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峨眉祖师-> 第五十二章 诗为剑 堪破心障,悬命崖 恨天怨尘

第五十二章 诗为剑 堪破心障,悬命崖 恨天怨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照地青?好名字?!?br />
    邵秦赞叹,再观那松木石剑,此时被李辟尘本身清气法力注入,如同古镜一般流转光辉,隐隐有青芒烟云升起,正配得这名讳。

    李辟尘道:“径夹长松照地青,眼看高阁与云平;出林殿脊先知寺,满路花枝未见莺?!?br />
    “上到峰头千嶂合,下临岭脚一溪横;山寒入骨冰相似,冰杀人来却道清?!?br />
    他笑着开口:“这是我故乡一位诗人所写,我取其中三字为此剑命名,长老莫要取笑?!?br />
    “取笑?怎么会!这可是好名字!”

    邵秦大赞:“好诗好名好个人!只可惜,若此物真的是柄神剑,那配上此名,该有多好,多妙??!”

    宝物入手,李辟尘与邵秦作揖,于此同时赵无恨也一并行礼,二人相离,与邵秦别过,自出了藏兵台去。

    照地青挂在李辟尘身后,这宝贝乃是神木之属,这太华弟子的袖袍虽暗藏乾坤,但也是锁之不住,无奈只有背在身后,远远望去,似乎李辟尘背了颗苍青松柏,看上去颇为怪异。

    赵无恨对李辟尘道:“你还要了断因果,我在太华山外等你?!?br />
    话说完,李辟尘摇摇头:“当务之急乃是驱逐浊气,寻灵物脱劫,师兄若是等我,回头怕是找不到结伴同行的师兄弟了,师兄还是先走?!?br />
    赵无恨眉头微皱:“我若走了,你区区一个四海境界,遇到强横魔头,如何对敌?”

    李辟尘笑道:“师兄忘记我修乙木神雷?其中生灵之气正是浊魔克星,况且三清之气我俱都可以驱使,等闲魔头遇上我,平白便要被削去三分战力?!?br />
    赵无恨沉吟,从袖袍中取出一枚玉篆,道:“如此,你待此间事了,下山时顺着此篆指引,前来寻我便是,或者我去寻你,如此可好?”

    李辟尘见拗不过他,却是打趣道:“师兄,怎么?曾经你不是千想万想也要离开这里,怎么现在却又.......”

    面对李辟尘的说法,赵无恨显得颇为坦荡,直言道:“人不贱子,汝自贱其。这是李元心与我说的。正所谓玄门重诺、魔门无信,我输的不冤,这非是什么丢人之事,况且你的资质太华诸仙皆有目共睹,我还有什么好说道的?!?br />
    李辟尘哈哈笑起来:“师兄过奖,我只是凡体,当不得这种赞誉。不过师兄能想的明白,那是再好不过,大善,大善?!?br />
    于是李辟尘接过那玉篆,与赵无恨别过,待到后者下山而去,他径自回转山门,便是去了悬命崖。

    ——————

    “杀劫不消,山石满地,该死的地方!”

    徐丘貉哆嗦着,他抱着双臂,冥冥有一丝猩红气运缠绕??穹绾粜ト绻喂歉值?,天寒地冻结起冰挂,但却不下半点雪花,让他好生痛苦。

    悬命崖乃是太华仙人忏悔之所,山石嶙峋,赤土遍地,找不到一根一株草木,荒凉无比。若仔细看去,其中布置又与剑囚谷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剑囚谷内有洗剑池存在,每日会有大雾遮天,其中清气弥漫,有的乃是幽深静谧之感,从感官上讲,与这里是大不相同。

    自被关入悬命崖已有数日,徐丘貉心中躁意不减反增,他身上气息升腾,却是已经炼成五精,有白日升烟,胎息之能。

    在悬命崖数日,他早已从九骨破入五精。如此资质确实不低,而李辟尘当时取代的也正是徐丘貉的位子,只是虽有命定,但天数不在他身,机缘巧合下,李辟尘穿越长河而来,故此造成如今局面。

    他当然不知其中因果,不过自然有一种冥冥指引告诫于他,从内心深处,徐丘貉一直都认定,那《太华青霄两仪灵虚真解》当是他的才对。

    原本二人早已入门,这事情也该化解,可不知为何,徐丘貉心中那股愤怒之意却不消退,直至六欲之火再起,蒙蔽心智,让他做出诸多挑唆之举。而在祭天之前,他更是因为遭到鲁皓轩的追究而被放弃,正是怒火一瞬间蒙了真灵,甚至想去偷取风脉至宝。后被苏忘归发现,勒令他去悬命崖忏悔。

    徐丘貉愤怒的望天,低吼道:“若非李辟尘,若不是他,如今本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他区区凡体,凭什么?无根,无宝,无法。他若不是突然顿悟成就凝神境,又怎么会被李元心看中?!若非燕未央把他带入剑囚谷,又怎么会得了我的机缘!”

    “我恨,我恨他,我恨天,我恨我自己!”

    他的愤怒在外人看来毫无道理,李辟尘的机缘与他又有甚么干系?纯粹是嫉妒使然罢了,但其中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当初确确实实是李辟尘夺了他的气运,二人因果从一开始徐丘貉挥舞铁锤时便已结下,若是当初徐丘貉不理会李辟尘,也就没有后续的诸多事情了。

    说到底,一切因缘皆由心起,他心境不稳,善怒多疑,气运虽降却把持不住。相反,李辟尘心中又有《清静经》相伴,得大道真意,故此天数选了他而非徐丘貉,这也就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徐丘貉怒吼,远处山崖传出不耐烦的斥责声:“小辈,你天天在此怒吼,烦是不烦?累是不累?扰人清静!”

    那是一座山洞,上有三清神篆刻印,乃是锁仙之窟。徐丘貉闭口,心有胆颤的看了一眼那山窟,暗骂自己怎么又走到这里来了,不成,须得速速离去才好。

    他刚要离开,那里又有呼喝嗤笑声响彻:“你在此地埋怨天地,怎么不想想你自身的毛???若是你真的想要败了他,那就该不顾一切,用尽手段!不然就像一个怨妇一般,当真好笑,当真好笑??!”

    徐丘貉不敢答话,那处被三清神篆封印的山窟,正是太华中著名的险恶之地---【囚圣窟】!那说话之人,正是之前私开死剑坟的罗元子!

    “此人已经入魔,我虽痛恨李辟尘,但也不能与魔道为伍,若是这底线破了.......”

    徐丘貉想着,脚步匆匆离开,后方传来罗元子的大笑声,响彻云霄,震荡山峦,端得是刺耳无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