝干将那石板捆的严严实实,有三清气在其中萦绕,朝外弥散开来。

    李辟尘感到心中悸动,这古松枝与自己冥冥之中产生联系,三清与三清相合,双方气息渐渐不分彼此,几要融合。

    伸出手去握住那松枝干,这次没有排斥,更没有嫌弃,那松枝开始缓缓缠绕,将李辟尘的右手包裹,而后静止。纯净的三清气从古松中传来,李辟尘细细感应之后,面色略有古怪,带着一丝无奈:“好灵木,可惜,你却不是兵器?!?br />
    邵秦看见那松木枝干,道:“你这个小子,我这藏兵台中,莫非这遍地神兵都入不得你的法眼?结果却挑了这么个木头?”

    “不过,这木头却是个好木头!”

    李辟尘虚心朝邵秦请教:“敢问长老,这古松缠石有什么说道?”

    “说道?没甚么特别的说道!”

    邵秦摆摆手:“不过,你可知道死剑坟中有一株神木,能净化三浊之气?”

    李辟尘点头:“知晓,当初死剑坟开,略有耳闻?!?br />
    邵秦道:“那株神木号‘岁寒老松’,相传为古之木精所化,聚三浊而化三清,坚逾神珍仙铁,此木有灵,独有一道大神通【岁暮柯山】,一瞬间可令人经历千载风霜,化作尘土而散。自我太华山立下镇岳二字,此松便已生长于死剑坟中,据我所知,已有五千年了吧?!?br />
    “除去我等镇岳之人,外界玄门仙家踏入死剑坟必死无疑,皆会被此木神通化作尘土。你手中这松枝便是那‘岁寒老松’的一小截枝干。至于那石板,没甚么特殊的,就是块顽石?!?br />
    “只不过这顽石常年被岁寒松的枝干缠绕,恐怕如今也有几分变化,大致是硬了一些吧?!?br />
    他说完,李辟尘惊讶的看着手中的松木石剑,对邵秦道:“这岂不是说,此木若是成长为‘岁寒老松’,便一样有不可估量的大神通么?”

    见李辟尘双目微绽光华,邵秦摇头,当头一盆冷水浇下:“你想多了,像这种上古神木,本尊只有一株,其余皆是其子孙之木,长不成它那模样,至于神通,更是不可能的?!?br />
    李辟尘这才恍然,不由地又是一阵怅然若失。举目望去,四周再无三清齐聚之兵,除了这松木石剑外,也是没了选择。

    不过此物终究是神木枝干,比之镇岳宫打造的神兵利器也是不遑多让,当下李辟尘便把这松木石剑从息壤中尽数拔出,好家伙,那石板被荒根松枝缠绕,此时泥土尽去,却是足足有九尺之长,一尺半的宽,如同门板一样,毫无剑形。

    李辟尘拔出此剑,那石板前段一片平滑,仅有一段为尖。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也算的上契合了《清静经》,算是大道无为吧.......”

    正所谓大道非我们平时所理解的模样,道之极致,正是返璞归真,顺其自然。

    赵无恨见李辟尘拔出松木石剑,对邵秦询问:“长老,此物可有品级?”后者摇头:“没有,你这小子,一块木头加石板能有甚么品级?但若是单论坚硬程度,这东西恐怕不下于上品精钢!”

    赵无恨吓了一跳:“怎么如此厉害?便是神木松枝时时浸染,那石板本身也不过是凡石罢了,怎的有如此威力?上品精钢要使神珍仙铁打造,这天成凡石能与这等仙兵比较?”

    他火工殿出生,知晓神珍仙铁的厉害,那些都是天赐的宝物,便是养石山日夜孕育,最下等的石料也须得二十年岁月。这石板不过是个顽石,就算被神木灌注清气,但本身已经成型,而这神木也不是“岁寒老松”的本尊,当是变不成神兵利器才对。

    邵秦盯了他一眼:“你这小子,区区三火境就能通晓天地造化之妙?铸了几柄神兵便不知天高地厚,神珍仙铁也是从凡石中孕育,不是天上掉下来的?!?br />
    他一阵轻斥,赵无恨面皮有些发红,不由地悻悻闭嘴,心中也是道自己虽在火工殿当值,但确实是有些坐井观天,这骂,挨得也不算冤枉。

    李辟尘把三清气灌注其中,古松剑柄顿时开始活动起来,那些深绿的针叶开始朝外生长,李辟尘低声一喝,那些松木又渐渐转回剑柄外,却是又回到了主枝之中。

    此剑极重,李辟尘双手才能挥动,须知道此时李辟尘位于四海境,单臂之力足有三千斤上下,这宝物重的他两臂齐上才能舞动,怕不是有五千之重。

    邵秦伸手触碰此剑,对李辟尘道:“重一藏之数,你且散去清气,我为你这宝贝注入转命之法?!?br />
    一藏之数为五千零四十八,听得这个数字,不仅是李辟尘惊诧,边上赵无恨更是惊呆。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八荒司牧锤,这中品精钢只重五百三十六斤,与李辟尘那松木石剑差了足足十倍!

    赵无恨道:“若我这锤子遇到这松木石剑,岂不是说一个照面便会被打成齑粉?!”

    见赵无恨一脸惊诧,邵秦笑起来,又有些微恼:“一个照面便被打成齑粉?你这小子,还是火工殿出身,这法兵的强悍你难道不知晓?若只是论重量之威,太华峰上任取一块巨石都两倍于这石剑,难道也能把你锤子拆了不成!”

    赵无恨连道:“长老息怒,长老息怒,弟子口误?!?br />
    手中松木石剑斑驳,那灰色石板满是沧桑痕迹。与生命力旺盛的神松相比,却是有一种异样的反差。待邵秦施法完毕,李辟尘以手抚过剑身,顿时其中传出一股气运,与自身气运冥冥相连,此为转命法成。

    李辟尘向邵秦询问:“敢问长老,此物可有单独名讳?”邵秦道:“没有,一块石板有甚么名讳,像这种松木,我这藏兵台息壤中,还有不少,只不过这一快恰到好处,中央裹个石板,成了天赐的兵刃?!?br />
    李辟尘点头:“既然如此,那便甚好。此物为天成造就,又从息壤而出,这上青松似虬龙,清气流转绽光,恰似铜镜。既若此,不如此剑便唤【照地青】?!?/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